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踩踏遇难者家属:寻找答案

对于上海跨年夜踩踏事件的遇难者家属来说,仍有很多问题没有答案。除了看着太平间的尸体痛哭,他们也希望政府官员能直接和他们对话。

(德国之声中文网)像其他成千上万名狂欢者一样,25岁的潘海琴决定在上海著名的外滩度过跨年夜。在黄浦江畔灯光闪亮的摩天大楼对面迎来2015。但随着人潮的不断壮大,在房地产业工作的潘海琴被淹没在失控的拥挤人群中,没有看到楼梯末端的那一盏盏灯光。

过去了大约20个小时后,潘海琴的父母和朋友在太平间里见到了她被人踩踏的尸体。潘海琴也是在中国这个形象城市

最致命的意外事故

中丧生的36人之一。另外还有49人受伤。数以百计的家庭成员悼念死者,遇难者大多是年轻人和女性。在中国的社交媒体网络和电视屏幕上,许多人发问:在中国最出名的城市地段怎么可能发生如此悲剧性的事件。

潘的男朋友赵巍巍(音)表示:"都怪我,我没有保护好她"。赵的眼睛里溢满泪水,他说:"她是一个乐观的女人,在这个城市里很努力的工作。"

Schanghai China Massenpanik während Silvesterfeier

2014年的最后一天 上海没有做好准备

突然来袭的灾难

作为中国的金融枢纽,上海的市政管理效率一直被视为领先于其他城市,其领导者在交通和疏导人流方面具有先进的管理经验。

中国当局仍在调查此次踩踏事件的事发原因。街头商贩、外滩地区市民、出租车司机和目击者向美联社表示,虽然上海市政府取消了当天午夜的大型灯光秀,但

仍然没有为应对如此大规模的集会做好准备。

悼念中的遇难者家属和亲友向美联社表示,政府的失职在悲剧发生后仍然继续。他们对援救工作的进展一无所知。本周五(1月2日),遇难者亲属被困在一政府机构驻地,并禁止记者入内。

"我们基本上已经被软禁起来"

死者齐晓嫣的家属蔡津津(音)向美联社透露:"我们基本上已经被软禁起来"。随后,上海警方上前责令美联社记者离开采访现场。

上海在过去几年举办元旦灯光秀的时候都会加强警方和武警巡逻,控制人流和车流。但本周三,数万名民众几乎可以自由走动。

以为居住在外滩附近的居民表示:"在主要节假日的时候,想要去外滩的观景台总是会受到限制的,这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但这回完全开放。"这位害怕受到压力,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上海市民问道:"你怎么能让这么大的人流从两个方向走这个楼梯呢? "

赵巍巍说,人群将她的女朋友以及其他人推倒在楼梯的末端,有无数人从他们身上踏过去。"我们俩虽然牵着手,但完全无法抵御人群向下走的力量。我们被冲散了,人们倒在楼梯口,堆积起来。当我们把他们拉出来的时候,许多人已经不省人事。"

随之而来的是一片混乱。赵巍巍找到女友后,坐上了一辆装满尸体的救护车。"她身上只剩下内衣。我把我的毛衣和外套穿在她身上,试图救活她。"

后来,潘的家人赶往医院,很多人从距离上海几小时以外的地方赶来。他们说,没有得到多少有关亲人的消息。

Schanghai China Massenpanik während Silvesterfeier Trauer 1. Jan. 2015

死伤者家属要求医院公开信息,与安全人员对峙(2014年1月1日)

遇难者家属的艰难处境

潘的父母在附近的浙江省打工,一直等到第二天早晨8点才了解到关于女儿的消息,在太平间里看到了她的尸体。

在另一家上海的医院里,死者杨春玉的家属多次要求查看遇难者尸体,均遭拒绝。在采取了抗议行动后,才被允许见到死难的亲人。

杨春玉的叔叔杨阔根(音)向美联社表示:"我晚上7点来到上海,但没人能告诉我任何信息。他们说所有的要求都必须得到监管人员的认可,但是我们没有看到任何领导。"

潘海琴的父亲最后尝试堵塞政府办公地点附近的交通,要求市政府高层领导和那里的遇难者家属对话。上海警察立即出动,将其扣留。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