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金马名导张作骥:爱能让人成长,亦可杀人

曾捧多项金马奖的台湾知名导演张作骥携新作《醉‧生梦死》参加本届柏林电影节的“电影大观”单元。拍片前陷入性侵官司的他向德国之声透露,此次影片的拍摄较为沉闷。



德国之声:听演员说,您拍片不让他们看剧本,这种风格是出于什么考虑?

张作骥:不是不看剧本,是怎么看剧本。有些人能背台词,有些人则不能。我通常希望拍摄一遍就过。有些人看了台词就会表演得很僵硬。我拍摄故事会找相符的演员,但是实际总会多少有些出入,所以我们要修改他们的台词,或者我告诉他们我的意思,然后让他们自己表演出来,表现出自然的一面。

比如演员吕雪凤饰演的角色,她演完才知道自己演得不是人,是鬼。她还怪我事先没有跟他说。我的电影不到最后一刻都无法确定它最终的版本,但是很妙的是,剪到最后又回到初衷,一部影片是有生命的,真的很奇怪,你想扭转它都扭转不了。而且演员在首映式之前都还没看过剪辑完成的影片,柏林的首映上也是他们第一次看到影片。

Deutschland Film Berlinale 2015 Filmszene Zui Sheng Meng Si

《醉‧生梦死》剧照




在网上也看不到这部影片的预告片,是故作神秘吗?

不会啦,柏林官网上有片段,但也不是正式的预告片,因为我们这部影片还没有决定何时上映。这次的拍摄比较沉闷,所以片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映。预告片应该下个月会出来,因为要去香港的电影节。

七年前您携《蝴蝶》来柏林参展,时隔这么久,这次来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

我发现这里的很多灯都换成LED,绿色环保做得很彻底,这是我非常钦佩的地方(笑)。我其实不习惯参加影展,对我来讲,电影是一个无法比较的东西,当然被选上是件很好的事情。对演员而言也是很难得的经验。希望过几年有机会再来柏林的话,可以有更多时间感受这座城市,因为这是个很棒的地方。

我觉得电影本身最重要的是要感动,如果又能超越文化,让没有去过台湾的外国观众能体会到那种感觉,这是我目前还做不到的事情,但是一直在努力去做。

您刚刚提到这次拍摄比较沉闷,您拍片前也陷入官司,您是以怎样的心情完成了这部影片的制作呢?

这部影片有妈妈的感觉, 母爱对我来说是有压力的。很多人的期待让你有些事情反而不能做,他们的理由通常都是爱,爱是可以让人成长,也可以杀人。因为我妈妈到现在都反对我进这一行,所以我一直也在承受莫名的压力,对于你说的(官司)事情我也无法做任何的表示。我把自己的感受转化成了剧本,希望演员们能演出来:爱是可以杀人的,不仅能杀别人,也能杀自己。

Deutschland Film Berlinale 2015 Regisseur Tso-chi Chang Taiwan

台湾导演张作骥




作为台湾的知名导演,您对德国电影的印象如何?

德国电影很棒啊!

棒在哪里?

棒在它会反省。而东方,除了韩国,包括台湾在内都没有这种反省,只是一面的看着市场。从最早的我们熟知的德国导演法斯宾德到现在,我们看过不少德国电影。德国电影有一种认真的态度。我不知道是不是民族性格的关系。它有东方电影没有的东西,尤其是这种反省。电影是最无法掩饰人们的内心,我常常说,什么样的人拍什么样的片子。


那您会不会想在台湾拍摄这种反省的影片呢?

台湾现在批蒋氏王朝或者批谁其实是很难的,不管政权怎么变。当然,东方人讲求的是宽恕,这也是文化的差异。但是宽恕并不代表下次不会发生。最简单,从希特勒的事情来看,德国人如何通过电影不断告诉自己的国家和民族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这是很伟大的,也很难。但是,电影也不一定一定要这样,因为毕竟有投资人,有时也要考虑到娱乐性。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