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达赖喇嘛首次在德国会见中方记者

5月19日清晨,柏林超豪华酒店阿德龙门前早已站满了夹道欢迎的人群,雪山狮子旗迎风飘扬,平素冷寂的酒店大厅也呈现出一副宾客满盈的热闹景象。大家都在期待一名特殊客人的到来。十四世达赖喇嘛——用藏学家罗默尔女士(Stephanie Roemer)的话来说,是一个“有着无数刻面的结晶体”。他的周身闪耀着道德、人权、和平以及智慧的光芒,令崇拜者看到了“神灵”,憎恶者看到了“妖魔”。至于这位73岁老人的真实“内核”,恐怕鲜有人能够触及。

default

达赖喇嘛欢迎民间对话

上午十时左右,阿德龙酒店再起涟漪。德国发展援助部长维乔雷克-措伊尔女士在这里与达赖喇嘛举行会晤,由此而生的激烈争辩已在德国政界乃至德中外交层面掀起了新一轮的风浪。

紧接在发展援助部长之后的、达赖喇嘛的下一个会谈对象是一个由15人组成的中文媒体记者团,其中不乏央视国际、新华社、《人民日报》等中国官方媒体的驻外通讯员。不少人都是在接到紧急通知后连夜赶到柏林的。此时,他们已经等候在酒店会议室里。《光明日报》记者王怀成表示:"我们以前听过的达赖喇嘛所讲的泛泛的东西太多了,如果能够正面接触,真正告诉我们中方记者一些新鲜的东西,我们还是挺欢迎的。这当然也是一个机会。"

曾经多次参与汉藏对话的《华商报》主编修海涛先生是此次活动的牵线人,他在解释为什么要在德国境内开辟这样一种沟通渠道时说:"民间对话也是官方对话的一种重要补充。特别是媒体。包括一些官方的媒体,他们可以写内参,把谈话的重要内容直接上报给中共最高层。他们可以在做决策的时候参考这些信息。"

中国少有媒体人士能与达赖喇嘛直接会面,这在德国也是首次。修海涛说,他主要是受到了一些启发,因为"达赖喇嘛在各个地方都非常愿意和我们汉人接触,他在美国也曾经邀请一些媒体座谈。正好趁着他来德国的机会,我就想到要做这件事情。"

上午10点半左右,会议室的门开了,人未到而笑先闻,众星捧月的达赖喇嘛徐徐走近,同每一个人亲切握手、致意,甚至使劲摸了一回《环球时报》记者的脑袋。

Pressekonferenz von dem Dalai Lama mit den chinesischen Journalisten in Berlin 3

达赖喇嘛与阿嘉活佛

为达赖喇嘛和中文记者做汉藏互译工作的是阿嘉活佛。原为格鲁派塔尔寺主持的阿嘉活佛曾经担任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等职, 1998年,他出走美国的消息曾在中国佛学界引起强烈震动。

阿嘉活佛向达赖喇嘛转达了记者的预警,"提问可能会很尖锐。"达赖哈哈一笑:"没有问题,非常欢迎。"

记者首先问道:"西藏流亡政府已与北京举行过7次谈判,迄今一无进展的原因是什么?对于下一轮会谈又有什么期待?"

达赖喇嘛回答说:"从2002年双方恢复联系开始,在此次谈判之前,我们已与北京代表有过6次接触。其中第5次对话是在2006年2月份进行的,中央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当时明确指出,'达赖喇嘛不是寻求独立',这一点已经说得很清楚。但从2006年4月至5月份开始,大陆批判'藏独'的语气越来越强烈,等到第6次谈判的时候,官方的态度已经非常强硬了。刚刚结束的第7次会谈是以3.14事件为背景的,与以往相比显得匆忙而又特殊,胡锦涛主席亲自过问,对谈判进展非常关注,双方约定将于6月份的第二个星期举行下一轮对话。会谈的主要内容是商讨如何在藏区落实民主宗教政策,落实宪法。"

记者又就具体的自治构想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达赖喇嘛表示,他从未说过"大西藏"、"大藏区"之类的名词,也没有像一些媒体所说的那样,"要求汉族人从藏族人的地盘上搬迁出去"。所谓要让"中国撤军"的说法更是无稽之谈。不过,他补充道,"我曾经提过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经由中、印两国政府同意,可以考虑在喜马拉雅地区成立一个特别和平区域,但这恐怕是下一代才能实现的事情。"

对于19日上午刚刚结束的达赖喇嘛同德国发展援助部长的会晤,中国驻德使馆此前曾向德国外交部提出抗议,维乔雷克-措伊尔女士也在社民党党内招致批评。刚刚解除"外交霜冻"的德中两国关系是否又要重蹈去年9月的覆辙?德国政府高层频频向达赖示好真的有助于西藏问题的解决,还是适得其反?对此,达赖喇嘛坦言,"汉藏之间的矛盾只有汉藏才能够解决。但是国际社会有权来表达他们的关心。"

一名记者大声抗议道:西方国家在西藏问题上的指手画脚很令中国民众反感。达赖喇嘛不急不恼,和颜悦色地说:"国际上存在着一些援藏组织,我也收到过他们的邀请,参加过他们的活动。我一向说,我把右手伸给中国政府,把左手伸给国际社会,现在,我的右手还是空的,左手已经得到了支持和呼吁,我也对此表示感谢。如果有一天,我的右手得到了满意的回答,我还可以把左手收回来说:'谢谢!再见!'"

Gruppebild von den Journalisten mit Dalai Lama

达赖喇嘛与记者团合影留念

原定的一个小时的对话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还是不断有记者踊跃发言。因为有一个重要的约见,达赖喇嘛中途离开会场,稍候又返回到谈话中来。

在后半场的讨论中,达赖喇嘛重点解释了雄天派的是非争端。雄天在佛教中是一种"反祈福"的神,所谓"反祈福"的意思就是祝愿不好的事情。达赖喇嘛承认自己在50年代到70年代犯的一个重大错误就是信奉雄天。他说:"但我并没有禁止喇嘛信奉雄天,我只是说如果信奉的话就会不顺。最近在南印度的一次法会上有过关于这个问题的争论,我们提出用公投的方法来决定。结果1万人中有大约有9500人赞同'不信',500人赞同'信'。所以寺庙里就定下了这个清规戒律。但是雄天派喇嘛依然有言论自由。今天他们来这里喊口号示威,我非常欢迎。"

达赖喇嘛还在访谈中表达了他对四川大地震受难者的哀悼,以及对北京奥运的支持,因为"这是让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感到骄傲的事情"。关于是否参加北京奥运开幕式,他表示,"我们正在进行会谈,如果各方面进展顺利,我是非常愿意去的。"

谈到退休以后的最大心愿,达赖喇嘛说,"从54年开始,我就一直想去五台山看看,83年又提出过这个愿望,92年再提,但一直没有实现。以后有机会的话还是非常想去。"

整个对话进行了将近100分钟。组织者说:"我问了一些朋友,他们最后都说,非常成功。还有人认为时间比较短,还有很多问题没有问到,基本上大家的评价都是非常积极的。"

不过,《光明日报》记者王怀成认为:"有些谈话内容,达赖喇嘛已经在其它地方讲过。我们感觉到,他总是在变换一些新鲜的名词,回来一想,实际内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华商报》主编修海涛提出:"我设想,在奥运之前同达赖喇嘛取得一种和解的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由中国政府发出请帖,邀请达赖喇嘛参加奥运会的开幕式,并且顺道去五台山祭拜。我想,这样的一份邀请信发出之后,西藏问题大约已经解决了一半,不需要再在国际国内制造那么大的纷扰。如果中国政府能够释放一种善意,能够以仁慈化解冲突,便能实现胡锦涛主席主张的和谐社会。达赖喇嘛反复强调,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机会。因此我想,这次对话还是有一些新的内容的。"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