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金砖四国是否名符其实

崛起的国民经济、新兴市场、门槛国家,这三个概念都具备这样一个特点,就是它们都是用来描绘21世纪开始时这个世界上出现的新巨人。这些新巨人有能力在未来几十年内转移世界政治的重心。这里人们所说的主要是四个国家,西文中用BRIC缩写表述。它们是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中文里称这四个国家为"金砖四国"。

default

金砖四国在俄罗斯握手

金砖四国都不缺乏自信。当今年4月中旬这四个国家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举行会晤时,这个城市忽然间被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称为"世界政治中心"。不论是近期内举行的金融峰会,还是旨在拯救世界的匹茨堡峰会,金砖四国都自然应邀在座。这一信号再清楚不过了:没有它们,一切事情都难以成功。然而,它们的重量也不是凭空而来。这四个国家的经济实力加在一起,占全球经济的15%;世界贸易额的13%记在它们的帐上,外汇储备超过世界总储备的40%,总值大约为2.8万亿美元。

德意志银行总经济师瓦尔特认为,金砖四国完全有转移世界经济重心的潜力, "这是很清楚的。未来5至7年里,这一过程非但不会削弱,反而会得到加强。这些国家的实力将体现在世界贸易中,在世界投资决策里,它们会发挥更大的作用。美国和欧洲将在未来5年内不得已开始修正错误路线。对它们而言,重要的首先是整顿结构,降低负债。而这些都将进一步增强所谓门槛国家的相对发展力度。"

这些国家的发展目前可以在股市窥见一斑。灾难性的2008年结束后,圣保罗、莫斯科、孟买以及上海股市的行情又开始大幅上扬,以50%的增长率,金砖四国不费吹灰之力就击败了老牌交易所。

西文中缩写BRIC是美国高盛投资银行首先使用的。当年,该银行总经济师欧奈尔预测,2050年前,这四个国家的经济实力就会超过目前最重要的工业7国。现在,欧奈尔又修正了他的预估。他认为,他所说的现象在20年之内就会出现。不过,德意志银行总经济师瓦尔特却对此持怀疑态度。他不认为把这四个国家紧紧捆绑在一起是非常明智的做法, "我想,它们当中印度和中国具有不容质疑的大国能量,它们现在的经济活力就很强大。今后5年里,这两个国家将可靠地继续保持7%的发展速度,由此自然扮演世界经济火车头的角色。"

当然,中国也经历了经济危机的重创,出口的对象国不再需求中国产品,仅在今年春季,中国出口贸易额就减少了四分之一。带来的后果是,中国2500万农民工被解雇。而印度相对而言受到危机的程度较轻:今年上半年,西方国家还处在危机的漩涡中时,印度的经济增长超过了5%。俄罗斯却是另一番景象:俄罗斯第三季度同去年同期相比,经济活力下降了11%。对瓦尔特来说,这一现象并不意外, "俄罗斯的经济完全受制于对天然气和原油以及金属的需求。前一段时间,不仅需求量,就连价格也下跌很多。这样,俄罗斯的经济前景变得暗淡。但我想,俄罗斯会迎头赶上,不过不是作为长期稳定的经济大国,而就是以原料提供者的身份。俄罗斯还不能像印度或中国那样,称其为充满活力的经济大国。"

瓦尔特对巴西经济前景的评价也颇为悲观。虽然经济危机基本上没有影响到巴西,该国的经济只略有下降,但其中的主要原因是巴西国内市场出人意料地特别乐观,而这又是因为过去几年人们的工资得到大幅上调。只是单凭国内消费还不能给整个经济带来必要的活力,因为巴西国内只有不多的几个部门能够从中获利, "理论上讲,巴西也能够做到像中国或印度那样迅猛发展。但巴西却没有做到提供像样的基础设施。该国落后的土地占有制也没有改变。基础设施没有得到强化。这一切都让这个国家的潜力只发挥了三分之二,也许还要少。人们还看不到那里有系统性转变的迹象。"

不论如何人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即全球性经济危机加快了金砖四国赶超发达国家的速度。还有一些重要的国家还没有被看成是BRIC国家。它们是韩国、墨西哥、南非、印尼。创立一个新的世界经济体制的竞赛已经开始。而经济危机在其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作者: Henrik Böhme / 李鱼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