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采访:我们为什么要捐建拉贝塑像

在东条英机、松井石根的灵位被高高供奉靖国神社受人膜拜的时候,拉贝却在德国的家乡默默无闻。德国柏林工大的小江产生了为拉贝建立一座雕像的想法。德国之声中文广播记者采访了小江、雕塑者徐亨和约翰.拉贝的孙子。

default

海德堡的拉贝塑像

柏林的中国学生小江说:“也许没有官方的确认。但是我们愿意代表中国人,以中国人的名义,感谢我们中国人的恩人拉贝先生。为他捐献这个塑像,符合每一个中国人的心愿。我觉得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拉贝是仅次于马克思,恩格斯,对中国人来说最重要的一个德国人。一个13亿中国人都知道并且感谢的德国人,在德国默默无闻。同时我们希望让全体德国人都知道,六四是不能够和南京大屠杀相提并论的。希望他们能够有时间看看拉贝日记,就会明白这一点。”

这个瞬间产生的念头到了实际实施时却遇到了很多困难。偌大的德国,要想寻找拉贝的亲属有如大海捞针。“寻找拉贝亲属的经过,感觉到就象重复了一遍9年前张村如女士从汉堡开始寻找拉贝亲属的过程。能够从网上找到的所有关于拉贝的信息,几乎都是从张村如女士的书中,中文的,德文的,英文的,从她的书中得到的线索。所以可以说,是张村如的书在指点着我。也是她的精神一直在激励着我。”

John Rabe - Wohnhaus in Nanking

拉贝 (1882-1950)在南京的故居。他于1911至1938年间在南京为西门子公司工作

约翰.拉贝的孙子托马斯.拉贝现居住在德国的海德堡,是一位医学教授。他曾经多次受邀去过中国。看到南京西门子公司前自己爷爷拉贝的雕像,回到德国后,拉贝一家毅然买下了一千多平方米的院落,把它改建为拉贝纪念馆。

在小江向拉马斯.拉贝提出是否愿意接受捐赠拉贝雕像一事的时候,他很爽快地答应了。而且表达了他对此事的看法。

托马斯.拉贝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我爷爷生前写过很多不同的书。在他的日记里写了许多南京大屠杀时看到的事情。他本人也希望我们家族中有人能把这本日记传下去,让更多德国人知道南京大屠杀的真相。现在我完成了他的心愿,建立了这个纪念馆和拉贝交流中心,特别是给来自中国和日本的科学家提供交流和居住的地方。”

John Rabe in Nanjing

拉贝的孙女Ursula Reinhardt1996年在纽约推介“拉贝日记”英文版

但是,原本承诺重建拉贝纪念馆的西门子公司,到现在还没有回音。虽然纪念馆建立四年以来还未能对外开放,但是拉贝的家人还没有放弃拉贝的心愿。拉贝雕像的捐赠也是为了唤起更多的德国人对这段历史的记忆。稀疏的头发,一双安祥而深邃的眼睛注视着前方,紧锁的眉间架着一副古典的远视眼镜,灰色领结,黑色的西装,他在微笑,他在凝视远方。这就是就读于德国不来梅大学艺术系的中国留学生徐亨为拉贝先生制作的半身雕像造型。

就制作过程来讲,亚洲人制作欧洲人的雕像也许会遇到很多困难。徐亨说:“唯一的难度是,他只有两张照片,从网上下的两张照片,而且不是很清楚。好多东西都是通过以前的经验,还有一些猜测,做成现在这个样子。做出来后,把照片发给拉贝孙子,他还是挺满意的。

在8月15日纪念日本投降六十周年之际,拉贝雕像落成仪式也在德国海德堡举行。拉贝先生将以他安祥的姿态,常住在海德堡拉贝交流中心前。

(韩妍妍)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