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错失的信任

过去数天,在亚洲和欧洲都前所未有地明确显示,世界不再愿意毫无保留地跟随美国。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Frank Sieren)认为,德国与韩国正走向平权。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奥巴马还非常受欢迎。在以汁水丰厚的烤排骨闻名的烧烤店里,尽管大排长龙,总统及其随从还是可以挤到队伍的前列,而无人抱怨。何况奥巴马还用总统信用卡请一些排队的顾客吃饭。周末(7月12-13日),几乎所有美国媒体都报道了这则轶事。因为除此以外,外面的世界没发生什么有助于国家自豪感的可报道的事件。大国美国的世界不再像奥斯汀的烧烤店这样运作。

"奥巴马,排到后面去!"

倘若不是奥斯汀的美国人,而是默克尔、韩国总统朴槿惠(Park Geun-hye)、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排队,结果肯定不同了。从过去几天发生的世界大事来看,他们的回答可能很明确:"奥巴马,排到后面去!我们不再受你支配了!"美国一下子领教了两个大洲从未有过的清晰表态:这是我们的界限。

即便默克尔这样惜字如金的欧洲重要政治家,在面对美国的所作所为时,也不能再沉默下去。中情局窃听她的手机,并且可能还远甚于此时,总理还希望平静地予以原谅,结果在德国受到批评。如今,德国联邦情报局的一名间谍出现在美国人的工资单上,可能还窃取了恰恰是调查美国窃听行动的德国议会调查委员会的文件,对默克尔来说,忍耐到了尽头:她要求美国情报局的代表离开德国。早在十年前,就知道美国人窃听一切可能的对象。只是如今,盟国不再礼貌地沉默。

德国与美国保持距离

尽管默克尔同时明确表示,不会中断与美国的自贸协定谈判。但很明显,作出妥协的意愿降低。默克尔甚至不跟奥巴马通电话,而是表示,如果她总是要问,坐在她对面的人是否也为其他人工作,那就没有信任的根基。

温和的时代,特别是德国基民盟政治家出于对美国保护欧洲大陆的感激而产生的义不容辞,已经过去了。社民党最迟在反对伊拉克战争的时候就保持了距离。绿党80年代就反对北约扩充军备。周末,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则表示,与美国的关系必须重新注入生机。这听上去很像心脏复苏。欧洲也不再容忍一切,欧委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上任伊始便明确就间谍事件向默克尔表示支持。

欧洲与亚洲同时发生的事件

Frank Sieren Kolumnist Handelsblatt Bestseller Autor China

泽林(Frank Sieren)

有趣的是,在世界的另一端,亚洲,也发生着类似的事情。欧洲和亚洲并没有商量好,他们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上周,华盛顿也领教了亚洲的界限,好似德国上周还没有成为足够的外交噩梦一样。首先,韩国总统朴槿惠向中国靠拢:两国今年就将成立自贸区。此外,朴槿惠还宣布两国贸易将尽可能多地使用人民币和韩元,而不再是美元。目前,还有九成交易以美元实现。这意味着:与中国的经济利益比与美国的安全利益更重要。

然后还有为期两天的第六轮战略与经济对话,美国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等九名内阁成员飞往北京。再次显示,分歧大于共识。比如,北京中断刚刚由奥巴马与习近平成立的共同打击互联网犯罪工作组。美国人不得不听中国人说,不能对中国和美国采取双重标准。克里情急中用谎言打圆场:"我们与中国不处在敌对的竞争中。"

中国更进一步

欧洲和韩国的自信在增加,崛起的世界大国中国已经更进一步。与美国的关系以抗议与愤怒为主要基调,就像德国目前的情况一样。在北京,这已是惯例。目标不再单单是,至少在自己的领土上引入新的游戏规则,比如欧洲人在银行领域、以及新近针对谷歌的行动。北京早就这么做了。最近是在网络间谍领域。北京要禁止政府电脑使用视窗软件,银行不再使用IBM伺服器。上周,国家媒体将苹果iPhone定性为国家安全的威胁。

欧洲人至少成功地限制了避税天堂的空间,北京则走得更远。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像中国那样建立起新的全球规则和机制。比如本周,国家主席习近平飞往里约热内卢,以与巴西、俄罗斯、印度和南非成立一家金砖五国银行。这与美国人主导的世界银行相对,今后将在没有西方帮助的情况下相互支持。已确定还将成立其它类似的国际机构,没有美国人参与。中国人在世界各地签署协议,在贸易中不使用美元。在重要的全球冲突,如朝鲜和伊朗问题上,他们坚持谈判而不是孤立和制裁。在这两个问题上他们获得越来越多的赞同。这是一场理念、规则与机制的新的全球竞争,所有在美国游戏规则下受苦的国家都表示欢迎。

应对单极到多极世界

这样来看,奥巴马是个悲剧性人物。面对具有历史意义的全球性反抗,他能做的很少。首先,他当总统生不逢时。他的前任还能派遣航母舰队,发动两场战争,让金融体系成为赌场。

如今钱花光了,战争无果。欧洲与亚洲的保留态度前所未有的强大。奥巴马恐怕将不单作为首位黑人总统、以及首个大面积覆盖的美国社会福利系统的创始人载入史册,他也将成为首位不得不应对美国从世界唯一强国走向多极化世界的总统。迄今为止,他在这方面的表现比较差。在任期剩余的时间里,他最好别为烧烤店里的公关活动浪费时间。因为欧洲和亚洲肯定会越来越明确地认识到,他们在共同的项目上工作:打破美国的全球垄断。

弗朗克·泽林(Frank Sieren)是德国之声的专栏作者,已经在北京生活了20年。

编译:苗子

责编:石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