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逃离阿富汗:精英去欧美 剩下的去邻国

经济濒临崩溃、暴恐威胁安全 - 这就是阿富汗多年来的局势。该国公民大批逃往国外,有钱有路子的选择欧美,其余人逃往邻国。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联合国难民署的统计,30多年来,来自阿富汗的难民在全世界难民数量中居首,直到去年叙利亚难民数量超过阿富汗难民。战争、恐怖暴力摧残,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的一系列动荡,导致阿富汗约600万人逃离家园前往他国。

这些难民逃离阿富汗为了躲避1979年前苏联出兵入侵引发的战乱、逃离共产党政府的统治以及之后塔利班的恐怖袭击浪潮。"9·11"事件发生后,国际维和部队入住阿富汗,援助该国稳定局势,却仍没有能阻挡阿富汗人的外逃。阿富汗人目睹了国际部队在恐怖势力面前束手无策的现实。

尽管联合国难民署推出了协助阿富汗难民重返家园的资助项目,目前仍有约270万阿富汗人生活在境外。阿富汗国内因战乱从某地区前往另一个城市的所谓境内难民并不在统计之中。联合国难民署估计,这样的阿富汗境内难民人数在68万3千左右。

Grenze Iran Afghanistan afghanische Flüchtlinge Abschiebung

阿富汗难民被从伊朗遣返回国

放弃一切 来到他乡

90%的阿富汗难民逃往东西邻国巴基斯坦和伊朗,不少人在当地做保安、园丁、家政服务员,大多数情况下是打黑工,所以始终处于担心被发现并遣返的恐惧中。很小一部分阿富汗难民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和人脉关系,因此逃到欧美国家。这些难民多是阿富汗国内的精英阶层,有些是国际组织的工作人员,或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学者、媒体人士、政府公职人员等。

沙米拉·哈希米(Sharmila Hashimi)曾是阿富汗西部省份赫拉特省长的发言人,她先生在当地和她一起时一所培训新闻工作者的学院的负责人。两年前,哈希米夫妇俩决定离开阿富汗,因为他们成了塔利班势力的眼中钉,感到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我们于是决定,关闭新闻学院,离开阿富汗。"他们随后联系到"蛇头"组织,并辗转来到德国。"我们根本不知道去向何在,不过最终我们来到了柏林。"

曾为北约维和部队工作的阿富汗员工受到威胁

想要逃离阿富汗的人中有一大部分是曾经给国际维和部队做翻译或其他工作的当地人。曾给德国联邦国防军驻阿富汗维和部队工作过的阿富汗人不少人递交了前往德国难民申请,不过截至去年4月,这些申请中的6成遭到德国政府拒绝。

在恐怖分子眼中,这些给国际维和部队工作的阿富汗本地人是叛徒。来自昆都士的阿富汗小伙阿里路拉回忆说:"一天晚上,我正和家人围坐在一起,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说,我给德国部队当翻译、当间谍,给这些没有信仰的敌人效劳。对方还说,我现在有机会作出选择,选择和他们合作,一起抵抗德国士兵和政府。"

Afghanistan Flüchtlinge kehren aus Pakistan zurück

在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难民居留许可暂到2015年12月,之后前景还是问号

阿里路拉对这一"提议"表示拒绝,同时开始为自己的安危担忧,他的家人也很为他担心。阿里路拉甚至几乎不敢出门。不过他截至目前安然无恙,他的同事和朋友瓦法则没这么幸运。25岁的瓦法也给德国维和部队工作过。2013年11月,瓦法惨遭杀害,尸体在其汽车后备箱内被发现。

更多威胁 前景恶化

即使没有受到针对个人的直接威胁,也有不少逃离阿富汗的理由。该国的恐怖袭击事件增多,打击恐怖势力的军事行动也愈加频繁。去年,阿富汗在恐怖袭击和反恐军事行动中丧生的平民数量是从2009年进行相关统计以来最多的一年。根据联合国的统计,去年阿富汗有约4000平民在此类袭击中无辜丧生,同比增加了22%。两周前,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首次宣布对阿富汗东部的一次自杀式恐怖袭击负责。一周后,塔利班随即宣布,将对战备不良的阿富汗政府军展开大规模攻势。

当前的喀布尔联合政府软弱低效,两派存在诸多分歧的执政力量在上任半年多以来,仍然没能在任命谁当新的国防部长的问题上达成一致。恰恰是阿富汗现任总统的前雇主世界银行的统计数字,证明了这位总统的治国无方:36%的阿富汗人生活在贫困线之下。阿富汗的经济持续倒退,从2012年/2013年的9%降至去年的2%。当地媒体报道说,三分之一以上的阿富汗人处失业状态。

鉴于这一现状,阿富汗的未来前景即使对于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才来说也很惨淡。在该国,很多时候是人脉关系和宗教派别归属比学历素质更重要。许多在欧洲国家申请避难的阿富汗人也知道自己的选择对于祖国来说意味着更多损失。因为每一个离开阿富汗的优秀人才,都意味着,该国在重建工作中又少了一个帮手。在瑞典申请避难的阿富汗人佩德拉姆·托尔卡姆(Pedram Torkam)无奈地说:"我们的确处于两难,大批优秀人才离开阿富汗,就好比是一辆汽车摆在那,却没有人能驾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