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酷刑是绝对禁止的行为”

奥地利维也纳大学国际法学教授诺瓦克(Manfred Nowak)说,全球超过半数的国家存在酷刑。就遵守禁止酷刑法的国家为什么如此之少这一问题,这位前联合国特别报告员接受了德国之声的采访。

诺瓦克先生,据大赦国际称,最近5年中,全世界141个国家存在酷刑或虐待行为。您受联合国的委托走访了这些存在酷刑的国家,这些国家的数量让您感到震惊吗?

不,恰恰相反。根据我在全球十分之一的国家中所积累的经验,估计大约90%的国家都存在酷刑。也可能在有些国家属于个别案例。但是超过半数以上的国家,酷刑已经不是个别案例,而是普遍存在,被系统使用的一个确实非常严重的问题。

Manfred Nowak

维也纳大学国际法学教授诺瓦克

酷刑普遍被禁止,为什么在实践中遵守禁令的国家这么少?

酷刑最常见的形式是

警察使用酷刑逼供

。很多国家的警察因未获得良好的培训,缺乏公正意识和较高的审讯水平,只是简单地逮捕在他们看来可疑的人,对其进行虐待,直至被虐待者承认偷盗,杀人或者抢劫。这种情况的出现也与许多国家没有建立真正的法律体系有关。

屈打成招的认罪或者口供有何价值呢?

屈打成招的认罪口供无效。对于一个人的认罪口供,难以确定是不是刑讯逼供的结果。这也是为什么欧洲在启蒙运动时期就逐渐取缔了刑事诉讼案中使用酷刑的原因。

没有国家会公开承认酷刑,对吧?

Syrien Folter Mißbrauch Symbolbild MIT BEDACHT VERWENDEN

酷刑是绝对禁止的行为

一般来说,所有国家都否认使用酷刑。我到过的任何一个地方,在询问是否存在酷刑时,得到的回答都是酷刑是被禁止的。我们这里没有酷刑。但是由于布什政府不严格遵守禁止酷刑法,因此,这一法律禁令也往往得不到严格落实。例如约旦议会主席有一次就对我说,如果美国允许酷刑,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允许?我们也在开展反恐斗争,而且是和美国一起开展。他的话当然不全对,因为布什政府从未说过我们使用酷刑。该政府只是一再表示,水刑不是酷刑,所以我们允许使用。

难道可以用反恐斗争来为酷刑开脱?

不能。

酷刑是绝对禁止

的,无论是战争时期还是和平时期。适用于战争时期的人道主义国际法也明确禁止酷刑。你可以击毙一名战斗人员,但是如果他被捕,不可以对他使用酷刑进行折磨。

根据大赦国际的报告,酷刑在世界许多地方蔓延。难道我们又倒退到历史上的黑暗年代?

不能说今天的情况比过去更糟糕,因为很难进行今昔比较。在70年代,几乎所有拉美国家都存在系统的酷刑。但是现在情况改变。1989年,前苏联及其盟国广泛取消了酷刑。而现在在普京的领导下,酷刑现象又开始增加。在一些

西方民主国家

,特别是美国情况也是如此。2010年,我们确认有66个国家设立反恐秘密监狱,其中包括非洲、亚洲、欧洲和拉丁美洲一些国家。这种状况引起我们的深思。原则上来说我同意这种说法:最近10至20年中,遗憾的是情况越来越糟糕。

Abu Ghraib Gefängnis in Baghdad

昔日位于伊拉克的美军监狱

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酷刑行为吗?

根据国际法的规定,禁止酷刑属于"强迫法",也就是强制执行的法令,再没有比这更高一级的法令。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于80年代出台。当时的目的是找到反对酷刑的更有效方式,因此规定所有国家有义务对各自国内的酷刑行为进行法律制裁,而且是严厉的制裁,以期达到威慑作用。但是各国并没有严格落实这一规定。很少有人因实施酷刑而受到法庭起诉。

尤其是人们必须认识到,使用酷刑的行为不是小事一桩,而是严重破坏人权的行为,是一种必须受到惩罚的罪行。遗憾地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还没有觉悟到这一程度,其中包括高度发达的西方民主国家。

曼弗雷德·诺瓦克(Manfred Nowak)是维也纳大学国际法和人权法学教授,2004至2010年担任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

采访记者: Sven Pöhle 编译:李京慧

责编:苗子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