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野夫与王文,关于"自由派价值"的网上论战

近日,中国独立作家野夫与资深评论人王文网上论战,触发焦点为被中国当局限制自由的艾未未。野夫在其新浪微博上指王文在四月青年网站上攻讦艾未未为落井下石的表现。王文随后发文回应野夫,遂引发关于"自由"与"极权"价值之争

default

中国独立作家野夫

艾未未被中国当局限制自由后, 4月8日,前身为知名反西方网站Anti-CNN的四月青年网邀请司马南和王文作客,节目做成视频后的标题为:艺术一反华,西方就支持。称艾未未为反华艺术家。

视频在网络上播出后,一些网友指司马南和王文接受官方授意对艾未未进行攻击和污名化。在新浪微博和Twitter微博上也有网友大量转发该视频网址。

由此引发的另外一场网上论战更是吸引公众目光,论战双方为中国知名的独立作家野夫和资深评论人王文,双方始于野夫在新浪微博转发司马南、王文评论艾未未事件的信息开始,到在各自的博客上不断发表大篇幅的文章表达不同的观点和主张,已经有多家媒体和网站予以转载。

"自由派"与"极权派"相遇在"残忍的四月"

德国之声就此事采访了野夫,据野夫介绍,他早前就认识王文,一周前他看到司马南与王文在四月青年网站上评论艾未未的视频,遂在新浪微博上转发了公众抨击司马南与王文的博文,告知并熟悉王文的博客网友王文的真实媒体身份为,也评价他心术不正。

此博文内容发出十几分钟后,王文打来电话与野夫沟通,并称,他是无意之中被拉去四月青年网站参加对话和录像,自己也不想跟着骂艾未未,只好顾左右而言他,自己也很尴尬。他不希望这事与他的报社联系起来,希望野夫能马上删除博文信息。野夫也自觉攻击王文的外貌有欠妥当,遂删除信息。

几天前,野夫发现王文撰文《中国自由派最缺什么》,文章最后还不点名提到他与野夫的电话交流一事,并且不符合事实。他对文章中所体现的价值观和对自由派道德层面的诟病并不认同,遂发短信告诉王文要对此作出回应,野发随后发表了文章《中国极权派缺什么》,指出中国的极权派维护官方统治,打压自由言论等;王文再次回应《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坏人》,文章更一步指责中国自由派的私德,以自由派现状无法担当中国民主重任。

野夫于4月19日最新发表《这个世界总有那么几个坏人》,文章开头几句为:艾略特在《荒原》中曾经有一句神来之笔,他说--四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无数研究者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定义四月。我的记忆经过1976和1989年四月的广场,再联想到今年四月的各种寻人启事,我开始隐隐领略艾老的预言。

其中也印合在从二月以来,中国当局抓捕异议和维权人士,特别是4月3日对艾未未的抓捕的特殊背景。

在文中,野夫强调:自由派所谋求者乃自由民主制度,制度完善则足以保证所有的公民行使国家权力。

"和自由唱反调,是典型的极权派论调"

野夫与王文的网上论战,吸引了众多网友围观,已远超二人观点之争,有网友将此引至"自由派"与"极权派"的价值论战层面,对此,野夫认为:中国有一些功利者,但象王文、司马南这样的人不是很多,他们是一种走到极致的'极权派',目前的中国有很多人迷惑于常识,甚至没有受到足够的教育或接受了毒奶教育,会有一些错误的认知,这是中国教育的问题,象这两人发展到这个地步, 到底是机会主义者依傍权力,还是内心真正恶毒,他们不肯接受我的面对面采访,我也无法分析和弄清楚。但中国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他们最终无法阻挡历史的步伐。"

对于德国之声提出的中国自由派及右派如何定义,野夫在文章中也指其实中国当代知识分子很难用左右来区分阵营,他认为:"自由是人的天然属性,就如卢棱所说'人生而自由',无往不在罗网之中,人生下来就热爱自由,这是本性,和自由唱反调,是典型的极权主义论调, 是反人性的反人道的,甚至是反社会的,我是一个坚定不移的自由主义者,我永远坚持这点,即使中国再来一次类似当年的'反右运动',都不能改变我。"

“按自由派的主张走,中国只会更糟” 德国之声也电话采访了王文,王文特别强调是以个人身份接受采访,而与任职的媒体《环球时报》无关。他认为野夫是值得尊重的作家,他在文中所论述的两人交往,与事实没有太多出入,但觉得野夫的批判过于进攻性,有的不免是一种人身攻击,但即使这样,他也愿意平和地与野夫讨论:“这些天,很多人打着民主自由的口号,为了艾未未一事对我恶语谩骂,我做媒体多年,接触过很多自由派和保守派,以批判当下为主要诉求的自由派及其追随者,在言行一致方面是值得商榷的。在‘中国自由派最缺什么’一文中,我提到的全是中国自由派的代表人物,在这里就不提名字了,我写这篇文章不是对批评者的回应,而是谈自己为何从一位热血青年转为‘中左’的个人感受。”

德国之声就王文的文章《中国自由派最缺什么》向他询问对中国自由派的看法,他说:“我认为自由派的公民素质首先是一个大的问题,虽然整个中国都存在公民素质问题,但自由派的公民素质对全体国民应该起到表率作用,因为这对他们主张的那套民主自由制度异常重要;第二,自由派的包容力不够。中国未来的民主自由,应该包容所有不同看法的人,中国的13亿人口相当于西方30多个国家的人口总和,中国的现代化相当于把整个西方三百年的发展道路重新走一遍,必须要尽可能包容所有人,而现在自由派常常把不同意他们看法的人推到对立面,这种思维取向对整个中华民族循序渐进、团结一致地往前发展不利,容易产生社会分裂,而那对整个世界也是灾难,过去60多年有很多问题,但有一点是不容否定,那就是国家与社会的统一,这是中国所有发展的基础,尽管这个统一进程还在进行中。第三是自由派犯了民主简单主义的错误,民主不能仅仅概括为‘一人一票’。上世纪70年代以来,过快推行‘一人一票’制的转型国家基本都失败了。中国必须引以为诫。”

德国之声请王文抛开对自由派素质和能力的评价,问他是否认可民主自由等理念,他表示认同:“我当然认同自由民主的概念,但民主不是一种价值,民主不等于‘好’,民主是一种制度设计,西方任何一个国家民主的制度设计都不一样,为什么不耐心地等候中国的新制度设计呢?每个国家的发展阶段不一样,中国始早是一个发达的民主国家,但民主一定是基于当下西方任何国家民主制度之上的一种创新。中国当然有很多问题,但这些问题并不比他国更多,而且解决这些问题的速度中国更快、更有效率,但自由派目前的整体主张解决不了当下的问题,当下的中国制度并不坏,可以一点点地修正与弥补。自由派以打破当下体制为政治诉求,只会让事情更糟。整个国家重新来一次,谁都承受不起。”

王文还表示将在近日推出最新的回应野夫及自由派的第三篇文章,对于德国之声提出的艾未未一事他表示不予评论。

作者:吴雨

责编:黎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