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达赖喇嘛:“做最坏的打算,抱最好的希望”

在达赖喇嘛访问汉堡期间,他接受了德国之声专访,谈到伊拉克、叙利亚局势,中国佛教徒人数的增加,以及他对西藏未来的乐观态度。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1989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

达赖喇嘛上周六(8月23日)抵达德国汉堡开始为期4天的访问

德国之声:中国在政治、经济上越来越强大,并愈加利用其实力来孤立您--因为您是为藏人争取实质自治权的名片。那么您认为:中国如果在1989年已经像如今一样强大,您是否还会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达赖喇嘛:自2011年起,我已经完全告别政坛。您提出的是一个比较政治性的问题。不过既然您已经这样问了:是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在经济上、军事上越来越强。但与此同时,我们可以看到一些中国人非常支持我们的基本权利。因为我们没有在寻求独立。我们早在1974年就决定不寻求独立。我们只是尝试寻求哪些宪法中规定的权利,这些权利应该得到落实。这是我们的要求。因此,一些中国知识分子完全支持我们--其中包括刘晓波(于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自2009年被判有期徒刑11年起一直在中国监狱服刑)。在过去的4年里,我们注意到有大约1000篇中文文章--由本土华人或者境外华人撰写,完全支持我们的 "中间道路"主张。他们对于其政府政策持批判态度。这些不是我们的批评,这些批评来自中国社会内部。

除此之外,中国有众多佛教徒。大约3、4年前,一家中国的大学进行了一项有关中国大陆佛教徒人数的调查,调查结果是超过3亿人,其中很多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如今越来越多中国佛教徒对藏传佛教感兴趣。连一些中国共产党党员干部,甚至高级干部,也对藏传佛教感兴趣。

在实践层面上:中国政府非常关心中国的形象,而军事、经济本身并不能在世界事务中发挥建设性作用。中国需要道德权威、需要更多尊重,需要外界的更多信任。而且中国人自己也非常关心中国的形象。很多中国人告诉我,虽然其国家有13亿人,但却缺乏道德权威以及道德力量。

不过目前习近平主席正严肃打击腐败。在不久前的欧洲之行访问巴黎时,习公开表示,佛教在中国文化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因此佛教徒应承担起更多责任。对我而言,这非常不寻常:一位共产党领导人公开赞扬、积极评价佛教!事情正在发生变化。

Dalai Lama in Hamburg 25.8.2014

达赖喇嘛8月25日在汉堡

然而您看到西藏本地出现了任何改善吗?

我们的斗争是军事力量和真理力量间的斗争。短期来看,军事力量强大的多,非常果断;但长远来看,真理力量更强。我相信这一点。目前已经有很多迹象表明,中国领导人或者知识分子开始提问,现行政策在长远上是否真的有助于中国的利益。

但是截至目前我的印象是,中国领导层仍然认为,处理新疆、西藏少数民族问题的方法是压制和投资。这是他们的双面战略。

投资是好的。但是与此同时,他们应当谨慎对待环境问题。我认为,压制到处都有,不仅是在中国。无论其动机多么真诚,压制--武力手段,作用往往适得其反。以伊拉克危机为例:我知道当年布什总统的动机是好的,想要在伊拉克实现民主。然而他的方法是错误的,因此造成了意想不到的后果。在中国,实际上也是类似的情况。

谈到伊拉克,这让我想到一个目前在德国困扰着很多人的问题:如何对付"伊斯兰国"。您在世界各地受到尊敬和爱戴,因为您的主张是对话和宽容。然而如今在德国我们的争论是,德国是否应该向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提供武器支持,对抗"伊斯兰国"--这意味着脱离之前的政策。难么,如果对话失败或者另一方不愿对话,您会怎么做?

我学习佛教心理学,而且我是因果法则的坚实信徒。世界上有一些无法想象、令人悲伤的事件:对人们无情的杀害,被害者也包括妇女和儿童。我认为这是某些原因导致的结果。针对伊拉克危机:如果美国当年采取了更和平的方式来推翻萨达姆政权,我想今天的情况可能会稍好一些。我认为,发生在21世纪开端的这些无法想象的危机是前几个世纪过失的结果。

您的建议是什么?

基本上我认为:放弃使用暴力更好、更安全。然而当今现实是:那么多的人正在遭殃。如果世界仍然对此漠然以对,这也是不道德的。最好的是尝试进行对话。

回到西藏问题上。听起来您对西藏通过中国政府而发生积极改变的前景非常乐观。您对您自己能够重访西藏、再次看到拉萨和布达拉宫是否一样乐观呢?

我将中国过去的60多年描述为四个时代: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江泽民时代和胡锦涛时代。这四个时代发生了很多变化。毛泽东时代特别强调意识形态。然后在邓小平时代,他(邓小平)认为经济、生活水平比意识形态更重要。因此他毫不犹豫地发展主要以市场为主导的经济,甚至也包括资本主义。到了江泽民这里,他发现因为新的现实,中共已经不再是工人劳动阶级政党了,因此他提出"三个代表"这个概念,富人和知识分子也被纳入党内。这在毛泽东时代根本无法想象。再然后到了胡锦涛时代:因为贫富差距扩大,他(胡锦涛)强调创建"和谐社会"。因此,同一个政党在面对新的现实时,拥有发展新想法、提出新倡议的能力。

当胡锦涛提出"和谐社会"时,我完全支持。然而十年过去了,我认为在"和谐"方面,情况恶化了。目标和动机是好的,然而方式方法呢?他们使用的是武力。中国政府的国内安全预算比国防预算还要高。我记得世界上大概有200个国家吧,然而我不记得哪个国家的国内安全预算比国防预算高。

然而习近平的政策和行动似乎更具现实性。就像邓小平所说的:从事实中寻找真理。我认为新领导层在遵循这一主张。而已经去世的胡耀邦当年正是遵循这一主张。习近平主席似乎倾向于胡耀邦的作法。在胡耀邦上世纪80年代初访问拉萨时,他的公开讲话和评论都非常具现实性。那个时候,人人怀着巨大希望。我至今认为,如果胡耀邦掌权时间更长的话,西藏问题已经解决了。习近平似乎也在遵循这种现实性的主张,因此还有希望。无论如何:还是怀着希望做最坏的打算比较好。

我还想补充一点。每当我遇到中国人,我都会指出:13亿中国人拥有了解现实的权利。要做到"从事实中寻找真理",他们应当了解现实。一旦13亿中国人了解了现实,他们也就具备了判断对错的能力。所以审查是不道德的,长远上会导致自我毁灭。因此,中国作为一个无需害怕的强大国家,应该变得更加透明。另外中国司法系统应提升至国际标准,否则太多穷苦的中国人没有保障。官员们现在只关心钱,而不关心贫穷的村庄。

我讲这个和对中方持"负面看法"无关。中国这样一个世界人口最多、人民开化、工作勤奋的大国,确实能为世界作出重要、具有建设性的贡献。

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采访记者:Matthias von Hein 编译:万方

责编:张筠青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