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落幕

参加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银行家们有一个共同的使命,那就是抵制对银行采取过多整治措施。但是银行家们的心愿无法得到充分实现,因为欧洲和美国的政治家们不愿意再一切照旧了。

default

德意志银行首席执行官阿克曼在达沃斯论坛上讲话

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一个世界性的花费巨大的辩论俱乐部。只可惜在这里人们说的不少,却成效寥寥。不过对于瑞士这片滑雪胜地来说,出现这种情况倒是很正常的事情。今年来到达沃斯的银行家们头脑里都装着一个非常明确的使命:反对对银行业采取过多整治措施。

差不多在任何一个论坛,只要有银行家来参加,他们谈论的话题都大同小异。就像德意志银行首席执行官阿克曼发言时所说的:"我们不相信,采取更多的整治、更多的调控、更多的建议就真的是富于智慧的做法。因为这样只能提升不安定因素,阻止金融行业恢复稳定。"

阿克曼说这番话的意思是暗示美国总统奥巴马根本没必要来参加达沃斯经济论坛。大约一个星期前,美国总统奥巴马率先公布了一份措施严格的对金融市场的整治方案。奥巴马打算分解大型银行,禁止银行擅自进行获利丰厚的风险业务。银行家们现在担心,随之而来的可能是颁布相关法律。

所以这些银行家们在达沃斯试图阻止最可怕事件的发生。他们积极地活动起来,在经济政治家和金融政治家们下榻的饭店的走廊里开展了一系列幕后谈话。为了防止他们所担心的强迫性业务规模减少的情况发生,银行家们甚至准备做出不少不同寻常的妥协。阿克曼说:"我们现在为在各国国内以及欧洲层面建立起银行安全基金而必须积极努力起来。我们也准备就银行高级管理人员分红的问题再举行磋商。我们已改变了相关结构,但没有确定银行高管的收入上限,在这一点上我们将在业界继续努力。"

而事实上,银行家们并没有像阿克曼希望的那样团结一致。这一点在达沃斯论坛上显现得非常清楚。一些美国大型投资银行的代表决定采取一些措施阻止任何进一步限制他们业务的情况出现。而一些欧洲的银行家则早就放弃了反抗。

这种态度意见上的分歧不仅存在于银行家之间,也存在于各国政府之间。争论的焦点在于,是否有必要在整治银行业的问题上出台一些全球性的标准和规则?如果每个国家根据自己国内的情况采取单独的手段是不是也可以?

就这些问题在达沃斯经济论坛上举行了一场又一场的争论。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eglitz )认为:"我们可以说,一个全球性的协定比各国单打独斗要更好。但是我的担忧是:到时候美国人说,欧洲人现在该开始了;而欧洲人说,轮到美国人了。银行家们就喜欢看到这一幕。因为他们知道,人们永远达不成一致,整治措施也永远实施不了。所以我们必须从各国国内开始动手。每个国家都有责任保护自己的国民和本国经济。"

参加达沃斯经济论坛的法国总统萨科齐说,在经济论坛上讨论远远不止是银行的问题,而是涉及到整个经济结构形式的问题。他要求经济体系回归基本的道德规范:"我们并不是要废除资本主义,而是要决定,我们到底想要哪一种资本主义。我们正在经历的是堕落的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建立在价值基础上。而金融资本主义是一种变异怪胎,是践踏资本主义价值的变异。"

高级银行家们显然不喜欢听到萨科齐说这样一番话。他们给与萨科齐讲话的掌声听起来稀稀落落。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说,金融危机也带来了一些积极的效果:"我的学生大多看好金融界,对其他领域则难得有兴趣。金融危机爆发的好处在于,这个问题至少不再存在。"

无论是大学生还是政治家,在金融危机爆发两年后的今天,已经没有人再肯接受"一切照旧"的做法了。而这一信息也已经传到参加达沃斯经济论坛的银行家们的耳朵里。

作者:Manfred Götzke / 洪沙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