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辜学武:奥巴马访华为夺回亚太主导权

周日晚间,美国总统奥巴马抵达此次亚洲行的中国站,也开始其担任美国总统之后的首次访华之行。据悉,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和美国两位华裔部长都在此次访华团队中。此间德国媒体纷纷撰文评论。《图片报》更是惊呼"中美国"将接管世界权力。德国波恩大学政治学教授辜学武在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中美两国间虽然存在着密不可分的经济关联,但是两国关系中也存在着很多潜在的利益冲突,任何一个利益冲突把握不当,都有可能颠覆摧毁多年来形成的经济共同体。

default

奥巴马抵达北京

德国之声:奥巴马上台已经快一年了,现在才开始对亚洲国家进行正式访问,这是不是说明奥巴马政府亚洲政策发生了变化?

辜学武:也不能这么看。因为同以往的美国总统相比,奥巴马还算是比较早就开始对亚洲国家进行大规模访问的一位。奥巴马在上台前的竞选演说中,以及他的团队制定的外交政策的计划,包括上台之后做的一系列努力,都可以看出亚洲是奥巴马外交政策的一个重点。奥巴马从一开始就在筹划如何将美国的外交政策的重点从欧洲转移到亚洲,而他现在正在做的也正是这样一个事情。

德国之声:此次奥巴马的亚洲之行总共包括4站,在中国停留的时间最长。那么,这4站的访问相互间有哪些区别呢?

辜学武:区别还是很大的。我们可以这样说,奥巴马这次亚洲之行实际上就是一个中国之行,重头戏在中国,这与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野心有关系。多少年来,美国对中国的崛起持一种容忍或者支持的态度,创造了一系列条件让中国比较顺利地融入了美国和欧洲主导的世界金融体系和经济体系。根据我的观察,现在美国要夺回在亚太地区的主导权,重新定位美国在亚太地区的角色,但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就离不开同中国的合作。

明显可以看出,奥巴马此次亚洲行有两个目标:一个是如何加强和巩固同传统盟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之间的关系,恢复传统亚太地区小国对美国的信心;二是要开拓新的伙伴关系,也就是如何对待中国这样一个新崛起的大国。

德国之声:中美两国间特别是在经济领域利益关联越来越密切。德国《图片报》最近几天发表文章提出一个"Chi-merika"的概念,意思是中美两国未来会不会一同主导世界。您认为,中美这两个国家能够相互改变什么呢?

辜学武:两个国家已经在互相改变自己了。中美被称为"Chi-merika"这样一个实体,主要指的是经济层面。经济利益的整合和双方经济利益的密切结合已经显现出,美国更多地被中国的崛起改变,包括在意识形态、通过亚洲地区对美国在进行全球战略定位等方面都可以看得出来。另一方面,对中国的改变也是非常大的。中国逐渐变成一个开放的现代化社会,这和中美之间形成经济共同体有着深刻的联系。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也不能过度强调中美两国已经被经济利益牢牢地捆在一起。从深层意义来看,中美之间尽管在经济上体现为良性互动,但还是有非常多的潜在利益冲突,任何一个冲突如果把握不好,都会颠覆或摧毁多年来形成的经济共同体。比如说经济平衡的问题,如果不解决,中美可能会缺乏牢固的长期的稳定伙伴关系。还有南海冲突的问题。中国要走向海洋大国,直接挑战美国的海上霸权,在这个问题上两国还没有实现令人信服的互动。另外台海问题上,只是因为台湾内政的变动,让双方暂时能喘一口气。所以,在很多问题上,双方并没有长远的解决机制,过早宣扬中美共治一体的说法,我觉得非常危险。

德国之声:奥巴马访华前,很多人权团体都呼吁奥巴马在访华期间谈及人权问题。周一,奥巴马在上海同中国的年轻人举行见面交流会。在整场座谈会上,只有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代网民提出一个有关互联网言论自由的问题。您怎样看待这个现象?

辜学武:我觉得,人权问题不会是奥巴马此次访华重点谈及的议题。但是奥巴马会顾及国内利益集团的诉求和人权组织的压力,可能会象征性地向中方提到人权的问题。奥巴马应该很清楚,中国作为一个威权主义国家,不可能像美国或者欧洲社会这样开放,不能完全放弃共产党对新闻舆论的监控。所以,即便奥巴马向中方提及这方面的问题,也只能是泛泛而谈。最终的结果可能是,中美的高层会谈对呼吁中国改善人权放开新闻自由的团体来说将会非常失望。

德国之声:有关全球气候变化的问题是此次奥巴马访华中一个重要的议题。外界有人猜测,中美双方不会在两个大国减排的问题上达成具体的一致性意见。如果这种情况发生了,会对12月在哥本哈根召开的世界气候峰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辜学武:这是欧洲人的猜测。欧洲人有一个非常片面的幻想,似乎奥巴马成了欧洲人的代言人。其实恰恰相反。我觉得中美会达成非常默契的协议,也就是在哥本哈根气候峰会上切断阻挡欧洲人的野心。最近几年来,欧洲为了重新夺回在世界政治舞台上的话语权一直在寻找题目,其中最好的一个题目就是就气候保护推出哥本哈根新协定。但是中美似乎并不买这个帐。所以无法设想,中美会无条件地接受欧洲人的领导。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中美会达成协议,就是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不会听从于欧洲。

德国之声:您认为中美高层会在朝核问题的那些具体内容上达成一致?

Deutschland China Xuewu GU

辜学武教授

辜学武:在朝核问题上已经出现了比较多的松动。奥巴马中国行之前就达成了一种默契,也是一种妥协,就是美国接受朝鲜的要求实行双边会谈,这是朝鲜多年来的诉求。现在美国让出一步,但要求双边会谈是在六方会谈的框架下进行,这也是中美之间共同利益的诉求。所以奥巴马之行后可能会先出现美朝双边会谈,之后紧接着就是六方会谈。朝鲜、美国、中国都有了面子。奥巴马可能会在访华的行程中同中方最终敲定六方会谈的问题,但这应该不是胡锦涛同奥巴马举行会谈的重点。

德国之声:从中国方面来讲,会将会谈的重点放在哪些方面?

辜学武:重点分三个板块:地区安全、世界经济平衡和气候问题。我觉得重中之重还是全球经济平衡。奥巴马在美国最大的一个头疼的问题是兑现竞选期间做出的承诺,必须对一些造成全球经济失衡的国家施加压力,尤其是中国。例如,要求人民币升值,开放中国的进口市场等等。中方也会向美国提出技术转让、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等要求。这些都直接牵扯到双方核心的经济利益。

采访记者:洪沙

责编:谢菲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