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这算什么停火?”

虽然两个多月前就达成了停火协议,但乌克兰东部的枪声并没有真正停息。对于那些留守家园的平民来说,这是一场没有尽头的灾难。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乌克兰东南部边境小镇希洛基诺(Shyrokyne),枪声随处可闻。在这座人口仅有3000的村庄,亲俄罗斯派的反离主义武装可以和敌人遥遥相望:他们的一些据点和政府军部队之间仅仅有500米的距离。希洛基诺是两军交战前线上的一个点。往西十公里处是乌克兰军队所控制的城市马里乌波尔(Mariupol),但反叛武装也在试图攻占这座位于亚速海沿岸的港口城市。基辅政府预计,下一场大战将在这里打响,认为俄罗斯会支持叛军的这一行动,以建立一条通向被俄罗斯吞并的克里米亚半岛的陆上通道。而希洛基诺则是通往马里乌波尔的必经之地。

Ukraine Schyrokyne OSZE-Beobachter - Tatjana Babikow

与欧安组织的观察员交谈

塔蒂亚娜·芭比科娃(Tatjana Babikova)仍在希洛基诺居住,家里只剩她一个人。她站在距离父母的房子不远处,和欧洲安全合作组织(OSZE)的观察员交谈。叛军允许欧安组织的人员进入该镇。尽管今年2月中旬签订的明斯克停火协议规定,国际社会代表应该享有充分的通行权,但反离势力武装并不总是予以遵守。

"这算什么停火?"

尽管停火协议已经生效,但像希洛基诺这样每天都在发生交火的地方仍然有不少。"你根本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承受这一切",这位63岁的妇女正说着话,枪声又响起了,"昨天他们扔了手榴弹,有一枚就落在我家客厅里了。这算什么停火啊?"

街对面站着两名手持机关枪的叛军士兵。芭比科娃反对叛军,支持亲欧洲的基辅政府,所以她现在感觉自己身处敌国。她的部分家人已经移民加拿大。依靠亲属的资助,她给自己买了一块农田,可是这块地在政府军控制的地区。对于她来说,欧安组织的人就是安全保障和道德机构。"亲爱的孩子们",她对观察员说,"请尽一切力量来保护我们,用你们所有的道德力量。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孩子在很早以前就失去了自己的价值观。"话音未落,机关枪的声音又从对面的小镇边界那里传来。

大部分留守的都是妇女

目前还有大约30名平民留在希洛基诺,大多数居民数月前就已经逃离。半年前,这里还完全被政府军所控制,而现在叛军已经在镇中心设立了据点。这之间激烈的交火自然是无法避免的。在小镇主街两侧的房子,几乎没有一栋的窗户还是完整的。水电供应也早已中断。时不时还会有国际红十字会的人来分发一些人道救援物资,但这也是不定期的。欧安组织的观察员目前也在尽量定期拜访这些留守居民,这就是他们唯一能够提供的保护了。

Ukraine Schyrokyne OSZE-Beobachter - Tatjana Babikow

“也许明天我就不在这世上了”

大部分留守在家的都是像芭比科娃这样的老年妇女。"我想,也许这里就是我生命的尽头了。不久前,一个俄罗斯人过来,登记了我们的姓名和住址。他说,我很像他的母亲。"她对这名俄罗斯人说,她丈夫是俄罗斯人,孩子们是半俄罗斯半乌克兰混血。也许这样他们能够放过她。无边的恐惧每天都在吞噬着她:"也许明天我就不在这世上了。我本不应该跟你们讲这些的。"几天之后传来了消息,说是芭比科娃在欧安组织观察员拜访之后受到了威胁,如果她再跟这些人说话,就有可能会被叛军打死。

卢甘斯克暂时无战事

一条400多公里长的战线将亲俄分裂势力与乌克兰政府军的势力范围划开。叛军在北部占领的另一个地区卢甘斯克目前的确基本停火。两个半月前,俄罗斯、乌克兰、德国和法国在明斯克达成了停火协议,如今还会相信停火能够维持下去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但事实上,大部分人的愿望很简单,那就是和平。

在希洛基诺,加林娜,镇上现在留守的最年老妇女之一,站在她家花园的铁门前问一名欧安组织观察员:"您觉得这场战争什么时候才能打完呢?"观察员被问得哑口无言,只能安慰道:"请您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尽力的。"这已经不是这位80岁老妪所经历的第一场战争了,上一场战争结束于70年前。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