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赫内斯漏税案 – 税务咨询业渔翁得利

拜仁慕尼黑足球俱乐部前任主席赫内斯因偷漏税款被判刑后,不少税务咨询师的生意突然好了起来。他们为那些偷逃税款的人士出谋划策,寻求自首,以求从轻发落。

(德国之声中文网) 2013年,全德国有2.5万人因为偷漏税款而担惊受怕,他们试图通过各种方法来避免触犯刑律。但补报税款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例如:德国居民存在瑞士、列支敦士登、卢森堡等国的存款,其利息收益也必须缴税;如果这笔税款没有及时缴纳、而要事后补交的话,则必须满足"自首"前提才不至于触犯德国刑法。但是,德国司法当局并不轻易承认这类自首;在赫内斯(Uli Hoeneß)一案中,他虽然主动补报,但是依然没有被认定为足以免于刑罚的自首情节。

于是,许多专门从事这类生意的税务咨询师应运而生,他们和刑诉律师合作,为那些提心吊胆的漏税人士提供帮助,力图免于刑责。这些专家,有些甚至原先就是税务局里的公务员,他们对稽税部门的工作方式自然是了如指掌。

税务咨询师郎特(Karsten Randt)介绍说,补报税款的关键在于材料的完整性。"哪怕只是漏掉了一小段时间的材料,或者只是遗漏了某一个税种,整个自首情节就得不到承认。"

Prof. Dr. Björn Gercke

税务咨询律师盖尔克

税务咨询师:24小时待命

正是由于严苛的条件,使得漏税人士必须与税务咨询师紧密合作,才有望通过自首免于刑罚。而税务咨询师也尽量满足客户的需求,开通了24小时服务热线。税务咨询师盖尔克(Björn Gercke)说,他曾经就因为客户的紧急求助而中断休假。"特别是赫内斯案发之后,深夜里的求助电话明显多了起来。"

此外,盖尔克也充分利用了德国司法机关的弱点。比如,他明知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已经忙得焦头烂额,却依然提供给法院大量的补报税款材料;或者他在提交材料中特别强调当事人的高龄及健康问题。有时,盖尔克也会利用一下司法机关各部门之间的权责不清。他认为,这些做法并不违悖原则。而且,这些做法卓有成效--80%的漏税刑事案件,最后都会达成庭外协议。

税务咨询律师

税务咨询律师普罗瓦克

在盖尔克看来,目前司法机关的一大问题是:对待名人太过严苛。稽税部门担心被指责偏袒权贵,因此矫枉过正。德国之声在采访其他税务咨询师的过程中,也佐证了这一观点。

担心被曝光

在税务咨询律师普罗瓦克(Roswitha Prowatke)看来,许多人谋求自首并非是因为良心发现,而是因为担心被发现。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许多根本未曾被稽税部门追究的漏税人士,也主动找律师,谋求自首。许多瑞士银行通知客户,如果不能证明账户内的财产合法上税,账户合同就自动中止。而从2015年起,卢森堡将会启动金融信息交换协议,更是令漏税人士闻风丧胆。

不过,普罗瓦克说,目前还没有客户哭哭啼啼地找来求助。"毕竟大部分客户都是商人。"所以,在她的事务所里,并没有备许多纸巾,咖啡存货倒是不少:客户一进门就能立刻商谈正事,在如山的补税材料中不至于头昏脑胀、迷失方向。

普罗瓦克目前正同时对付300名客户的案件。而在十年前,每年也不过十多起。她说,现在的客户非常谨慎,不少人第一次来时,甚至不愿透露姓名。他们非常担心漏税情节被公众知晓,有时甚至愿意额外付钱,希望法庭能够闭门审理案件。

获利不菲

试图通过自首来避免因偷漏税被判刑,显然需要专业的知识。从事这一行业的税务师、律师们自然也收获不菲。通常,这些律师的咨询费用都以小时来计算,税后价格是每小时300至600欧元,约合德国平均工资的18到36倍。

作者:Wolfgang Dick 编译:文山

责编: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