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通往中国的上帝之路

一心拓展新市场的并非仅有企业,教宗也希望上帝的信众能够一直增加。德国之声专栏作者泽林认为,正因如此,方济各教宗也在中国议题上做出了许多努力。

China Kirche in Sheshan

佘山天主教堂内的信徒(资料图片)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年多来,梵蒂冈和北京政府都没能就一名共同认可的主教人选达成一致。祝圣陷入停滞状态要归结于去年发生的一起轰动事件:由中国官方控制教会任命的主教

马达钦

在上任仅仅几小时之后宣布放弃职务。此后,这位唯一一名宣布脱离中国官方教会的主教便遭到软禁。而当时罗马天主教会与中国爱国教会之间本已岌岌可危的关系更加陷入停顿。

争议点:谁有权任命主教

尽管罗马天主教会进入中国的历史要比共产党早400多年,但这一事实并没有让梵蒂冈更为得到青睐。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很多,而其中最为重要的是,现代中国将宗教和政治严格分割,而这一点从根本而言是非常进步的。但中国的情况又有些不同,因为在这里宗教在国家事务中毫无地位,而上帝则更是不受待见。所以在共和国建立不久之后的1951年就成立了爱国教会便不是一件令人感到奇怪的事情。罗马天主教社团则直到今天都受到

迫害和压制

。北京与教宗和梵蒂冈之间没有任何官方联系,双方仅仅通过梵蒂冈设在香港的一个办事处保持极为有限的接触。而该机构也仅局限于发表一些对于中国对待天主教徒方式的不满言辞。中梵之间最大的矛盾始终是:对于主教的任命,以及这些主教应该听命于谁。此前的情况是,亲共产党的爱国教会主教由其教区选举。而对于忠于梵蒂冈的罗马天主教中国信徒而言,只有教宗本人才是他们的最高领袖,主教只能由梵蒂冈任命。而这恰恰是中国领导层所不能接受的。因为如此便意味着,仅次于中共的中国第二大团体组织听命于外国人。

在精神领域找寻自我

不过双方之间的壁垒正在逐渐出现松动。在经历三代人的天主教压制之后,出现了缓和的迹象。在有些农村地区,罗马天主教社团不再受到迫害。也许,中国也正在经历一番精神领域找寻自我的过程。因为经济发展速度越快,对于信仰的需求也就越发增加。北京现在也看到了这一点。

Global Media Forum GMF Foto Frank Sieren

弗朗克·泽林(Frank Sieren)

梵蒂冈认为出现一个良机。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首次出访欧洲时,

方济各教宗

向他致信,表达对于中国人民的钟爱。而不久之后教宗便收到了回信,不过习近平在信里写了些什么,外界不得而知。梵蒂冈与中国之间还从未有过这样的关系。而这还没完。曾经担任梵蒂冈中国事务主管的帕罗林(Pietro Parolin)最近出任外长,专门负责与世俗世界打交道。这是梵蒂冈努力改善与中国关系的一个明确信号。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对于罗马教廷而言,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是一个庞大的市场。当欧洲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的天主教信徒人数减少之时,教宗希望在中国赢得新的信众。而中国正是一个发展信众的良好地点:毕竟,要让一个人有信仰总比改变一个人的信仰要来得容易。

但中国对梵蒂冈也开出了条件,也就是结束与台湾的外交关系。罗马天主教会在台湾根基很深。但似乎对于教宗来说,实用主义压倒对于信徒的忠诚。因为梵蒂冈已经多次提出,将设于台湾的大使馆搬到北京。也许方济各倾心于北京另有理由。毕竟他是第一个出自耶稣会的教宗,而正是耶稣会在将近500年前将罗马天主教引入中国。而对于马达钦来说,也有一个可以略感安慰的消息:方济各教宗在自己的祈祷室里摆放了一座佘山圣母像,这是圣母玛利亚的中国化身。而马达钦正是在佘山宣布退出爱国教会。

作者简介:弗朗克·泽林(Frank Sieren)是德国之声的中国特约记者,已经在北京生活了20年。

编译:石涛

责编:文木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