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金融市场能吃一堑长一智吗?

自从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各国政府一直在想办法监管金融市场。德国一些特立独行的做法已经起到了一定的管制效果。而银行则害怕会失去竞争优势。

default

金融衍生产品是财富绞肉机

这世界只有很少的政治家是专业金融学者。就连德国总理默克尔也不是。这一点对于这位物理学博士来说也不是什么秘密。她曾经说过"我永远不会忘记现任联邦银行总裁2007年夏天在我度假的时候给我发的一封短信,说德国工业银行(IKB)遇到了麻烦。我当时对这个银行一无所知,这家中型企业银行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这是我第一次与这方面的问题打交道。"

现在没有一个政治家敢承认自己在金融方面的知识还有所欠缺。鉴于多个国家濒临破产,十亿这个数字已经成为了政治家口中最小的货币单位。当权的政客和议员们眼中的任务是对金融市场进行调控,以防止危机再次发生。但是究竟该作什么呢?对于德国联邦财政部长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 )来说,最重要的是使得银行更能抵挡得住风险,在危机中仍能保持支付能力。谁要是有机会赚钱,也就必须用自己的钱来抵挡风险。他说"但是我们在此方面是有限度的。我们会确保金融部门能够继续为实体经济发放贷款。"

负担不轻

大多数的银行家并不认为这样的政策能够行之有效。对于他们来说,政府的监管范围已经扩张的太大了。德意志银行总裁阿克曼(Josef Ackermann)认为"德国政府总是动不动就拿银行开刀。这不仅削弱了德国的金融市场,而且还负面影响了这个国家旺盛的产业活力。"当然他说的话肯定不是指他自己的银行:因为他预计德银今年的盈利将达到100亿欧元。

Euros im Schmutz

银行在身陷泥沼时需要求救于政府

看起来这些银行已经忘记了,金融界过去的3年间在全欧洲范围内总共获得了4.6万亿欧元的支持。欧盟国家为了拯救金融市场,重振经济,所欠下的债务超过了各国平均国民生产总值的83%。阿克曼公布的计算结果显示,政府为了拯救深陷危机的银行而正在计划中的银行风险金将给德意志银行带来150亿欧元的额外成本。这危及到了德银在国际市场中的竞争力。相关规则应该变成国际通行的规则,调控机关在此必须一视同仁。

没有放之四海皆准的解决方案

联邦政府对德银总裁阿克曼的这番话甚至表示一定程度上的理解。但德国总理和财政部长凭借在稳定世界金融系统的谈判中积攒下来的经验,能够为德国和欧洲特立孤行的做法自圆其说。财政部长朔伊布勒认为,任何想为全世界所有国家的金融市场找出一个共同规范的做法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谁要是想在稳定的国家生活,也必须接受这个地方的弊端。"如果我们一直等待全球性的解决方案出台,那最后只能空手而归。"

德国政府对自己在G20国集团的框架中已经取得的成就还算满意。在朔伊布勒的眼中,国际上针对银行系统的改革方案-第三套巴塞尔计划(BaselⅢ)将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得到通过,最晚将在今年11月份的加纳20国峰会上得以执行。现在尚不清楚的问题是,未来各国的金融系统性重要银行需要保留多少自有资本才算合适。一家银行的倒闭对世界金融系统所带来的潜在影响越大,它所需要保留的自有资本就应该越高。对此,目前为止的规定是7%,对于系统性重要银行来说,这一幅度可能会达到9.5%的水平。

看不透的"影子银行"

德国银行的最高监管机构-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局长萨尼欧( Jochen Sanio)警告人们,不要就半个百分比的事情过于计较。他提醒大家,更要紧的问题是,直到今天还没有出台对所谓的"影子银行"的管理办法,其中包括对冲基金和私募基金。他说:"没有人管这些。我们可能还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领域蕴藏的危机潜力,因为他们的操作方法完全不透明。"

除此之外,萨尼欧还呼吁人们用批判的眼光看待世界三大评级机构,这三家机构分别是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穆迪(Moody's)和惠誉(Fitch)。这些机构给国家、企业以及金融产品的信用级打分,在市场内占据主导地位。萨尼欧将此称为寡头卖主垄断,他认为这些机构的做法不负责任,评级结果不符合实际情况。并呼吁必须有一个全球性监督机制严厉监管这些信用评级机构。但是这位德国银行的大管家知道,这样的想法在目前来看还纯粹只是一种愿望。

作者:Sabine Kinkartz 编译:任琛

责编:韩明芳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