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采访:MH370 - 尚无答案的大谜团

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和中国1月17日宣布结束对失踪了近3年的马航MH370客机的搜索行动。马航MH370失联乘客家属、来自北京的姜先生两年来放弃原本的工作,转为几乎全职关注和参与MH370搜救行动。他向德国之声中文网谈了他对马方在搜救、信息公开以及对待家属方式等方面的愤怒、失望与无奈。

德国之声中文网: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和中国三国1月17日正式声明说在印度洋南部12万平方公里海域的搜索行动没有任何发现,也没有飞机可能坠落的新的精确信息,因此水下搜寻行动将停止。姜先生,您的母亲是MH370当时机上乘客之一,您听到今天这个消息什么感受?

姜先生:首先这个消息是记者告诉我的。以前我们已经和马航说过多次,有重大消息宣布之前,先保证我们家属的优先知情权。所以我对这次他们又这么做很不满意。2015年1月29日,他们宣布"机毁人亡"的时候,有一位中国的老年家属看到这个消息,当天晚上就没有抢救过来去世了。既然已经有过这样血的教训,为什么这次又这么不顾我们家属的感受,这样的做法很难让我接受。

我后来看到这个声明的内容之后,感到十分的无助和失望,并且很气愤。我觉得我们所有的家属、包括关心370事件的人就是被抛弃了。虽然他们说的是"暂停搜索",但我觉得这是文字游戏,因为我在声明里没有看出他们有任何下一步行动的打算,比如对非洲海域沿岸残片的搜索、缩小搜索范围等,这些计划我都没看到。

为了370这个事情,我走访的地方比较多,我觉得,从人类的科技水平和力量来说, 不是一个难题。虽然是6000多米的海底,但是从以前的打捞和搜索的记录来看,技术方面不是问题。但是以前说的什么为了航空安全、把人的生命放在第一位等等口号都是空谈。不把这个事情搞清楚了,怎么推动航空安全的发展啊?而且去年11月2日到4日,澳大利亚组织的一个多国专家的会议,回顾总结了过去两年的搜救情况,也修改了一些计划方法,提出了一个2.5万平方公里的高度疑似区。而且这个搜索计划需要3000万美元资金。我认为,3000万对谁来说都不是一个不可承受的数字,但就是没有政府和部门出来重视。如果说竭尽全力了,或是遇到什么无法解决的困难,我都能理解。这个事情一共花了1.2亿美元,听着多,但其实就是买一架波音飞机的钱。花了这些钱,是为了人类航空安全、为了尊重生命至上,但是现在在没有竭尽全力的情况下就放弃,是让我感觉气愤的一点。

 

德国之声中文网:姜先生,您显然是对MH370事发以来的每一点事件进展都特别熟悉了解,我之前问过您的年龄,您说40多岁,我觉得这应该是个工作家庭各方面都比较忙的年纪。我想冒昧地问一下您过去这两年多以来,还能从事正常的工作、生活作息么?

姜先生:我实际上从2015年以来已经停止工作了。因为我之前还算事业有成,所以保证家庭的温饱没有问题。我现在除了照顾家庭,就是关注和参与370搜救事情,包括去澳大利亚,去留尼汪都是自费前往。

我也组织参与了包括去年家属自发组织去马达加斯加寻找疑似碎片。而且这10块碎片在当地放了一年之久,我们也和马航和马政府联系过,他们就是不去拿。所以我们家属就想,那我们自己去。结果我们到了那边第二天,马航方面也派了人来。我觉得,如果我们家属不努力,马方面就听之任之放之。我当时在海边找到了一块碎片,我欣慰不虚此行的同时也感觉很无奈,毕竟这么大的一个事件,却没能引起足够的重视。

我觉得370这个事情在我余生会是很重要的事情,虽然不是我生活的全部,毕竟我还要照顾家庭、还有孩子,但它是我很重要的一部分。

Indischer Ozean Suche nach MH370 (R. Bouhet/AFP/Getty Images)

2015年在留尼汪找到MH370碎片

德国之声中文网:您本人作为MH370乘客家属、也包括您和其他家属的沟通,你们现在的具体诉求有什么?

姜先生:今天这个声明,说是停止搜索,其实唯一的原因就是资金原因。包括我们去澳大利亚和他们沟通,也得知给搜救行动的资金是个大问题。虽然这个2.5万平方公里高度疑似区的搜索也未必能得到我想要的结果,长期的、无限制的资金投入肯定让很多人无法理解。但是我们家属想借这个机会,呼吁成立一个长期的基金,让这个基金自行运作和发展,能够让它比如每一两年有一些费用、产生一些利润,用于搜索。

此外,我们的诉求主要针对马政府。我们觉得他们不作为、包括当时事发后最关键时候的疏忽、拖延,导致丧失了很宝贵的时间和调查事件的机会。还有他们对我们家属的态度。2014年5月,马政府的人说,以后有重大线索和消息会派人和我们家属沟通。现在又过去两年多了,从来再没有过马政府的人和我们家属见过面。我们现在和他们反映诉求的通告都是不顺畅的。我们在去马达加斯加前预约和马政府的人见面,提前一个多月预约最后都没见到。我们希望马政府能够帮助我们做一些切实的事情。比如去年3月8日是370事件两周年,马政府应该发表一个声明,他们发的声明就两页纸,根本看不出他们在过去时间里作了什么。而根据我们的信息渠道的了解,报告其实有1000多页,其中有一些对马航和马政府不利的内容。这种信息不透明的做法是相当令人绝望和气愤的。

MH370 Karte des Suchgebiets der australischen Behörden (cc-by-4.0/Australian Transport Safety Bureau)

澳大利亚方面发布的MH370搜索领域图

德国之声中文网:此前有关于MH370搜索的进展的消息出来的时候,也都伴随一些乘客亲属的反应,由于事件调查没有一个明确结果,有一些亲属至今不愿相信飞机失事、或者说是不放弃亲人还可能生还的希望。您有没有内心深处还存在着这样的希望?

姜先生:有的,有的。我觉得我还算是一个思考比较理性的人,不是太感性。但是MH370飞机是否坠落南印度洋和飞机上的人是否坠落南印度洋,这是两个问题。我们的亲属有没有上飞机?飞机在中途有没有降落过?这些对我来说都还是很大的问号。

我们要求了已经快3年了,要求看登机录像,马航就是不肯看,说是和中国政府在协商。你和中国政府协商什么?我们买的机票,我们和马航之间是服务协议,我们是顾客方。其实登机录像这种东西对我们家属来说是很重要的。我就是想看看我母亲最后登机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她玩的高不高兴,穿的什么衣服。别人可能不能理解,但是这对我来说特别特别重要。

我前几天刚刚参加了一个马航乘客直系家属的葬礼,北京的,和我们关系都不错,他就是属于带着遗憾走的,因为家人出事到底真相是什么还不知道。今天看到这个停止搜索的声明,我不知道我一生当中还能不能看到这件事情真正的水落石出。我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争取把这个事情搞明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采访对象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