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跨国离婚:欧盟境内的家庭悲剧

欧盟内的异国婚姻,在离婚时却要看哪国的法院动作快。德国的法院井然有序,一步一步地走,东欧的法院一天就能判下来。这类问题,恐怕也要让欧盟多发挥一点作用才能解决了。

default

你归谁好呢?

保留着儿子房间里的原状

这个房间看上去就象是住在这里的小男孩出门去玩了。然而事实是,6岁的达仁离开他的父亲已经4年了,他的母亲在跟他的父亲分手时,“乘着夜雾”把他带回了斯洛伐克。

4年来,父亲奥利弗·豪瑟尔保留了儿子房间里的一切,他希望达仁很快能回到他的身边,"我经常跟他通电话,他也不断地问我,爸爸,我们什么时候见面?然后我们谈了很多,他还记得那架绿色的飞机。这一切真的不是那么美的。因为他问我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他。"

原共同居住地的规定

目前,奥利弗·豪瑟尔在德国阿沙芬堡附近当网页设计师。以前,他是学机械制造出身的工程师,在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瓦负责安装设备。他在那里爱上了一个斯洛伐克女子,之后俩人便一起回到德国结了婚。如今,豪瑟尔的前妻既不同意提到她的名字,也不同意露面,更别说接受采访了。他们的关系仍然处于紧张状态。奥利弗·豪瑟尔认为,达仁的母亲违背了他的意志把达仁带走,他要让法院来解决问题,要争取抚养权,"我一点都不害怕,因为健康的理智告诉我:我们是在这里共同生活过的。一个外国法院有什么资格来作出判决呢?这是夺走孩子,这是不能接受,不能容忍的。"

然而,这名29岁的父亲至今未能争取到儿子的抚养权,尽管国际和欧洲的协定明确规定,孩子必须送回他们被强力带走的那个国家。

维薇安娜·雷丁(Viviane Reding)了解这种离婚案例。这位欧盟委员虽然无法改变各国的法律,但她将来要让异国伴侣之间的离婚案能够更合理地进行,而在这个过程里要能更好地保护这些伴侣的子女们,"这种事情必须得到公正的解决,因此要注意相关规定:这对配偶过去和现在住在哪里。然后就要找这个国家的法院,使用这个国家的法律。不能让随便找一家法院作出对伴侣中的弱方不利的决定,不能让这样的事情继续下去了。"

哪个法院有权

就事论事,根据奥利弗·豪瑟尔和他的前妻居住的国家和地点,适用的法院应该是德国阿沙芬堡的法院。但阿沙芬堡一开始觉得这样的案例不归自己管。但布拉迪斯拉瓦的法院动作很快。现在,离婚已成事实,那里的法院把孩子判给了母亲。孩子的父亲说:"判决来得很突然,一夜之间就作出了,而德国的法院还要再次讨论,规定了一个出庭时间,而为了避免这些程序,斯洛伐克那里忽然就作出了判决,甚至都没有让我出庭,听听我怎么说。"

这是一个是否有权力都成问题的法院作出的判决。奥利弗·豪瑟尔觉得自己被出卖了,包括被懵懵懂懂的德国法院出卖,这德国法院对跨境离婚案显然缺乏经验。

雷根斯堡的法学家迪特尔·亨利希(Dieter Henrich)对此并不惊讶。他知道欧洲各国的离婚法有多大的差别,他知道司法人员对这些事情的知识有多差:在德国,法学大学生里学过一点国际私法的还不到十分之一,"这本身是一个丑闻。因为,欧洲离婚案里有八分之一涉及两国。这么大的数字,作为德国法官,作为德国律师,必须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办。"

现在,奥利弗·豪瑟尔跟他的新女伴和她的两个孩子生活在一起。在达仁的母亲同意达仁到他的父亲这里来待几天的情况下,达仁也认识了他爸爸的新家庭。几天后奥利弗·豪瑟尔不得不痛苦地把孩子送回给他的母亲,否则他就犯了绑架罪,"我在这里有两个新的孩子,我每天都照料他们。为什么我不能跟我自己的孩子这样呢?"

在离婚法方面,欧洲各国都有自己的规定。而象奥利弗·豪瑟尔这样的父亲往往是吃亏的一方。

作者:Birgit Augustin 编译:平心

责编:严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