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跳下贼船的前圣战分子

很久以来恐怖主义问题研究学者们一直希望能有一些退出恐怖组织的人站出来。因为如果他们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可能可以阻止更多的人走上危险的极端道路。

(德国之声中文网)埃伯拉希姆·B想成为英雄。在德国联邦检察院看来,埃伯拉希姆甚至已经准备好为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担当人肉炸弹了。不过后来他改变了主意。但这一头脑的转变倒也成就了他的英雄梦。他站出来公开指证伊斯兰国的残忍暴行。他的证言让伊斯兰国加大马达散播的宣传谎言"强虏灰飞烟灭"。他的挺身而出可能可以阻挠那些也想走上危险极端道路的人们。

埃伯拉希姆是曾加入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后又返回德国的大约260人中的一员,但他也是第一个在媒体上公开揭穿伊斯兰国神话的前战斗人员。埃伯拉希姆说,他想警告其他人。受到恐怖民兵组织宣传鼓动诱惑的人并不少。德国官方估测超过700名德国人可能加入了圣战。还有一些心理学家和伊斯兰问题学者甚至估测大约2000德国人作为圣战分子加入了伊斯兰国。

心生疑问

恐怖主义问题专家们一直希望能有埃伯拉希姆这样的人出现。伦敦国王学院极端主义研究学者瑙曼(Peter Neumann)希望埃伯拉希姆的做法可以带动更多的人走出来。他在接受德国一台采访时说:"其实很多回来的人都是因为幻想破灭了。他们很想把自己的经历讲出来,但是又担心这会带来严重的后果。"他说:"埃伯拉希姆的经历可以让那些潜在的伊斯兰国的支持者开始心生疑问。而让那些有可能前往叙利亚参战的人提出质疑的问题是十分重要的。"

瑙曼说:"此前这些人头脑中的印象都是,去参加圣战的人都感觉无比幸福,他们都非常坚定,都非常积极,没有人怀疑过什么,他们都深信伊斯兰国提出的意识观念。而事实上摧毁这些脱离伊斯兰国的人的正是这段所谓意志坚定队伍团结的神话。"

Symbolbild Deutschland Jugendliche Radikalisierung ARCHIV

年轻人容易被伊斯兰国的宣传蛊惑

他们来自沃尔夫斯堡

埃伯拉希姆和阿尧普·B都来自沃尔夫斯堡,他们参加的一个组织大约有20来个年轻人。2013年以来这些年轻人去了叙利亚。他们都是被一个叫亚辛·欧萨伊菲(Yassin Oussaifi)的人洗了脑并征召去叙利亚参战的。在被禁足前,欧萨伊菲一直在沃尔夫斯堡的一座清真寺里诱骗年轻人。埃伯拉希姆回忆说,欧萨伊菲的手段就是让大家心怀歉疚。欧萨伊菲总对他们说:"还有年轻的穆斯林忍饥挨饿,还有妇女遭强暴侮辱的时候,你又怎么能高枕无忧?"欧萨伊菲现在已经在伊斯兰国当上了具有很高地位的伊斯兰教法官。埃伯拉希姆还说,伊斯兰国也会用获得豪华汽车以及娶4个老婆这样的方式诱惑年轻人加入。

德国伊斯兰问题研究专家施罗特(Susanne Schröter)认为埃伯拉希姆这样的"退出者"是对抗加入圣战热潮的重要主体。她说:"那些想成为战士最终却变成洗车工的年轻人,那些做着公主梦最终却沦落青楼的姑娘们,还有那些亲眼看到惨绝人寰的一幕幕的人们,如果他们都站出来讲述伊斯兰国的真相,那么被美化的宣传就会变得污痕累累。"

自杀式袭击者或者战士

2014年5月底,埃伯拉希姆和阿尧普飞往土耳其。他们穿过边境到达叙利亚。他们需要上交护照和手机。然后他们需要自行决定,是当战士还是当自杀式袭击者。阿尧普愿意当战士,而埃伯拉希姆则选择做自杀式袭击者。他和另外50个潜在的"人肉炸弹"一起去了伊拉克。他说,这50人当中还有一个德国人,也来自沃尔夫斯堡。那个人简直等不及了想献出自己的生命。德国官方统计认为,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因参加圣战而死的德国人数量超过90人,其中至少有7人来自沃尔夫斯堡。

埃伯拉希姆说伊斯兰国的成员都有妄想症,他们时刻担心队伍中存在奸细。就连他自己也被人怀疑过是间谍。为了吓唬他,其他人把他关进一间血淋淋的牢笼,之后又往牢笼里扔进来一具被砍了头的尸体。2014年8月底,埃伯拉希姆成功地逃出伊斯兰国。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宁可呆在德国的监狱,也不愿意享受叙利亚的自由。"他还说:"伊斯兰国和伊斯兰教没有丝毫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