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郑宇硕:公投体现民意 北京勿一意孤行

香港全民公投全面展开,投票人数超过外界预期。香港“真普选联盟”召集人、城市大学教授郑宇硕接受本台采访,就本次公投以及后续发展进行分析。

Hongkong Referendum für mehr Demokratie Demonstration 22.06.2014

排队等候参加公投的香港市民

德国之声:香港

全民公投

已经全面展开,按照公投承办者统计,目前已有超过70万人参与投票。对于这一参与人数,您是否有所预计?

郑宇硕:这是我们喜出望外的一个结果。我们对于这样一个投票人数非常高兴。

德国之声:投票人数如此之多,您认为可能有哪些原因?

郑宇硕:最重要的原因是香港人现在危机感浓厚,感到现在不出声不表态,将来很可能连表态的机会都没有了。大家都觉得现在中央政府这样打压下来,我们争取民主的空间越来越少,大家感到有必要通过公投平台来表达意见。

德国之声:您刚才提到中央政府方面的打压,北京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始终表示这次公投没有法律效力,是非法的。您对此有何评论?

Hongkong Referendum für mehr Demokratie Demonstration 22.06.2014

投票站内

郑宇硕:一个政府不重视人民的意见,不重视(民众)清楚表示的意见,让人们感到官方的渠道不能表示意见,让人们感到政府不听他们的意见,要透过一个民间组织的公投来表示意见,这个政府不感到惭愧吗?民间的公投事实上也是一个很清楚的表达民意的渠道,和民意调查、示威游行也差不多。香港人口有700万左右,大概有300多万选民。通常立法会是最重要选举,投票比例是一半左右,如果我们有100万人出来投票,就接近选民人数的三分之一。我们估计到公投结束的时候希望有100万人,起码也应该有80万。

德国之声:中国大陆《环球时报》最近针对香港全民公投发表评论称,"在香港政改的核心问题上,13亿中国人同样有发言权。"您如何评论这种说法?

郑宇硕:你看看台湾人的反应就很清楚了,动不动就13亿人去压2300万的台湾人,700万的香港人,说得过去吗?台湾台南市市长赖清德最近访问北京,他说,台湾前途由台湾的2300万人来决定。北京就说这个不行,台湾前途要由13亿人来决定。台湾人就觉得这对他们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台湾人还有一个反应就是:你们北京政府是不是13亿人选出来的呢?

德国之声:这次公投议题有两部分,第一题为就2017年特首选举,支持"和平占中"向政府提请哪个方案,第二题为如果政府方案不符国际标准让选民有真正选择,立法会是否应予否决。"和平占中"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日期,您觉得"和平占中"是否发动以及何时发动取决于什么因素?

郑宇硕:我只能代表

"真普选联盟"

。一般香港人、一般的民主运动支持者都觉得,大家愿意等一等,让政府先拿出(选举)方案来,让大家评估,然后再决定是否要进行"占中"。

德国之声:"和平占中"的日期尚未决定,但7月1日已经为时不远。传统上,香港在7月1日都会有民众游行活动。您认为,这次

7·1游行

的态势将是如何?

郑宇硕:我们当然期望参加的人数越多越好,从民主运动阵营的角度来看。希望起码能有30万人左右。

China Hongkong Protestmarsch gegen chinesische Führung

历年7月1日香港都有民众游行活动(资料图片)

德国之声:您觉得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在这次公投以及7·1游行之后,会作出怎样的反应?

郑宇硕:中央政府还是有能力把他们制定的制度压下来,但是我们想说,如果你一定要一意孤行地推行不民主的制度,那香港就很难管治了,社会变得非常分化。而北京政府对台湾的政策对台湾人也一点吸引力、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了,代价将是非常高昂的。

德国之声:本次公投中,也有媒体或民众表示,宁可政改"原地踏步",也不接受北京提出的方案,您是否能为我们解释一下这一说法的实质含义?

郑宇硕:香港民主运动的立场是,我们不接受一个假的普选,我们宁愿以"原地踏步"作为一种抗议的方式,也不接受假的普选。这并不是说我们喜欢目前的(选举)制度。目前的制度当然不好,不然我们为什么要政改。但是我们否决从中央推下来的选举制度,这是一种抗议。

采访记者:石涛

责编:李鱼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