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贺卫方:从此在社交媒体不再发声

法学学者贺卫方透过美联社表示,今后在任何社交媒体都不会再公开发表任何文字,原因是当局对言论自由的压制达到了数十年来前所未有的严厉程度。他也表示不会在脸书和推特这样的“墙外”平台上发声。

Veranstaltung Der chinesische Traum von einer harmonischen Gesellschaft Heinrich-Böll-Stiftung (DW/P.Zhang)

贺卫方资料照片

(德国之声中文网)周五,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对美联社表示,由于当局不断地关闭其个人博客,封锁其新浪微博和两个微信账户,所以他未来将不会在社交媒体上发声。

贺卫方是中国知名法学学者,也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的重要声援者之一。在习近平执掌下的中国,贺卫方是公共知识分子在高压之下被迫放弃发声的最新案例。在过去的五年里,中国在言论自由和公民社会自由方面大幅倒退,而崇拜毛泽东的极左思潮却在不断壮大。

"我感到彻底的无助",贺卫方在电话中对美联社记者表示,"感觉我发出任何声音都是不被允许的。"

在过去十年里,贺卫方发表的文章和帖子数量众多且涉猎甚广,从针砭社会时弊,到关注建筑艺术,在中国知识分子圈内吸引了众多粉丝。尤其是他撰写的有关法治和时政的散文,低调却不失尖锐。根据贺卫方自己的统计,他的粉丝读者数量在最高峰期间曾突破2千万。今年3月,当他的新浪微博账号被冻结的时候,关注人数大约有190万。

Screenshot Weibo-Microblogseite des chinesischen Juristen Prof. He Weifang (weibo.com/weifanghe)

贺卫方新浪微博上最后一条帖子是在今年3月17日发的

不过,在过去五年里,贺卫方在网络上不断遭到中共体制捍卫者的严厉攻击,甚至还有极端毛左派人士在公开场合举行示威,抗议贺卫方的自由化言论,并称其为"右派"。

2015年1月,"求是网"的一篇文章《高校宣传思想工作难在哪里?》点名批评了贺卫方和陈丹青两位学者,称"抹黑中国正成为当下某些人的时尚追寻,一些教师运用他们手中的知识权力影响青年人,不断地抹黑中国"。这篇评论引起舆论热议之后,《环球时报》又出面评点,称贺卫方等人在舆论场很活跃,现在反过来被媒体点名批评,这是他们应当承受的。"哪有只能他们搞批评,自己却谁都惹不得的道理?"差不多从那时候开始,贺卫方的言论空间就开始受到严重压缩。

"在过去的40年里,知识分子的言论自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受到如此严重的限制",贺卫方表示,"这令人感到出离愤怒。"

自从2012年习近平接管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职务以来,其他不少知名自由派学者也都受到了系统性的"噤声处理"。比如主张自由市场体制的经济学家茅于轼主办的"天则经济研究所"网站被关闭。而《炎黄春秋》杂志也在去年被上级部门强行接管,原编辑团队被排挤或解职。

而主张法治和宪政的贺卫方也早已被当局视为眼中钉。在2008年签署了"零八宪章"之后,贺卫方一度被北大法学院"发配"到新疆石河子大学任教。不过最近几年他又回到了北大任教。多年来,贺卫方始终坚持指出,缺乏司法独立性是中国政治体制中的一个痼疾。

今年1月,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一次会议中称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坚决同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错误言行作斗争。贺卫方就此发表微博称这种说法"不可理喻":"无论怎样的国度,司法如果没有独立性,…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冤屈遍地,引发造反。…把司法独立说成是什么西方观念,必欲除之而后快,是真正的祸国殃民的言行,完全是在开历史的倒车。"

当贺卫方决定停止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言论的消息在中国知识分子圈和异议人士圈内传播开之后,不少人劝说他可以将阵地转移到脸书和推特上--这两个都是在中国大陆被封锁的社交平台。但是贺卫方表示,他考虑过这个选项,但是仍然决定放弃任何不能为大多数中国读者自由进入的社交媒体平台。

"不管什么时候,我只要是在写作,我总是想象着我的读者应该是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贺卫方说。

雨涵/石涛(美联社)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