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透明国际国家腐败指数:中国略有进步

透明国际11月6日公布了2006年的“国际腐败估计指数”。与10月公布的企业指数不同的是,这是国家的腐败指数。据这个指数,亚洲情况总体不错,中国仍据中游,甚至略有进步。德国之声记者综合报导与分析如下。

default

11月6日,透明国际总干事David Nussbaum在柏林公布新指数

这个指数的大体情况

透明国际每年第四季度公布几个腐败指数,今年公布得最多,有3个。原因是,10月的指数是4年一度的。这3个指数说的都是腐败,但对象是不一样的。10月初公布的腐败指数实际上是前30位的出口大国的企业腐败指数,说白了,就是企业行贿指数。而11月公布的这个指数,按透明国际自己的定义,是指“把掌有的权力滥用于私人用途和好处”,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反映国家和国家部门腐败情况的指数。

这个指数从1995年开始,每年公布一次。跟企业腐败指数一样的是,它也采取10分制,10分是非常干净,0分是非常腐败。打分的根据是12个不同的民意测验和9个国际机构的调查报告,比如世界银行的调查报告。

今年,这个国家腐败表包含了163个国家和地区,比去年增加了4个。中国的澳门行政特区就是今年才加入的,以前跟中国算在了一起。亚洲新加入的还有不丹。

德国原地踏步美国下跌-贫富差即廉腐差?

腐败始终是世界上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四分之三的名单上国家(地区)在5分以下。将近一半的国家(71国)甚至连3分都得不到。

工业国在这个表上基本把最前面的位置都给占了。前20名里,除了新加坡和香港还应该算是“门槛国家”,其它都是工业国。德国保持了基本清白的第16位。各国舆论却注意到美国从第17位下跌至第20位。工业国里,意大利(45位)传统地比较差。

排在这个表最后的是海地,排在100位以后的大半是贫穷国家,非洲的,南美的,亚洲的居多。当然也有以俄罗斯为首的好几个东欧“转制”国家在内。穷国就必然腐败,贫穷就是腐败的土壤吗?这实际上提出了一个(当然不是现在才提出来的)值得探讨的问题。

中国略有进步

表面上看,中国大陆从2005年腐败表上的第78位一跃8位,达第70位。但实际上进步并没有那么大。原因之一是:去年中国是与其它4个国家并列第78位的,你可以说是第78位,也可以说是第82位;而今年中国是与其它8个国家并列第70位的,你可以说是第70位,也可以说还是第78位。

但中国在分数上是有进步的,即从3.2分进步到了3.3分。

问题是,最近中国刚剥出以陈良宇为首的上海社保惊天大案,现在中纪委又在查北京,为什么比起相对平静的2005年反倒进步了呢?也许,透明国际做这么个世界范围的调查和打分,材料的调取工作在几个月前就截止了,最近的事态还没来得及放进去。

如果数据是现在提取的,中国的分数可能会下跌。当然了,透明国际这个打分只能供参考,不可能那么准确。话说回来,腐败是不打也存在着的,打了,对腐败的减少多少会有帮助。如果胡锦涛真能够象打陈良宇这样坚持严打,甚至形成体制,而不是象“阵风”那样的,想什么时候打一下就打一下,中国才能够在腐败指数上获得真正的进步。

亚洲、“大中华”和“金砖”

亚洲(包括澳洲)是全球在这个腐败表上可以说跨幅最大的洲,从最好的到最差的几乎全了。算在亚洲里面的新西兰和北欧两个国家芬兰和冰岛并列第1,真正亚洲的新加坡排在第5,也相当出色;而缅甸和伊拉克可以算作倒数第2,与圭亚那并列第160名。

总的说来,东亚(含澳洲)国家和地区排名不错,前10名里占了3个位置,在11至20名里,也有香港(15)和日本(17)。韩国排在第42位,在东亚只强于中国大陆,但有较大进步(从4.5分进至5.1分)。越南停留在去年的2.6分上,排名第111位。

从“大中华”的角度看,情况也是相当不错。新加坡保持了第5,香港维护了第15,首次排在表内的澳门跟它的前殖民者葡萄牙并列第26。台湾虽然下跌了两个位置,从2005年的第32位跌到第34位,但分数没变,保持了5.9分。

所谓“金砖”(BRIC),即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这4个当前最被看好的门槛国家,在这个腐败表上出现了有趣的变化:去年4个国家在4个阶梯上,巴西第62位(3.7分)、中国第78位(3.2分)、印度第88位(2.9分),俄罗斯第126位(2.4分)。今年,中国略有进步,印度进步更大,而巴西有较大退步(透明国际突出提出巴西的退步),结果,4块金砖里的这3块居然走到了一起去,以3.3分并列第70位,大有“金砖取齐”的意思。俄罗斯也略有进步(得2.5分),在排名上跟其它8个国家并列在第121位,但仍然应该算是腐败非常严重的国家。

怎么战腐败

透明国际主席拉贝勒女士(Huguette Labelle)说:“腐败的机器始终涂满了润滑油”。她认为,这个新的腐败指数表明,“要在改善世界贫困居民生活方面取得显而易见的进展,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做哪些工作来战腐败,透明国际提出了一系列建议,比如:通过专业训练提高有关调查检举人员的素质,使他们在作用变得更大;要对容忍腐败的国家工作人员或经济审核人员采取惩罚措施;对不透明的银行和其它金融机构要更严格地审核,因为经常有腐败的金额通过它们在流动。

透明国际总干事努斯鲍姆说:“企业和律师协会,还有经济审核者和银行职员有特别的责任,要比现在更有力地反对腐败。”他说,还有检察院、反腐败专业人员等,应该齐心协力推动反腐败斗争。

但是透明国际不赞成取消对特别腐败的穷国的发展援助。它说:“被视为特别腐败的国家不能被‘折旧’掉,它们需要特别的支持,使它们能够从贫穷与腐败的漩涡里脱身而出。”(平心)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http://www.dw-world.de

DW.COM

  • 日期 06.11.2006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9LHz
  • 日期 06.11.2006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9LH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