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走访在德中餐馆业者

在去年8,9月份,千余名德国警察和海关人员针对约180个中餐馆和其工作人员的住宅展开了大规模的搜查。搜查一方面是出自汉诺威检察院于同年初逮捕的三名涉嫌以中介之名在向德国介绍中餐馆厨师, 同时采取各种非法手段牟取暴利的中国人。警方取证称通过他们介绍来的厨师每星期要工作80至90小时,每小时工资不足4欧元。

default

另据德国当地的华人报纸报道, 此次大搜查是由于5位厨师对老板剥削员工提出的诉讼引起。无论此事因何种原因而起,它都引起了德国上下对中餐馆经营环境,软硬件条件的再次关注。但是,在迄今为止的媒体报道中,大部分关注的对象都是中餐馆务工人员,以及他们所遭遇的一些不平等待遇。

德国警方对中餐馆展开大规模调查,理由是"保护中餐馆厨师作为劳工的合法权益"。 而调查的时间正值德国受经济危机的影响,就业市场不景气,以及当时即将迎来的德国联邦政府以及多个州政府换届大选之前。但是,这次搜查行动的"保护对象"--中餐馆从业人员却并不一定对此领情。比如在波恩某家餐馆打工的陈姓厨师甚至怀疑警方的搜查行动背后另有玄机。据媒体报道,这名厨师曾表示"长这么大,第一次尝到受辱的滋味。"1300多名参与搜查行动的德国警察听了这样的话,不知会有怎样的心情。

据德国当地华人报纸报道,此次搜查活动更是掀起了一股厨师控告老板之风。 更有律师从中看到了获利的机会,采取各种手段鼓动厨师状告老板。而老板们则以各种协会,总会,联合会的名义发表抗议,对内联手商议应对措施,通过各种传播渠道告知同行应如何面对如此"要挟"。

中餐馆厨师们提出的维权要求到底合不合理, 他们在整个事件当中是不是仅以受害者的身份出现? 这是一个看似简单,却并非三言两语便能说清的问题。

德国《明镜周刊》以江苏农民家庭出身的厨师赵某为例,揭发了中介与厨师签署两份合同的情况,一份中文,一份德文。赵看不懂德文合同,中介说,德文合同只不过是为了获得入境签证走一下形式而已。而事实是中文合同上会直接说明厨师在德国工作后拿到手里的净收入。这种净收入据调查为六百到九百欧元不等。而德文合同上出现的往往更高的工资已经包括了德国规定从业人员应该上缴的例如个人所得税,社会保险,以及医疗保险等等方面的费用。

Chinesisches Nudelgericht mit Stäbchen

在德国开了16年餐馆的B先生一直通过中介在中国招聘厨师,他解释说:"他们德国所谓的法律,每个人报税,工资单出来的时候,每个人,这其中包括雇主与雇员,一人出一半这个税钱。但是咱们合同上面,或者说潜规则里面就没发生这个事情。"

B先生说如果他付厨师每个月1800欧元的工资。而且这个厨师是未婚的,那他就得按照德国的五级税率交个人所得税,以及社会福利险,医疗保险等方面的费用。这个费用在这种情况下是七百欧元左右。按法律规定应该雇主和员工各付一半,也就是350欧元左右。原先的1800欧元的工资去掉这些方面的费用以后,肯定就没有这么多了。这个关键的问题在B先生看来从来没有被提及过,所以才会闹出多起很多人认为的中餐馆老板剥削劳工,不按合同付工资的情况。

来自科隆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餐馆老板Y先生同时也是当地已小有名气的华人华侨联合会的创会会长。这个联合会创立于1996年,其背景是当时德国《图片报》报道称,警察在搜查时发现中餐馆吃狗肉, 为了维护中餐馆的名誉和合法权益,Y先生联合其他中餐馆业主共同创办了华人华侨联合会。 在中餐业已经摸爬滚打四十余年的他告诉记者说:"这个事情每个人有他说自己的道理,但是合同的问题呢,公平不公平都是看你愿不愿意接受的问题。因为在中国大陆你签那个合同的时候两方面都知道。如果厨师过来,太辛苦的时候,住的吃的地方都不合理,那(他们)当然不满意啦。这也有他们做工人的道理......有些老板确实为了省房租的钱,给工人加个一百欧元左右的工资就让他们随便睡在餐馆里......有些老板是很刻薄的,就是给他们一个房间,6,7个人,还是厨房后面一个仓库就给他们睡觉。"

针对厨师待遇确实是不是非常糟糕的问题,B先生说:"三百块五百块的房租问题,你让他们住在地下室,这点绝对不对的。"

但是这在他所了解的五十几家中餐馆里面也绝对属于一两家的个别情况。很多老板无法在很短的时间内为员工在餐馆附近找到住宿的地方,所以就有一些员工住在地下室的情况。但是在B先生看来,报道中所提到的中餐馆厨师居住条件差的问题也不都是老板的错。"我(餐馆)上面六个房间,或者说因为我们中国男人没什么做事情(的经验)。总共八个伙计,如果每个人出一点点心,用十分钟去清理一下。因为老板不住在餐馆,警察来了,上面都这么脏,大家摸心问一下为什么这么脏?很多时候老板也管不了这么多,因为这是私人的问题,我的住宿都已经给你了。那你们就必须得去搞干净嘛。"

Chinesisches Essen

曾经在中餐馆打工十年,如今在科隆步行街上刚刚开始经营自己的新餐馆的X先生告诉记者,他在给别人打工的十年里从来没有过要状告自己老板的想法。倒是有一个和他共事过一段时间的伙计,来到德国后,从同乡口中得知,别人的工资及待遇比他好很多。虽然老板是按合同办事,并且他的这位同乡在X先生看来也有报喜不报忧之嫌,但是,这位新来的伙计心里还是不服,在多次要求老板涨工资未果的情况下把老板告上了公堂,最后以败诉告终。

据Y先生透露,在搜查事件过后,许多在德国与华人社会有联系的律师纷纷行动起来,鼓励餐馆员工们将老板们告上法庭。特别是厨师要离开餐馆的时候。有些律师提出免费帮厨师打维权官司,很多时候都是因为老板们也怕吃官司,有些人又不懂德语,而且厨师还经常以老板可能有偷税漏税等情况为由,向老板索取2000到5000欧元不等的赔金。事成后,厨师律师将这笔钱按一定比例分成。

"那个律师受到钱之后就有分成,厨师也有钱,就回去了。"在Y先生看来,老板和员工之间的关系就像男女朋友一样。有晴天,也有雨天: "你跟你女朋友好的时候后,女朋友也不说你,如果你两个人吵架分手的时候,就说你啦。 ……老板和做工的人是一样的,工人说老板什么什么,没有东西吃,睡在地板上,如果说是想让(老板)赔钱, 那老板会说,你不要再说了,这个问题我们自己解决吧,(这个厨师)就靠诈他一笔钱,就回国了。"

Bildgalerie Kochen mit DW-online Spanisch 4

除了住宿条件差,在这次搜查行动中显现出的厨师工作超时的情况也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在德国,一名全日制的工作人员每星期的工作时间基本是35到40个小时。而在中餐馆工作的员工中,很多人的工作时间大大超过了这个尺度,警方的调查结果是80至90小时。对于厨师工作超时的情况,作为餐馆老板的B先生说:"当大家在工作时间上发生问题的时候,我觉得你不可以说,八小时就是八小时,或者十小时就是十小时,咱们大家可以平心静气的去看看,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每一家大的Hotel,旅社,他们酒吧下面一个值班的人,理论上来说,合同上虽然可以写,比方说你一点钟关门了, 你可以收工了,但是客人还在,你有没有可能让他收工啊?你总不能把客人赶走吧。"

但是,B先生在这里没有提到的一个重要细节是:在德国的餐饮业,许多员工的工资是按小时计算的,在这种情况下,就不会产生加班没有附加收入的情况,但是如果员工拿的是固定工资的话,就会出现这种加班却没有收入的情况,加班多了,每小时的平均工资自然也就降下来了。而在德国,绝大部分中餐馆的厨师都是拿固定工资的。

Y先生坚持认为,德国中餐馆老板和员工的关系就像两个谈恋爱的人,在关系好的时候谁也不会说谁不好,但是在吵架分手的时候,每个人都可能会觉得自己是受害者: "很多老板跟劳工之间的纠纷是相对的,两个都有错,没有一方面是没有错的。"

德国媒体迄今为止的报道中,一直把在中餐馆工作的厨师们放在受害者的一边。厨师们来到异乡打工,确实处于弱势地位。而事实上,也确实有老板为了省钱,在对员工的待遇上不尽人意,甚至不按合同办事。但是,中餐馆业主们也并非没有怨言。有些从中国来的厨师也并不是像他们的专业证书中所写的那样,厨艺精湛,样样菜式精通。出现这样的情况,餐馆老板自然觉得上当吃亏。X先生说:"不好的老板也有,名不副实的厨师也有,几个东西加在一起就产生了这种矛盾。"

这样的厨师来到德国以后,老板不能轻易将其退换,在双方都不满意的情况下,矛盾就会越积越深。但是不管最后谁是加害者,谁是受害者。德国中餐馆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已经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负面冲击。有些德国媒体则继续将中餐馆与黑手党联系在一起,而介绍这些厨师来德国的中介公司也被统一的打上了蛇头的标签。这也给中餐馆业者带来了不小的困扰,B先生说:"(冲击)肯定有的,很多人都曾经问我到底是不是所谓的黑手党……我在乡下,已经在那边挺久的了,但是没办法,他们还是会问我的。"

作者:任琛

责编:谢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