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重庆打黑进入新阶段

重庆"打黑"进入了新阶段,多名涉黑人员被判重刑,两名被告因谋杀罪被判处死刑。《新苏黎世报》驻北京记者从重庆发来报道,详尽介绍了"打黑"过程。由于重庆黑社会的保护伞、前重庆市公安局长文强及其后台老板至今尚未被送上法庭,很可能要等到北京上级部门同意才能进行,所以记者特别关注重庆公众对"打黑"的态度。

default

重庆法院宣判涉黑人员

《新苏黎世报》在文章中写道:"在中国,人们在猜测,这次非同一般的行动目的何在。与中国通常做法一样,薄熙来及其部门不接受外国记者的提问。与出租汽车司机、行人和小商店的店主攀谈时,他们要么不表态,要么显示出无所谓的神情。许多人说,这场运动也许很好,但对他们来说,生活并没有任何变化。一位出租汽车司机声称,他的生意甚至更差了,因为富人晚上不敢出入昂贵的场所。"

《新苏黎世报》记者注意到国内外观察家的一致看法:"对于当今中国来说,重庆并非刑事犯罪极其严重的城市。非同一般的是,薄熙来把一些典型的阴谋活动揭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正如一些企业家所说,与上海或北京相比,中国西部的民风更为彪悍,腐败更为严重。"观察家们对重庆"打黑"有三种解读:

"一些人认为,对于中国的实际情况来说,这场引人注目、范围广阔的清洗行动极不符合惯有做法,一位党的高级干部不通过幕后的内部游说、而通过深得民心的行动试图获取人民的直接支持,改善自己的升迁机遇。另一些人说,薄熙来的行动反映了中国最高层领导中不同派别干部之间的权力斗争。

第三种看法指出,这一行动至今几乎没有指向党内腐败,而是指向类似三合会的黑势力,这样的组织在共产党革命前的中国就已存在。可以想象,面对这样重新发展壮大的组织,共产党政治局感觉受到了挑战,所以才决定出手打击,重庆只是一场全国性运动的第一阶段。"

Chongqing

重庆天空的“阴云”何时散尽?

《新苏黎世报》记者认为,以上三种解释都有部分道理。但中国的腐败问题在于中国的社会制度:

"根据2009年透明国际公布的腐败指数,在180个国家中,中国与布吉纳法索、特里尼达与多巴哥、斯瓦茨兰等三国并列第79位。中国有建筑在强有力的个人关系网络和互相交换好处之上的文化传统,助长了中国腐败的不仅有这样的文化传统,还有当局缺少透明度和责任心以及一党专政的问题。

直到今天,这个一党政权不认同真正的三权分立制度,党员在很多方面仍然处于法律之上。虽然当今的统治阶级看来想加强打击四处泛滥的滥用权力现象,但至少目前很令人怀疑的问题是,他们是否有意根本改变现行体制。"

摘译:王羊

责编:叶宣

本文摘自或节译自其它媒体

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