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新闻广角

躲到丹麦蚝丁兴旺? 等着中国吃货的生耗签!

丹麦驻华大使馆的一篇抱怨文章让中国社交媒体上刮过一阵生耗风。网民中有七嘴八舌出谋献策的,还有带上嘴巴奔赴丹麦的,好不热闹。

(德国之声中文网)事情是这样的:本周,丹麦大使馆官方认证账号在新浪微博上发布了一篇题为"生蚝长满海岸,丹麦人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的博文。文中抱怨外来物种太平洋生蚝入侵丹麦、破坏当地生态环境。文章表达出各种无奈:科学家、政府部门纷纷上阵也无无济于事,丹麦老百姓也没有要帮忙吃掉它们的意思。看到这里,中国网民就按捺不住了。这个让丹麦人头疼的大难题在他们眼中根本就是个喜大普奔的好消息。

网民们蠢蠢欲动、争相献策。有人责怪丹麦人暴殄天物,并随即送上各种生耗食谱:"芝士焗生蚝,炭烧生蚝,酱爆生蚝,白灼生蚝,酥炸生蚝,生蚝豆腐汤,生蚝干焖香菇,香煎生蚝,生蚝粥"。还有人用打油诗抒发感慨:"北欧有蚝,蚝之大,一锅蒸不下!需要两烧烤架,一个秘制,一个麻辣,再来瓶雪花,让我们勇闯天涯。"

"生耗,我们走"

有网民建议立即对中国免签,或者"把签证放宽,开辟吃生蚝签证,十年内无限次往返,每次停留最长一个月。"

更有人立刻宣誓说:" 我志愿加入抗蚝援丹志愿军,热爱祖国,热爱人民,愿意为中丹友谊奉献自己的舌头与味蕾,直到消灭生蚝侵略者!"

还有网民俨然一幅八字只差一捺那的模样:"你就说要吃到几级保护物种吧?" 还有人担心地说:"发放签证的话,恐怕丹麦的下一代只能在教科书上见到生蚝了。"

就中国网民的热情回应,丹麦大使馆随后发出捕捉指南"生耗,我们走",并表示:"非常感谢大家对丹麦的关心,不过目前我们还没有开放所谓的'生蚝签证'和'组织人员去丹麦灭蚝噢'。不久之后五一假期就要来啦,想要去丹麦的童靴赶紧把签证办了,和丹麦生蚝浪迹天涯吧。"

德国经验

Chinesische Wollhandkrabbe (nc_cc_sa_Fischer)

中华绒螯蟹

说到外来物种入侵,德国也有过中国大闸蟹泛滥的时候。上世纪初,"中华绒螯蟹"随着远洋航船来到欧洲。由于没有天敌,这些外来移民大量繁衍,得以占"江"为王,甚至成为德国地区唯一的淡水蟹种。每逢盛夏,生活在易北河等水域里的成熟的大闸蟹开始展开"地毯式"迁徙, 不远千里地远上北海,为翌年春天的传宗接代做好准备。

它们和本地物种争抢食物,破坏生态环境,造成当地淡水水产产量下降。以前渔民们会用螃蟹制造肥皂或动物饲料,或者将他们大量杀死。但是螃蟹的数量之大无法斩尽杀绝。本世纪初,德国大闸蟹开始走向市场。渔民们会向在德中国、越南家庭,以及亚洲超市和餐馆供货。

有渔民向德国媒体介绍,他们把捞上来的中华绒螯蟹分成价格不等的大中小三类,中国人喜欢大的,因为肉多,而越南人则爱买小的,因为他们更常熬蟹汤。

面对中国网民的建议,丹麦大使馆向中国媒体表示,丹麦确实可以向中国出口生蚝,只要能够获得中方的进口许可。

几年前,也传出过德国有意向中国出口大闸蟹的消息。但是似乎很难获得中国的进口许准。负责相关事物的质检局表示,进口水产品需要经过严格的检疫程序。

如今德国的大闸蟹"灾情"得以减轻,看来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当地的亚洲吃货。所以,如果丹麦的亚洲人不够的话,建议把生耗运到邻国德国来。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