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重庆户籍制改革:"土地换户口"?

重庆市全面启动户籍制度改革,目标是到2020年将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以上。重庆市同时承诺,在农民转户后提供就业、社保、住房等多方面保障。而农转非的条件是在3年过渡期后放弃承包地、宅基地和农房的使用权。有学者质疑:这是在搞"土地换户口"

default

重庆户籍改革目标:10年后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超过60%

重庆市统筹城乡户籍制度改革分两个阶段:2010至2012年,争取新增城镇居民300万,2012至2020年,努力完成建设4000万平方米公共租赁房的规划,将农民纳入住房保障体系,降低农民进城的门槛。预计,在未来十年,重庆将有1000万农民进城成为新市民。因此重庆的户籍制度改革将成为中国几十年来户籍制度改革规模最大的一次。

华东师范大学人口研究所桂世勋教授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重庆计划将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这个目标要这样理解:

"就是重庆市本身的农村户籍人口,这些人现在已经是重庆户籍,只不过是农村户口,这样的人转为重庆城市户籍人口。当然也不排除一部分外地农村户口的转为重庆城市户籍人口。"

重庆市户籍改革领导小组组长徐强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也提到,由于前两年转户的300万农民大部分已经在重庆市生活工作多年,因此不会产生岗位压力。

三年过渡 三项保留

重庆户籍改革的关键,是尝试建立转户居民宅基地、承包地和林地的弹性退出机制。在此重庆推出了一个"三年过渡,三项保留"政策,即转户农民最多3年内继续保留承包地、宅基地及农房的使用权和收益权,在承包期内允许保留林权。同时,农民转户后可继续保留林地使用权,享受计划生育福利政策,在农民自愿退出承包地经营权之前保留农村各项补贴。但是3年过渡期之后,农转非农户要交出宅基地、承包地等的使用权。华东师范大学人口研究所的桂世勋教授认为,重庆的户籍改革有创新的一面,3年过渡期也是一个进步,但是:

"过渡比不过渡强,但是过渡期长短,要因地区(近郊远郊)因人群(青年、准老年和老年)而异。"

桂教授解释道,因为对于农民来说,土地就是收入来源的重要保障,如果农转非后在城市里找不到工作,或是到了退休年龄但是养老保险缴纳不够而得不到足够的养老金,那么有一块土地还是最后的保障。因此,桂教授建议,“3年过渡期”的年限规定要进一步深入仔细研究和制定分类指导的政策措施。

似担忧,重庆市承诺为转户农民提供廉租房、公租房等住房保障体系,并将其纳入社保、教育、医疗等保障体系。北大经济学教授夏业良则认为无法把希望都寄托于政府提供保障:

"我们过去把一切期望寄托于政府,但现实让我们很寒心。政府无法保障每一个人,计划经济时代做不到,现在市场经济就更做不到。所以说,他说如何如何的保障,但最终没有给农民解决后顾之忧的放心的东西。只有自我保障才是可靠的。"

以"改革"之名,行"剥削"之实?

此外,夏业良还对德国之声记者表示,反对称重庆的户籍新政策为改革,因为:

"户籍改革的最终目标应该是取消户籍制度。如果只是让1000多万农民成为重庆城市户口,他只是扩大城区范围,而且是进行土地置换,真正的目的可以说是一种剥夺。就是给你一个空头市民的名分,换取的是农民的土地,这样会造成更可怕的结局。因为我们知道,许多农民的最后保障就是土地。"

重庆的户籍新规也的确引来重庆是否想"土地换户口"的质疑。对此重庆市户籍改革领导小组的徐强强调,3年过渡期后,不会强制性让农民退出土地承包机制,重庆市的户籍制度改革是匹配完善的土地处置,保障公民自由迁徙和居住的权利。中国政府对全国耕地面积也有一个明确的"红线",即不得少于18亿亩,每个省市都有保障最低耕地面积的目标。但是夏业良认为,在中国许多事情都是可以"人为更改"的:

"中国的法治是由权利支配的,所有许多东西都可以认为转移。这些年来,多少耕地都转为商业或是工业用地,最终转换为土地财政获取暴利的手段。所以不能轻信政府的承诺,因为政府只是个虚幻的概念,这届政府承诺的,下届政府可能就不承认了。"

作者:谢菲

责编:凝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