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新闻广角

里约热内卢的“钉子户”

为举办奥运会,里约热内卢西边建起了一个全新的城区。凡是“挡路的”,都要被拆迁。但并非人人都顺从。

(德国之声中文网)对玛丽亚·佩尼亚来说,很明确,谁都别想让她搬离位于里约热内卢西部贫民区的家。这里紧邻奥林匹亚公园。尽管周围一片瓦砾,尘土飞扬,51岁的她仍不改初衷。因拒绝搬迁,佩尼亚曾受到恐吓,2015年抗议时甚至被警察打断了鼻梁。

奥运成了宁静生活的终结

佩尼亚说,Vila Autódromo是个很特别的贫民区。30年前,约3000人非法生活在这里。80年代,他们获得居住权,这里成了合法的居住区。当时,这里还是一片沼泽地,距离城里也有40公里远。在这里生活的人们喜欢团结的气氛。与里约热内卢许多贫民区相比,这里的犯罪率很低。佩尼亚说:"我们就像一个大家庭,生活很好。"直到奥运会的来临。

Brasilien Zwangsumsiedlungen in Rio wegen Olympia Maria de Penha

佩尼亚曾在抗议中被打断鼻梁

官方试图用补偿金吸引住户搬迁,金额有的高,有的低。拒不搬迁的住户,要承受心理上的压力:有时候是断电,有时候是门口被旁边拆迁房屋的废料堵住。

专业人士协助

令市政当局意想不到的事,"钉子户"为了捍卫自己的居住权,还请到了专业人士帮忙。

其中一位是吉塞勒·塔纳卡。她是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城市规划教授。塔纳卡说,市政当局试图先用高额的补偿金诱惑一部分居民搬迁,但之后,市政当局的钱也用得差不多了,会对剩下的人说:就这些钱了,你们要不要都得搬。

Brasilien Zwangsumsiedlungen in Rio wegen Olympia Altair Antunes Guimarães

这里曾是吉马良斯家的院子

"等我回到家,房子已经拆了"

里约市长埃杜阿多·帕埃斯向德国之声表示,市政当局没有不当行为。"凡是搬迁的,都获得了一笔赔偿金。没有强制搬迁。"

但亚尔泰·安图内斯·吉马良斯所讲述的经历却不同。他的确获得了一笔相对较高的补偿金,120万巴西里拉,约合30万欧元。他说,这笔钱是很好,但搬迁实在不是自愿的。"他们来的时候,我在距离里约3小时车程的路上。我外甥给我打电话,说他们正拆我的房子呢。等我回到家,房子已经拆了。"

今年3月,在媒体舆论的压力下,里约市长帕埃斯做出让步,同意佩尼亚等22户家庭留在该居住区。佩尼亚心中五味杂陈:"一方面,我觉得自己赢了,因为能留下。另一方面,我们过去是583户人家在这里居住。"她知道,过去的好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我夜里醒来,觉得嗓子痛,因为建筑灰尘很大。我也常有呼吸道的问题。"但佩尼亚还是要留下来。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