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赛鸽与鸽价比翼齐飞

过去,赛鸽在中国是底层大众的娱乐方式。现在,富人发现了它,充实了它,也玩贵了它。

(德国之声中文网)价格直上青云。还在拍卖行成交之前,人们已开始欢呼,一项新的纪录诞生了!200万元!这是一只白灰相间的赛鸽11月在北京拍卖到的价钱。20年前,40万元一只赛鸽,就被看成是天文数字。行家说,这些年来,每年赛鸽价格的增长率为10%。

但这桩买卖并非真格。买主是一名叫郭伟成(音)的药界大亨,他买下的赛鸽本来就是自己的。此举是为了自己的赛鸽做宣传,即便为此要向拍卖行缴纳40%佣金。

不过,其他拍卖倒是真的,其中包括几项价值超过10万的拍卖。拉尔森(Ulrik Lejre Larsen)是一名丹麦养鸽专家,像多名欧洲人一样,拉尔森从中国赛鸽蓬勃的发展势头中获得了不少好处。他说,"这里的价格远非其他地方可比。"另一名赛鸽专家也说,"简直是疯了一般。"

为什么赛鸽可以长途飞行而不迷失方向,科学家迄今为止没有给出满意的答案。养鸽在中国有着1000多年的历史。过去,它们经常被用来传递军事情报。

赛鸽何以成为比赛冠军,到底有什么诀窍,基本上无人知晓。并非喂养的好,就能取得比赛好成绩。因此人们非常看好"退役冠军",尤其是来自比利时的。

中国一名叫高富新(音)的商人以迄今最高价31万欧元的价格买下一只比利时赛鸽,名叫波尔特(Bold),它曾是奥林匹克的比赛冠军。但中国海关对此查的很紧,这只鸽子被扣留,高富新则补交了10%的关税。后来比利时大使馆干预,波尔特获得自由。有人说,它在北京的某个地方,但高富新对采访请求没有回复。

赛鸽成了富人的游戏

中国有上百个赛鸽俱乐部。本来赛鸽是底层社会的活动,从本世纪初开始,富人赛鸽俱乐部也开始饲养信鸽并进行飞行比赛,他们兴致高昂。有批评声音说,相关的博彩活动属于非法。北京西郊的一个赛鸽俱乐部是中国最豪华的。它坐落在装点着古希腊廊柱的建筑里。举办活动的日子里,停车场排满了奔驰、奥迪等高级车辆。

Smog China Peking Stadt Symbolbild Umweltverschmutzung Luftverschmutzung Asien

往哪里飞?

赛鸽所在的房屋内都有空凋,它们的喂养受到严格控制和调配,这一切的目的是让赛鸽飞出最好的速度。它们按期试飞,在空气严重污染的北京,这样的飞行不是没有风险。"碰上雾霾天气,它们中的一些就会迷失方向。"一名来自台湾的赛鸽主人说。

赛鸽飞行比赛是完美的赌博方式,因为永远没人知道谁会赢。

这绝对是面子问题

北京的这家豪华赛鸽俱乐部每年举行两次称作"铁鹰"赛事,每次包括4轮比赛。报名费极高,而获奖奖金的总和也超过240万美元。

Reichtum in der Welt

中国富人青睐的劳斯莱斯轿车

比赛开始前一天,赛鸽主人们不惜行驶500公里的路程,赶往赛场。放飞6小时后,赛场仍然一片安静紧张的气氛,没有人说话,只能听见赛鸽主人或教练嚼花生的声音,他们在等待鸽子的回归。

突然间,天际出现了首个灰色的鸽子,它直奔自己的鸽窝,同一时间,人们看到电子计时钟上显示出赛鸽冠军的飞行时间。

4轮比赛下来,总分最高的胜者是那只标号为04010的信鸽,其主人是药品企业家郭伟成,《财富》杂志估计他拥有的财富近13亿美元之巨。

"铁鹰"比赛规定,赛后1个月,获胜信鸽必须强制性拍卖。拍卖的时候,郭伟成为保住自己的获胜信鸽,不断出价,甚至不顾高昂的佣金。

他说,"这是绝对的面子问题。我是疯了。我根本没赚钱。"说完,司机便请他入座一辆灰色的劳斯莱斯轿车,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