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透明国际看德国腐败问题

"透明国际"组织德国分部主席西尔维亚·申克指出,在消灭腐败的斗争中,德国在诸多领域有不足存在。她表示,问题在于相关法律不够健全。申克还指出,在落实振兴经济计划的进程中,腐败风险将会提高。下面是透明国际组织德国分部主席申克接受德意志电台记者的专访。

default

终结腐败

记者:早上好,申克女士!德国黑黄执政联盟的工作基础是联合执政协议。在这份执政纲领协议中提到了反腐败措施了吗?

申克:提到了。尤其是"透明"一词在文件中总共出现了20次。在不透明成为引发金融危机的原因之一后,透明一词非常走红,经常被人们使用。而"腐败"一词则相对来说使用较少:只在谈及阿富汗和发展中国家时,人们会继续使用"腐败"两字,其次就是在谈及雇员数据保护时,雇员数据保护亟待改革。

记者:这是否说明腐败问题在德国可以忽视一些呢?

申克:人们不能忽视这个问题。问题的关键在于,联邦政府没有制定出一个有效的打击腐败的战略。当然会有一些个别反腐措施,比如雇员数据保护就令我们感到高兴,人们在此提到了反腐败的预防性措施,但在其他领域则缺乏果决的行动。 比如我们没有统计反腐败目录,人们应制定一项措施,对行贿企业予以惩罚,把它们排除在发标考虑范畴以外。另外在对检举人提供保护方面,这也是长期困扰德国的一个问题。再有就是缺乏落实欧洲理事会公约的刑法上的行动能力,尤其是要使第108e议员受贿条款满足国际规定,最终使德国签署联合国反腐败公约。

记者:议员受贿-这就是说,联邦政府没有批准相关条约,是因为文件中的若干条款确实亟待改进,这或许会使某些议员感到不快?

申克:的确如此。尽管我们已于2003年签署了该条约,但至今尚未批准该条约,这的确令人感到非常难堪。所以,德国只能以观察员的身份参加某些会议。当然最主要的问题是议员受贿。到目前为止,在德国只有购买选票会受到司法追究,其他的制裁措施都不涉及议员。3年前,德国联邦法院做出一项裁决,判定德国刑法法典亟待修改,从而使议员的其他不当行为也受到司法追究,但到目前为止,人们尚未就此找到解决问题的答案。

记者:您所指的是什么行为?您指的是利益冲突,联邦议院中的利益代表吗?

申克:比如议会党团投票表决时有购买选票的行为,因为联邦议院的大多数表决恰恰是在议会党团先作准备。当然,这也涉及到其它议题。当年的导火索是一位地方议员收受贿款,染指一宗大型垃圾丑闻,但这样的做法却没有受到司法追究。于是,联邦法院表示,这是一个漏洞,立法机构必须付出必要的努力。

记者:其他国家已批准了相关公约吗?比如非洲、亚洲和南美等国家?

申克:是的。我相信,目前已有130多个国家批准了该公约。我们的确行动迟缓,对外发出这样的信号的确令人感到难堪。

记者:在文明国家里,德国的表现较为落后。透明国际每年都发表世界腐败指数报告。近年来,德国排名如何,发展趋势怎样?

申克:去年,德国排在了第14位。这就是说,还有一些国家排在我们前面,而这些国家的文化和宪法制度条件都与我们类似。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国家一向排在最前列,也就是说,那些国家最清廉,我们可以借此看到,德国在许多方面存在不足,必须急起直追。"透明国际"调查的是国家公共部门腐败程度。

记者:经济危机对德国的腐败问题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申克:正如所有相关专家们所说,我们认为,经济危机极大提高了腐败风险:一方面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企业为了获得订单不择手段,已不再考虑订单是如何到手的。加之,许多企业必须在某些部门裁减员工,致使相关的监督检查的可能性随之丧失,因为截至目前的运作流程发生不畅,可以说,没有足够的眼睛注视着事态的发展和具体运作。

记者:为了促进经济发展,德国上届政府改变了招标规则。您对此持批评立场吗?

申克:这个问题也令我们感到担忧,因为这样一来使私下成交成为可能。此外,也由于振兴经济计划为经济界大量注资,风险因素自然大于从前。据我们观察,部分用于建筑措施的费用急剧上升,因为企业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完成很多建设项目,价格当然会相应攀升。在这方面的确存有可疑之处。我希望,我们尤其能在地方基层保持必要的透明度,以便我们就资金的合理利用,是否有部分资金被白白浪费等进行核实。

记者:您尤其熟悉地方工作,您过去曾是法兰克福社民党籍市议员。您能说,在建筑项目的招标过程中,行贿依旧是德国城市层面的普遍现象吗?

申克:非常普遍,但并非每个建筑合同都是这么来的,天呀,谢天谢地,当然不是。在这方面,我们已取得进展。不过建筑领域受到较多的不利影响,在建筑领域总会有个别人私下敲定价格,直至行贿受贿。如此这般事件经常被曝光。

记者:您也有支持同盟吗?联邦议院中有议员甘愿为反腐败付出积极的努力吗?

申克:在各党派中,我们都有自己的盟友。事实并不是我们遭到完全拒绝,恰好相反:总会出现一些措施,使我们能够密切合作,我们现在也希望,能与新一届政府,新的执政联盟一道将反腐工作推向前进。

记者:但却缺乏完善的方案。您的希望是什么?

申克:我希望,上一届政府推出的企业社会责任论坛能够得以继续,这就是说,尤其是企业应承担责任。现在在公民社会的参与下,我们正在展开讨论。我们尤其希望,能够说服国家,让公共领域起表率作用,公共部门的中标分配应满足相应的条件限制,向经济界发出信号。

作者:Gerwald Herter / 祝红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