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赴欧参展的中国吉利:红旗、鲶鱼、京戏以及悲壮豪情

选美也好,比武也罢,法兰克福国际车展似乎总是汽车大腕们的专场倾情演出,中国业界只有看戏的份儿——直到百年过后的第61届展会,也就是2005年的今天,第一面五星红旗飘扬在展厅上空,甚至连京剧演员和“四大美女”都被吉利集团请来助兴。

default

吉利美人豹

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在中国汽车界素有“鲶鱼”之称,据说正是这种凶猛的食鱼之鱼在汽车市场的池塘里掀起了降价狂潮,推出4万元以下的轿车、12万元的跑车。集团副总裁赵杰在展会现场接受德国之声记者采访时称:“我们就是要让中国人擦亮眼睛,看清车市的内幕和暴利,明白自己原本是受了外国厂家的愚弄。其实汽车这玩意儿本来就是一种代步工具,没有什么了不起,为什么要出那样的高价唬人?”

说到中国国内市场,这位唐装在身的中国民营企业董事长反问道:“你知道大众前些年赚了中国人多少血汗钱吗?500个亿!每辆桑塔纳要以20多万的价格卖给各个政府企业,就是因为我们这些民企的介入,他们才不得不开始调低售价。我们的宗旨就是要让老百姓买得起好车,我们就是中国车市里的一条鲶鱼,不仅如此,还要做世界市场里的鲶鱼!”

61. IAA 2005 Frankfurt a. M., Bild 3

豪情系列

初来乍到、横冲直撞的鱼儿有时也能兴风作浪,改变整个池塘的生态环境。今年第一季度,大众汽车首次“扭盈为亏”,财务报表亮起红灯,两家合资企业的利润从1年前的1.06亿欧元恶化到目前的负1700万欧元。即使一向在中国表现上佳的通用汽车业绩也颇为黯淡,在华赢利大幅下降,从1.62亿美元跌落到3300万美元。其他多数外国厂商也大致如此,相继出现了利润滑坡。

洋枪与土炮交兵,血拚的后果很可能是两败俱伤,汽车市场出现“井喷”,最后利润越摊越薄,大家无钱可赚无利可图。德国业界近来不断传出悲观的叹息,认为这场汽车版的《俄狄浦斯》最大的悲剧性在于:一切早在预料之中。因为正是福特、大众、通用这样一批西方汽车集团与中国企业合资建厂,养育了自己的东方之子——这也是当初他们进入中国市场的先决条件。现在,中国本土企业逐渐掌握了汽车制造的技术细节,羽翼日益丰满,反倒要杀“父”济贫了。

于是,德国人仿佛看见中国车正在步日本、韩国的后尘,以更加不可思议的低价开进欧洲市场。无怪乎,当“陆风”、“中华” 、吉利第一次进驻车展,表现出拓展海外的兴趣的时候,德国媒体一齐变色,惊呼“中国人来了”。

Genfer Auto-Salon Maybach 5.7S

迈巴赫

不过,世袭贵族的香车宝马怎么可能与工薪阶层的“四轮工具”相提并论呢?单就参展气派而言,戴姆勒克莱斯勒包下了整座展馆,走进“奔驰”世界就像步入了一座豪华歌剧院,身边穿梭着侍者的酒水服务,三层旋转楼梯上通红蓝宝石灯屋顶,下至新品陈列舞台。再一见到迈巴赫这类平素根本无缘一亲芳泽的至尊精品,诸媒体记者除了狂按相机快门、肾上腺激素加速分泌之外早已没有其它的选择。

汽车画报等专业媒记的另一大爱好是收集各大公司的目录资料。车展新闻中心提供的一项重要服务就是每人可凭记者证免费邮寄15公斤行李,于是,到处可见负重的记者同行排队受领大包小包的印刷品及光碟。宝马、保时捷给出的图片配上画框便可妆点墙壁;奥迪资料拿到手上仿佛加厚加大的精装本DVD;到了劳斯莱斯本特利那里,一切又都变薄变小了,“less is more”,黑色棉麻包装袋里的东西散发着昂贵的气息。

Jiangling Landwind

陆风

四号展馆是首次亮相的中国展品的聚集地。刚刚告别隔壁大厅的奢华氛围,德国记者们的民族自豪感见涨,再一对比“陆风”展台门可罗雀的光景,一听手指敲击在塑料板材上发出的廉价的声音,不觉暗自舒了一口长气,“中国威胁论”全线崩溃。几步开外,华晨出品的中档轿车“中华”矜持地停放一旁,门窗紧闭——准看准摸不准坐。劳斯莱斯都让坐,“中华”为什么不让?还怕坐坏了不成?拥有驾照、强化上岗的中国留学生含笑地摇摇头。

吉利无疑是本届展会上最热闹的中国人的码头。李书福总裁正在某家中国电视台的镜头面前发表着激情演说,出自美国名设计师之手的二层展台正中大大地书写着“I AM GEELY”字样。董事长赵杰骄傲地告诉笔者:“很多中国记者跟踪报导历届法兰克福车展,还是第一次在我们这里看到专供中国人聚会的地方,大家都感到无比的高兴。”

朋友来了楼上请,有茶喝,有戏看。浙江京剧院12位著名演员被请到法兰克福车展,演出《哪吒闹海》、《美猴王大闹天宫》等经典名剧。外国人看不懂中国国粹,只看出一个“闹”字,大感希奇,举起镜头对准簇拥着汽车、花枝乱颤的凤冠霞帔,闪光灯一气狂闪——至于谁是主角,谁是陪衬,也就不太可能分得清了。

同“中华”轿车一样,吉利此次推出的中心产品——美人豹新款中国龙(CD)也是封闭型候客。同时参展的另四款轿车也代表了吉利目前最高研发水平,包括自由舰、FC-1、豪情203右舵车、海域303H。董事长赵杰表示,吉利在这些新车的研发方面拥有自己的知识产权。不过,鉴于中国民族汽车工业才刚刚起步,无法与外国的百年老厂比拼实力。那么,是否准备“师夷之长技以制夷”呢?赵杰的回答是:“活到老学到老。”

61. IAA 2005 Frankfurt a. M., Bild 4

华普系列

然而,细分“学”字的内涵,不太高明的学法可能导致侵权诉讼,赵杰解释说:“我们在学习的过程当中不断吸收新鲜的血液,世界各地大品牌大公司的工程师、科学家也在为我们工作。例如韩国大宇汽车的副社长分担我们的研发工作;大众在上海的总经理南阳是上海华普的总经理;Dr. Lee——李文波是德国人,为大众工作过20多年,曾经担任大众首席代表,也是大众在中国成功的关键人物,现在担任我的高级顾问。”

接过吉利的产品目录——这还是一本相当简易的图册,不比德国同行做的精致,还被《明镜》记者讥讽为“在校生的作业水平”。然而,除了祝福吉利一路走好,任何一个炎黄子孙恐怕都不忍心苛责中国汽车业界的新生儿尚未做出欧美先驱的成绩。毕竟,这是中国在国际汽车舞台升起的第一面旗帜。正如赵杰本人的慷慨陈词:“总要有人第一个冲锋上阵吧,即使我们最后壮烈牺牲,为了中国汽车工业的明天,也是值得的。”(亚思明现场报导)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