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越南之虑:中国咄咄逼人

中国在南中国海上的称霸引发东南亚诸国深深忧虑。记者新近在越南的访问中耳闻目见了越南人同那个新兴强国打交道时的为难。

《德国之声中文网》红地金星。军校学生,白色军装。身后是夕阳西下的大海,家乡歌曲,声音嘹亮。越南国家电视台上,爱国主义的煽情画面一再出现。河内政府懂得激发民众情感,—发出的信息是明确的:中越均对之提出主权要求的位于南中国海上的东沙和黄沙群岛属于越南,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Historische Karte Vietnam

越方展出证明越南对有争议岛屿拥有主权的历史地图(2014.6.21)

中国的立场正好相反。5月初,首个中国钻井平台在有主权争议的水域铺设后,本月中旬,第二座平台开始铺设。亚洲专家们一致认为,中国在南中国海正实施一种新的扩张外交政策。中国一步步改变现状,导致东南亚地区以至日本和美国的不安情绪增加。就象菲律宾那样,尽管有美国支持,相对而言较小的沿岸诸国在同这个亚洲超强打交道时颇感困惑。

对这个大邻国的单方突进行为的愤怒情绪导致5月中旬在越南多个省份发生暴力抗议浪潮,4人死于暴力。河内当局采取严厉措施,对付暴力示威者。目前,局势重新得到控制。

无休无止的争执

Ausstellungseröffnung in Danang Vietnam

岘港展览开幕(2014.6.21)

只要与越南人谈及领土纠纷,话题很快就会涉及两国间充满冲突的历史,就会谈到,公元938年,吴权(Ngo Quyen)将军让越南摆脱了中国的统治,实现了独立;或者谈到黎太祖(Le Loi)当年驱逐中国明朝军队的事迹,听上去,好象他们还都是当代人物。

在首都河内市中心的还剑湖(Hoan Kiem)畔消夏的一名老人说,“1000年来,这些岛屿就属于越南,中国人的行为是非法的!”

美国全球安全智库Stratfor地缘政治首席分析员卡普兰(Robert D. Kaplan)也在他最近撰写的一本有关南中国海冲突的专著中指出,“与中国的抗争是越南历史的核心议题”。

岛屿争议也因此在记者本人的越南之行中如影随形。一进首都河内的历史博物馆,就能看到欲以证明越南数百年来即拥有对争议岛屿主权的3幅地图。在各机场,观光客们也得到分别以越语和英语传达的相关信息。在中部海滨城市岘港举行的一个国际会议期间,这些天正展出一个展览,陈列了作为“历史证据”的已有数百年历史的文件和地图。甚至在南中国海上某些岛屿上也举办证明越南历史主权的巡回展。

China Vietnam Konflikt Südchinesisches Meer 18.06.2014

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访问越南(2014.6.18)

抗争还是接受压迫?

湖边的那位老人继续说道,“中国人眼下在越南沿海所干的事情让人愤怒。但是,越南人得保持镇静,寻求和平解决。”边上一位男士补充说,他难以想象,在最近的将来会发生战争,中越两国在众多领域关系密切。在河内郊外,一名老兵对德国之声表示,“没有人想要战争”。

然而,谁也说不上,该如何具体消除冲突。还剑湖畔的那些男士们都认为,越南需要国际社会帮助,因为,与越南相比,中国是一个巨人,“否则,我们没有办法,只能接受中国的压制。”

想法不少,办法没有

在为期数天的岘港国际会议上,来自10个国家的专家们也难以找到一项具体的解决方案。纽约法学院的科恩(Jerome Cohen,中文名“孔杰文”)表示,“中国将呆在那儿。(相关国家)无所事事,这是不能令人接受的。同样不能令人接受的是,冒战争风险。”他强调,中国必须在国际法框架内行动。但是,这到底应如何实现,谁也说不上。因为,中国迄今拒绝承认存在着领土争议

Chinesische Ölplattform

中国在南中国海架设钻井平台(2014.5.16)

日本国际大学外交政策教授布斯津斯基(Leszek Buszynski)认为,越南共产党从中国共产党的影响中解放出来,这是关键所在。华盛顿战略及国际研究中心专家波林(Gregory Poling)指出,应有地区层面的行动,尤其是东盟应继续为制定完成(南海)行为准则做出努力。

澳大利亚大学的撒耶尔(Carl Thayer)则不相信行为准则会有成果,因为,中国现在就已不遵守2002年东盟与中国达成的意向声明,根据该文件,双方将致力于制定行为准则。他建议,应将相关问题提交联合国安理会。另一些专家则认为,此举不会有结果,因为,中国在安理会拥有否决权。

设址柏林的科学与政治基金会专家威尔(Gerhard Will)、也认为,鉴于整个地区弥漫强烈的民族情绪和延续了数百年的成见,要实现政治解决非常困难。他指出,各政府对本国国民都是许诺多多,使得谈判的空间狭小,取而代之的是情绪、宣传和精神抖擞的军校生。

作者:Rodion Ebbighausen 编译:凝炼

责编:李鱼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