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采访木子美,用时1小时18分

木子美到德国之声作博客大奖赛的评委,这真是天上掉下来个美妹妹。采访木子美是我记者生涯中从没碰到过的美差。还没有读过“遗情书”,就已经知道了要采访木子美,就必须先和她上床。

default

只给你一分钟时间

就冲这一条,我就有理由把采访木子美的活儿给抢下来。吓退许多男记的时间问题对我来说不会成为负担,我至少可以将采访做成供给我们广播部的稿子。对于广播部来说,稿子超过三分钟就算太长。

木子美还没到,同事们已经为我想好了文章的第一句:“XX和木子美进行了24小时的全天访谈”。但是我已经打定主意,就是真的24小时采访,我也不能失身。木子美说“遗情书”“是我的个人行为艺术变成整个社会的行为艺术的真实写照”,“也是我的‘真人秀’”。记者的职责是观察,是让别人“掏心掏肺”(木子美用语)。接受了上床邀请(先假设我能碰上这样的美事),采访者不就角色倒错,成为了被采访者导演的“行为艺术”的一件(性)道具了吗?用句中国知识界流行的表达方式来说,这是个话语权的问题。后来对木子美的采访果然证实,失身是小,失去话语权是大。

这种想法的结果就是,在木子美还在广州折腾签证的时候,我在波恩开始在脑子里反复折腾如何抵御木子美对我的可能的性骚扰。当然,也顺便想象了一些失守的可能情况。

-木子美是一个圈套-

The BOBs - Best Of The Blogs 2004

木子美在编织下一个圈套吗?

对木子美的采访定在周一(11月22日),周日的时候我把木子美发给我们德国之声中文在线编辑部的“遗情书”节选认认真真看了一遍,看完后的最突出印象就是这小女子够幽默,而且即使是“液体写作”也是先过脑子。“清晨,我躺在他的身边,他的阳具一次次抬起,碰到我的手,有灵性的小生命,像要跟我说:‘早安。’这小生命是讨乖的小狗,努力亲近我。狗,也不是世界上最忠诚的动物。不然它为什么不认得它的女主人,认不出疼了它多年的女主人不是我啊。”这段文字再文学不过了。

看完“遗情书”,再google了几篇对“木子美现象”的评论,最后看了几篇木子美新近在网上(悄悄?)发表的几篇博客专栏文章,我认为我已经对木子美有了足够的了解。

我想了解的东西木子美都用文字作了回答,采访最多也就是印证一下我的判断力。但是扮演记者的角色,我必须向肯花时间读这些文字的人提供些新东西。木子美的世界就是一个圈套,进了这个世界,你就被性这个话题套牢;在这个世界里,如果你不能毫无顾忌地把性爱说成是“操”,你就会觉得不太融入。但这个世界也不是一个“性”字可以了得。

就像很多男人都受到木子美的诱惑“排着队”来做爱,也肯定有很多记者(包括女性)抵制不住试图挖掘更多性隐私猛料或者与这个惊世骇俗的女子进行思想交锋的诱惑。我认为超过“遗情书”以外的猛料实在是多余,也可以断定与木子美进行非身体的交锋等于自讨没趣,譬如说成功主流女人杨澜。

我不是不可以跟木子美像“像切磋球艺那样侃谈性爱”,但是那样就落入了木子美的圈套。木子美说她的“遗情书”是一个突破,不是沿袭。我没什么要突破的,可也不想沿袭“逢木必性”的老套。木子美同学说,“裸体、性交,是暴露人性的最有效方式”。可人性不是明摆着的吗,还用得着那么一番折腾来暴露吗?

当瘦得像个影子一样的木子美妹妹翩然落到我身后时,我还在拿着纸和笔为采访问题而卡壳。用我们组里转播德甲球赛的同事的术语说,我这是取得了“梦幻般的开局”。(点击左侧分页符继续阅读)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