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新闻广角

越战:美国艰难寻找失败的意义

越战暴露出美国军力的局限。数十年后,华盛顿再次试图从代价高昂的军事使命中抽身。

(德国之声中文网)克利夫·莱利(Cliff Riley)在电视上看到了西贡的陷落。

1966年,他志愿加入美军,时年19岁,刚刚高中毕业。美国二战战胜法西斯所带来的国家自豪感引导他参加越战,他并未作过多反思,只是认为美国干预越南是一场正义的战争,是反击共产主义的威胁。

莱利想当直升机飞行员,但他对深度的认知能力不好。因此,他成为一名通讯兵,在南越搭建通讯基础设施。到达越南伊始,他看到那里贫穷的景象,认为美国可以提供帮助。

但事实却并不是非黑即白的,很令人困惑。莱利对美军的使命有越来越大的疑问。他看到越南民众的苦难,他们家园被战争摧毁。莱利开始思考,美国是否真的是在做一件好的事情。

"我们所造成的损失,让我感到不安,"莱利说。"我们在毁坏他们的国家。等我们走的时候,会留下什么呢?我常常想这个问题。"

但最重要的是,他失去了自己的朋友。莱利所来自的克勒蒙特县高中的7名密友在战争中逝去。1975年4月30日,当他在电视上看到北越占领西贡的画面时,他极为愤怒,并为所失去的感到极为悲伤。

"我挥舞拳头,放声大哭,眼睛似乎都要哭干了,"莱利说道。"我大喊:'为什么?这一切有什么意义?我的朋友死了,为了什么呢?'"

USA Kriegstrauma Vietnam

克利夫·莱利(Cliff Riley)

约翰逊为什么选择战争?

西贡陷落40年后,没有人能对莱利的问题给予最终的回答。美国第36任总统约翰逊位于这一谜团的中心。

约翰逊是得克萨斯州人,自由派民主党人,支持社会和种族平等,是一名改革者。但他内政上的进步措施,却与外交政策上的攻击性截然不同。在最高峰时期,美国向越战派遣50万名士兵。

一些学者认为,约翰逊坚信"多米诺理论",认为如果南越沦陷,共产主义将如同野火一般蔓延。

还有人认为,约翰逊是出于内政考虑。作为推行改革的自由派总统,他担心受到右翼的指责,说他对共产主义不够强硬。10年前,共和党参议员麦卡锡曾指责自由派对手同情共产主义者,从而在政治上摧毁了对手。

今天,许多历史学家认为,约翰逊的个性是他决定向越南派兵的最重要因素。他缺乏安全感,需要在公众眼中展示强硬的形象。

USA Kriegstrauma Vietnam

肯·威廉姆森(Ken Williamson)

"政府说谎"

美国在越南的干预激化时,肯·威廉姆森(Ken Williamson)正在俄亥俄大学学习摄影。当时,校园里对战争是否是正义的讨论如火如荼,而学生们也为自己毕业后的前途忧虑。威廉姆森在大学期间开始研究这场战争,并作出反战的决定。

"我们卷入越南的内战,我认为那里的事情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毕业后,威廉姆森进入国防情报局成为一名公务员,并于1968年应征入伍 ,任务是作为摄影师记录美军工程师在越修建基础设施的进程。尽管有其他反战人士谈及逃往加拿大以避免入伍,威廉姆森还是感到有义务服役。但他本能地感到,公众受到蒙蔽。

"美国政府欺骗了国家,"威廉姆森说道,如今他已经72岁了。"当时我只是这样感觉,并不确切地知道。如今,我们可以证实,在许多领域的确如此,比如橙剂(Agent Orange)的使用。"

橙剂

美军在越南喷洒了2000万加仑橙剂,这种植物落叶剂旨在让越共暴露藏身之所。橙剂含有一种高毒性的二恶英。很多年,美国政府不承认这种二恶英与越战老兵健康问题的关联。

69岁的莱利就是其中之一。"我们中很多人都病了。当年暴露在二恶英之下的人跟容易得以下疾病:前列腺癌、肺癌、帕金森症等--一共16种癌症。"

莱利在40岁前得过两次心脏病。他的妻子有过一次流产。他的肾、膀胱和胆囊都有问题,他曾被诊断出有结肠癌,现在他有糖尿病。直到1991年"橙剂法案"通过,政府才开始承认和赔偿罹患与二恶英有关疾病的老兵。

"对越南人来说更是糟糕10倍,因为他们的土壤、水供应都受到二恶英遗留下来的影响,"威廉姆森说。"他们的癌症和出生缺陷情况比我们更多。我们如今也知道会对我们家庭的七代人产生影响。"

USA Kriegstrauma Vietnam

一场战争的创痛

越南综合症?

战争的恐怖以及美国的战败让一些美国人受到如此之大的创伤,以至于罹患"越南综合症"。

达特茅斯大学(Dartmouth University)历史教授米勒(Edward Miller)表示:"由于越战的灾难性和极不受欢迎,美国领导人如今不太愿意在海外使用武力。"

不过,2001年9·11恐怖袭击后,布什政府进军阿富汗和伊拉克。

"越战成为美国辩论的参考点,"米勒说。"无论是美国是否应参与伊拉克、阿富汗冲突,还是如何应对伊斯兰国,越战始终都是辩论中最重要的参考点。"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