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重庆昔日“打黑英雄”自杀

随着“薄王事件”的爆发和两位主角相继入狱,重庆昔日浩大的“打黑运动”也渐渐“落幕”。但一位当年“打黑英雄”周渝的自杀事件,再引公众对这段历史的关注。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中国媒体"财新网"等报道,4月8日,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官方微博"平安渝中"发布消息,称4月4日晚间,渝中区公安分局经侦支队支队长周渝被发现在渝中区一宾馆死亡。经勘查后确认为自杀";但官方强调周渝是由长期疾病后,因忧郁症而自杀。

周渝在始于2009年重庆"打黑运动"中,任"091"专案组副组长,该专案组由192人组成,曾承办一系列重大"涉黑"案件,包括原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案和重庆希尔顿酒店董事长彭治民案。2010年5月,王立军时代的重庆市公安局召开"打黑除恶"表彰大会,周渝等20人获颁重庆五一劳动奖章。

2011年5月,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彭治民等32人"涉黑"案进行公开宣判,称彭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寻衅滋事罪、高利转贷罪、行贿罪等罪,数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彭治民也是"打黑运动"中罕见的幸运者,其公司相关资产已于2013年6月被重庆警方返还。

Xie Caiping

重庆当时“涉黑案件”庭审现场

据中国官媒《重庆晚报》早前消息:截至2010年底,重庆警方共立案侦办"黑恶犯罪团伙"375个,判决"黑恶团伙"231个,判处死刑57人(含死缓37 人),已有13人被执行死刑,包括原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2012年2月6日,重庆市前公安局长、也是重庆"打黑"运动的主要负责人王立军逃馆事件,引发"薄王事件"的爆发。薄熙来和王立军倒台后,轰轰烈烈"打黑运动"也悄然“落幕”。法学学者贺卫方、张思之等人多次指

重庆"打黑运动"为"运动式黑打",

权力滥用、程序不正义等贯穿其中。德国之声于2012年6月曾报道,总部在美国的"新世纪"网公布了一个前重庆警察的13万字自白书

《见证王立军》,

披露了"薄王时代"打黑内幕,包括重庆警方籍打黑强夺民间资本等。

"应该对'刑讯逼供'警察问责"

随着"打黑运动"的终结,昔日卖力执行这一运动的警察,包括已获提拔升迁者,也被很多案件当事人控告实施了"刑讯逼供"、"非法办案"等。因为当时的重庆"涉黑人员"龚刚模担任代理而成为重庆"打黑祭品"被判刑的律师李庄,在接受"财新网"采访时表示,一些曾经参与"打黑运动"并"刑讯逼供"的警察,是中上级的逼迫下放纵人性之恶,对于这样的警察个体可以原谅;但一些警察为邀功请赏而丧失人性,必须要受到惩罚。

曾为李庄及另外一些重庆"涉黑"案件担任代理律师的陈有西,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官方公布的信息将周渝之死与重庆的"打黑运动"彻底撇清:"官方透出的消息,把周渝之死归于忧郁症,官方也不会承认和打黑有什么直接关系,也不会透露是不是清理腐败、清理打黑当中的内容导致自杀,即使有他们也不会承认。"

财新网在报道中披露"打黑"中多位获奖的"明星式警察",只有个别人受到法律惩处,但大部分还在警察队伍中甚至升职。陈有西表示对这些人应该通过法律程序进行问责,只有这样才能使早已偏离轨道的重庆司法回归法治,而这不是靠警察个体的忏悔就能实现:"打黑的真正责任人应该被清算,这类人在制造冤假错案中,起码是'刑讯逼供'的凶手,这都是这些人搞出来的,而且重庆'打黑'中'刑讯'逼供很严重。"

China Politik Skandal Bo Xilai und Wang Lijun

"薄王已倒",“打黑运动”案件的复查工作还未系统启动

"复查难以展开,因为现在他们还在执行薄熙来路线"

陈有西也指出,"薄王事件"之后,原以为可以顺利启动的"涉黑案件"复查工作及查抄资产的归还工作能够顺利进行,但时至今日,这一切并没有系统地推动:"据我了解,现在没有实质性的动作,基本上还是老样子,并没有真正启动复查。"

陈有西认为没有启动复查的原因在于,中共当局没有对"打黑运动"有明确的否定性定性,事实上,习李上台后,薄熙来在重庆的作法依然在推进:"薄熙来'唱红打黑'路线照样在贯彻,没有被抛弃或否定,对薄熙来、王立军的判刑都是以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等理由,并没有说重庆'唱红打黑'错了,因清算而判决他们,严格来说这条路线,现在这些人还是想继承的。所以清算、复查就会特别的难。"

李庄也发出警示,

虽然"薄王"倒台,但重庆"打黑期间"的内幕远未揭开

,而重庆"思想余毒"甚至还在体制内影响甚深。

作者:吴雨

责编:乐然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