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退核:德国政府或遭核能诸巨头新挑战

迹象显示,联邦德国政府不会按核能康采恩所希望的那样,接管核电业。

Die Kombo zeigt die Logos der vier großen Engergiekonzerne EnBW RWE Vattenfall und Eon

(德国之声中文网)根据最新一期《明镜》周刊的报道,经营核电站的德国3个能源康采恩Eon, RWE, EnBW制定了一项计划,由国家建立一个国有基金会,现在就全面接管核电业务,从而使所有与核电相关的风险最终由纳税人承担。报道一出,德国国内一片大哗。

Deutschland Energie Atomkraftwerk Brunsbüttel

位于石荷州的布隆斯比特尔核电站

三大能源巨头均不愿证实证实这一报道,并拒绝置评。

政府不知情?

联邦政府发言人当天在被询问此事时表示,对这一“秘密计划”,政府方面并不知情。他称,在问题上,既没有过任何谈判,也未做出过任何决定。

2011年德国政府作为对日本福岛核灾难的反思做出全面退核决定以来,德国核电业巨头预留了358亿欧元退核资金。这一预留金可以放入作为俗称为“核电坏账银行”的基金中去,以便一旦相关企业破产,不致导致血本无归的局面。不过,根据《明镜》的报道,核电巨头们现在所设想的计划中还包括将目前的运营以及拆卸核电站和终极核废料储藏的费用也转嫁给该基金即联邦政府。

有核电大州之称的巴伐利亚州州长、基社盟主席泽霍费尔(Horst Seehofer)指出,由联邦政府承接核业务“完全不现实”。基民盟籍的黑森州州长布菲耶(Volker Bouffier)表示,必须找到一条“稳妥的道路”,不能由纳税人最终承担所有费用。

“秘密计划”也好,各方的强烈反应也罢,争议的焦点还是在退核将导致的巨大经费负担最后是否“社会化”,即“全民化”、“公共化”。

赢利私有化,损失公共化?

迄今不清楚的是,核电拆卸费到底会有多少。一般认为,一座较大型核电站的拆卸费约为10亿欧元。此外,核垃圾的终极储存也将耗费巨资。

Anti-Atomkraft

德国民众反核电意识强烈

在野的左翼党抨击Eon, RWE, EnBW的“故弄玄虚”,要求联邦政府立即向联邦议院公开相关计划,“因为,据媒体报道,这一计划数星期前即已呈交政府”。该党议会党团核电政策发言人指出,核电巨头们的所作所为完全依照“赢利私有化,损失公共化”原则,试图以廉价方式偷偷转嫁自己造成的核垃圾后续损害的责任。

德国之声在一篇评论文章中也对核电康采恩“赢利私有化,损失公共化”的商业原则大加挞伐。

文章指出,企业做出任何决定都含有一定风险,能源公司当年做出开发核电的决定亦不例外。因此,不能以政府做出提前退核决定而致“不测”为由,转嫁费用。而且,拆卸核电站在技术上要求高、需要很多年,这也不是新认识。其实,由于国家曾长期对核电提供巨额资助,各能源大亨们从一开始便低估了风险程度。据保守估计,数十年来,德国政府拨出的核电资助费约达600亿欧元。根据绿色和平组织提供的数字,自1950年以来,政府提供的核能资助金高达1650亿,而一旦投入运行,数年后,建造核电站的费用便可收回,此后,经营者便净收赢利。

Atommüll Fässer in Morsleben Archiv 2009

核废料存放是涉及子孙后代的重要议题

根据柏林自由大学的一项计算结果,核电站每天净赚100万欧元。在这一背景下,还试图“将损失社会化”,实在难以服人,而且,终极而言,它也不是一种解决办法。

德国之声的评论文章最后指出,说到底,不论怎么做,最终付账的还都是各位公民,因为,能源巨头们会将增加的成本转入电价,或者,国家接过目前还难以预期的风险。

自50年代以来,德国共建核电站33座。到目前为止,完全拆除的只有3座,13座核电站处于拆建过程中,另有从2011年起停止运转的8座,以及尚在运转的9座。根据联邦议院批准的由政府制定的全面退出核电法,德国至迟应在2022年关闭最后一座核电站。

来源:德新社 编译:凝炼

责编:石涛

.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