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近期读者来函集之二(2005-5-5)

由于近来我们的论坛上比较热闹,已有一段时间没有刊载未发表在论坛上的读者来函了。其实这个数量还是比论坛上大得多,读者所在地也更广。再出二辑,内容包括前一阵潇阳与日月同辉关于民主问题之争;中日关系;台湾问题等。

default

大脑过电

编辑与读者关于民主问题之争( 2

star

关于“脑袋”与“屁股”的一点感受(2) -与网友“日月同辉”

很同意該文針對的觀點或論點的辯解和表白,因為它說出了我對所提及的事情的看法(特別說明,本人與作者所表達的身份毫不相關)。例如德國之聲對中國有多方面的報道是事實;報道的目的是讓中文讀者了解外界對中國的存在看法;勉勵人要有寬大的胸襟看待批評;不管實行怎樣的制度,人權價值也不可忽略。

LYX

读者“日月同辉”的来信

强烈赞同!

潇阳先生,

现在中国青年已经不是六四时的青年了,

他们的思想观念相对与您们那一代有了很大的变化,这种思想是主要的思想潮流,

即,即接受了近代西方民主和人权思想,又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化最优秀最夺目最自豪的部分,在西方强势文明面前,并不妄自菲薄,把我们的祖先看得低西方人的一等,将来我们有信心也有力量能够以前无古人的方式将这个伟大而有庞大的国家建设好。

我相信这也是您,一个多年留洋在外的华人的心愿,因为,不管过去曾发生过什么,因为,她永远也是您的祖国。

对于中共,我们先抛开意识形态的外衣,看起本质,实际上她是中国的一个民族主义政党,她的宗旨实际上是为了建设一个强大的,富强的,民主的,发达,文明的中国而努力的,(这里,我没有刻意向您做所谓的中共宣传)。您说中共搞不好国家就应该下台,是的,她已经下过几次了,因为她实质上已经改变了自己的党纲,放弃了以前阶级斗争,共产主义的目标,而变得更加务实,更加关心国家的发展,老百姓的生活,社会的和谐,对外是一个独立自主,强而有力的政权,而这些正是一个国家和人民所求之不得的政党,近观中国这二三十年在国际舞台上的变化和趋势,不正能说明着一点吗?如果您还不赞同我的看法,我想,丢开你您对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沾边的东西本能的厌恶以外,我想问您,不同政党和政党的根本区别是什么?一群有着相同肤色和语言的来在不同社会阶层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除了纲领和目标有所不一样以外,还有其他什么本质差别吗?与其让国家陷入吵吵嚷嚷之中,不如让所有的人致力一心,为一个宏伟,强大的目标而奋斗,而这些,可能正是某些霸权的民主国家害怕和阻挠的。

中共的腐败和某些专制错误是一定特定时期的产物,它们也可能是所有执政党的通病,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党内制度不断地完善和改善,不断扬弃自身的弱点而得到解决。选择一个政党,关键是要看其宗旨和目标,陷入无休止的党派争吵是没有效率和意义的

中国人

读者“日月同辉”的来信

日月同辉不愧为学政治出生,说话的口气竟然和共产党如此相似,谈什么中国现阶段不需要民主。中国目前的特定整治环境,造就这样一些奇特的爱国分子,他们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他们都是一批对个人利益计算特别精细的人,他们知道什么可以谈论,谈论到什么程度,什么事情可以做,做到什么程度,什么是不可以做。所以,他们对其他的问题,对中国社会的弊端,他们可以保持沉默,保持视而不见,甚至他们就真的是不关心。我为中国而悲哀,我为这样的人是我的同胞而悲哀

LAILAI

日月同辉争论的很无聊

“日月同辉”争论的很无聊,完全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浪费太多的篇幅。真是“杞人忧天”,显得有些“小人物的无聊表现”,中国政府的态度明显并不赞同老百姓的过激行为干扰与日本两国之间的国家利益,老百姓为此大动肝火显得并不理智。

希望“德国之声网站”把精力放在介绍德国情况这个主要方向上来,真正起到帮助中国人民了解德国的窗口作用。

不要因为个别人的个人行为而被诱导成为国内常见的:“一粘争论就兴奋,拼命灌水发泄无聊精力的垃圾论坛”。那样会使“德国之声网站”的形象遭到贬值的。

bsky

关于“脑袋”与“屁股”的一点感受(2) -与网友“日月同辉”

我非常赞赏潇阳编辑的这篇文章,大陆被奴性教育摧残的人太多了!

江南之声

关于新闻自由、民主的个人看法

感谢德国之声,让我看到了不同的观点,听到了不同的声音,见识了不同的中国人,尤为高兴的是看到了“日月同辉”这样的好兄弟。高兴之余,不免要抒发一下。也藉此与贵网的“自由编辑”潇阳先生(或女士)共勉。

关于“新闻媒体”的客观性与公正性。我想,任何人都不应当指望虽然有法律保障的“新闻自由”。法律的保障是从形式上加以认定;形式上认定是自由的,那法律就不再管别的了,它也管不了。于是,“一只看不见的手”就这样很逍遥地游走于各大新闻媒体之间,这是一只永不消失的手,除非没有了“阶级”的差别,除非没有了“国家”的界限。经济利益,自始自终“文明人”无法摆脱的、亦是抛之不去的东西。媒体要生存,那它就得有生存的物质基础。客观的、中立的报道,是无法令任何执政党或是在野党满足的。任何一个党派,都是某一利益群体(企业)的代表。显而易见的是,任何媒体它都代表着某个利益群体的观点。这些利益群体对媒体的控制,并不需要通过像中国共产党那样“愚蠢”的直接监管的方式(尽管这样的方式耗费的 经济成本比较低)。潇记者所言,西方媒体是“多元的”,正是多党利益的体现。“幕后操纵”这样的手法,或许应当引入中国,这样或许会省去西方世界不少口舌。西方媒体可以自由地表达它想要表达的,我们在没有足够经济实力的情况下是没有能力去改变它的声音。所以,我们可以听,也应当听。古人不早说了嘛,要兼听,不要偏听,虽然西方媒体大部分观点都是片面的(闭门造车也只能造成这样)。

所以,我们不能天真地希望,西方媒体能从“中国的角度”来报道,因为我们的手不足以伸到它们那儿。我们的国家还很穷,不是吗?没有财力去启动一驾大型的对外宣传机器。在能力不足的情况下,我们每一个身居海外的、“了解中国”的中国人就得负起如实介绍中国的责任。这并非是什么豪迈的事,不需要我们抛头颅撒热血,只需要我们多用用学到口的外语就行了。其实,像潇记者这样的中国人,如果再多了解点中国的现状的话,更应当是我们寄予厚望的对象。中国的传统文化,造就了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歪”的错误观念。“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很遗憾地看到中国被妖魔化了。我只恨自己天资愚钝,学语言不得法,只能用中文在这里开怀地说上几句。

关于民主不得不说的话。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有人一定要强行推销它的民主。如果民主是可以公式化、程序化的现代工业流程,那我就更不理解为什么德国和美国为什么是不一样的政治体制?在我看来,民主,就像是修一条高速公路,你掌握修路的技术是一回事,但也不能忽略路下面的土质的差异性吧。不一样的土质,肯定得有不同的造路技术去适应它,否则只能造出一条供参观的马路罢了。我想,实行民主,不能为了形式上的民主而民主。民主,必然地依附于政治这个载体上,它也必然地会受到物质这个基础的影响。不一样的物质基础,需要有不同的政治去适应。从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状况来看,我看不清它们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普观天下,如果说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我倒觉得可以向德国和美国提个醒。毕竟持续的巨额财政赤字和低迷的就业市场,才是更关乎民生的事。为了民主而民主,有何意义?只要我们生活得好,管它是何种民主何种政治制度呢!老百姓的生活,不应当成为政党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打个比方说,要在当今的中国实行国家主席直选,谁能想像会是一个什么情形吗?毕竟中国百姓的受教育程度还不高,人们对民主选举方式与作用的理解还不足以去实施一个真正意义上民主的直接选举。德国总统也不是直接选举产生的,我想也是有它的道理的。再说,要象美国这样去选一个总统,这几十亿美金的选举费用向谁去要呀?毕竟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人民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在如此大的外压下,把自己的生活改善得如此之快,难道有理由把现在的执政党推翻不成?潇记者所言,“我的父母辛苦了一辈子却老来连基本生存权都难以保障”,我想 是由于多年侨居于海外所致,没有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生活的改善,没有看到中国人民在“十一和五一”两个长假中所从事业余活动吧。我想只要你稍微看上几眼,就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生活的确不同了。我想,祖国人民也愿意与你分享他们对生活的热情。有首歌唱得好,常回家看看。

能力所限,我无法用自己的语言把一些政治上的观点像“日月同辉”那样专业地、恰当地表达出来。尽管如此,我还是想用中国的语言,向所有中国人说,要相信我们中国人的智慧。请允许我套用前辈们的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自由人

日月同辉的来信让我感觉很熟悉,生活中的确有这位老兄这样顽强地把事实简化为自己脑子中的简单框框,他不希望看见的东西,就是放在面前他也说不存在,我们就来看看他“缔造”的世界吧。

信的开头,这位同辉就有点耍无赖,编辑居然不能发表评论,这个“决策”实在太有趣,同辉大概认为,编辑“被人骂成猪脑袋”才是公平的。而他是顾客,顾客是“上帝”。

同辉没有在德国之声看见他希望看见的东西,就声称是别人在洗脑,这种说法也太滑稽了,你觉得德国之声的新闻不好看,可以去看其他媒体,所有的媒体都说一种观点,那才叫洗脑。中国大陆现在就是这样——看一篇报纸的政治社论和看一千份报纸没有什么差别。同辉先生对“洗脑”这么敏感,文中对中国大陆却丝毫没有怨言(甚至对胡温褒奖有加),我在想:他真这么反对“洗脑”么?还是仅仅把“洗脑”作为罪名扣给没发表他爱看的观点的媒体?

关于六四签证,六四的死难者泉下有知,估计不会先计较谁拿了签证,而是要先为自己平反正名,同辉先生这么关心这些死难者(甚至还关心他们泉下在想什么),不妨去帮助他们伸张正义,而不用把这些英雄想象为和自己一样鼠肚鸡肠。另外不知道同辉怎么甄别谁“真正关心为他们这张绿卡付出的生命”——是不是要交思想报告?这些生命的惨死也不是为了“这张绿卡”,是为了中国的自由,老兄!与其装腔作势关心他们死后想什么,不如关心他们生前想什么。

大哲Karl Popper晚年演讲中强烈抨击了西方犬儒主义的流行,他批评的这个现象和一些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陈词滥调混合起来,就构成了同辉先生的阴谋论,他“不能认同”别人不要加害于他的说法,因为它“实实在在”地存在,而理由竟然是美国外交界“现实主义”,我想这个“现实主义”和“务实”应该是一个意思,因为美国外交务实,所以一定存在一个谋害中国的阴谋——这之间能构成什么因果关系么。国家利益之间的争夺,显然是有的,但是别把自己打扮成一无辜的草包,坏事都是别人对自己干的,好不好?

关于死刑复核权的收回和死刑的取消,我是取消死刑的支持者,并且我认为美国作为人类高度文明的一个代表,保留死刑是最丑恶的一部分。同辉认为这是根据“文化传统”,那么不妨解释一下为什么土耳其也很久不处死人了,为什么英国废除了死刑美国却保留了,显然,同辉并不认为存在什么普世的、共同的、文明的价值观,只要惯于处死犯人,他就“也坚持不必要在中国取消死刑”,这话是什么意思?有死刑就会有误杀,而且是不可挽回的。

顺便,再让我帮同辉“洗洗脑”,《新京报》今年3月新闻,中国最高法院有望(注意是有望)在明年收回死刑的复核权,另外请同辉学习一下《人民日报》,2002年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就写过:

“我国的《刑法》和《刑事诉讼法》中规定了死刑案件的审判程序,其中特别提到了死刑的复核程序。依照法律规定,死刑的复核权只能由最高人民法院来行使。然而,从延安这一死刑案件审判程序可以看出,死刑的复核权实际上已经下放到了陕西省高院,这就意味着两审终审外加死刑的复核程序在本案中事实上已经变成了纯粹的两审终审制了。”

“早在1983年,最高人民法院为配合“严打”活动,下放部分死刑的复核权,法学界的人士就已经指出了其中的违法之处。在1997年修订《刑法》的时候,立法机关又一次明确规定死刑的复核权只能由最高人民法院行使。但就在那一年,最高人民法院又把大部分死刑的复核权下放到了各地的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的解释是,该院没有能力承担所有死刑复核案件的审理工作,要做到这一切,“最高人民法院的人力、物力都严重不足,整个高院只有600人,从事审判工作业务的有六成。就拿刑一庭说,设有四个合议庭,其中一个是搞调研的,剩下三个庭每个庭四五个人。一件大案的卷宗有时就一大车,每个人看一遍,再做笔录,最后还得上院长、主要庭长出席的11人的审委会,规定7人出席才有效,就算一个星期办一件大案,全国那么多案子往哪管去!全院的人整天24小时不休息也干不完”。”

(http://past.people.com.cn/GB/guandian/29/173/20020725/783870.html)

1997年,根据我的记忆,还没有什么“胡温政府以民为本的执政理念”,发表宏论请先查点事实。

农民寻求海外的帮助伸张正义,是很正常的,农名在大陆是最弱的阶层,不用奢谈什么公民、纳税人,甚至很难说他们被当作人。说到这里,同辉先生对六四死难者的那种正义感突然没有了,脸一翻开始说农民是被坏人利用,他甚至夸张地认为,只有中国乱了,需要“西方势力介入”,西方媒体才能影响中国。这位同辉先生大概认为媒体的影响就好像领导发布指示(前面也说“如果如西方/指示/那应该取消死刑才对,但我坚信现在取消死刑恐怕老百姓都不会同”),媒体的影响不是指示,同学,是揭示真相!不妨回头看看刘荻案件吧,通过媒体网络传播开来后,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结果是避免了又一起冤案(尽管并不彻底)。看,不用“了解中国过去100年的历史”,我们只要看看不到3年前的事情就行了。如果海外媒体没有影响,为什么中国政府要限制海外记者采访、要限制中国人上海外网站、要禁止百姓安装卫星天线?

阴谋论是对别人的,对自己就相反了,当然是褒扬论,瞧,同辉先生说了:“实际上中国人大和政协在部分上算是精英代议的一种在中国的特殊形式,只是功能和形式与西方的制度比有缺失和不同之处”,其实我们都知道,“不同之处”在于中国人大和政协必须听命于一个党派,而西方的代议制却不是。“中国的特殊形式”,这种话除了给他点冷笑,还有什么呢?后面的话也一样,既然说了“民主是把双刃剑”,为什么不说说专制是把单刃刀,砍伤的永远是人民?

实话说,这篇文章看了让人恶心,“天赋人权”不适合中国人,谁给你资格去代表中国人的,经年累月络绎不绝的上访人群难道都是不希望自己有人权,为什么没有人权,不是因为专制的压迫么,同辉先生是不是当压迫的结果就是人民的自愿啊?

中国民工被拖欠工资是很平常的,根据北京电视台报道,截止到2002年底,北京市建筑企业拖欠的民工工资已累计高达30亿元,被拖欠工资的民工比例高达72.2%(http://www.btv.com.cn/gb/content/2003-12/15/content_125118.htm)。同辉在德国碰到个骗子,就马上把它和中国企业这种大规模拖欠工资等同起来,开黄腔说“你没必要觉得德国什么都优越,中国什么都是问题吧”,不客气一点,同辉同学,你有脸皮么?

下面的几段话,没兴趣评论,感觉象小说《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中描写视察强制拆迁的某领导段落:“恰好一位视察的领导干部在场,远远地看着,十分忧虑。这个同志怎么这么不懂法!怎么这么不懂法!你们要加强普法宣传,重在教育,重在和风细雨,雨露滋润。当然,对那些害群之马和胡搅蛮缠的人,绝不能心慈手软,要毫不留情,加强力度,狠狠打击,从而发展大好形势,维护安定局面,把我们的各项工作推向前进,向……献礼!哗,鼓掌!”

同辉虽然对“过去100年”历史很了解,但是似乎不知道中国每一次经济增长,都是政府放松了管制的结果,而不是管制的结果。他对“改革开放后”很重视,似乎忘记了改革开放前尚有1700万-3000万因为饥荒而非正常死亡的冤魂在历史教材上一行字也算不上。另外,我没看到编辑说“经济不增长,失业人数更多”是伟大的,请同辉同学别把自己的想象算成别人的错误。还有那些黄皮肤之类的废话,黄皮肤怎么了,黄皮肤就不能有自由?不能有独立人格?就得做个专制国家的奴才?张狂与无知,跃然纸上。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 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 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

  • 日期 05.05.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编辑部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6blt
  • 日期 05.05.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编辑部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6b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