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曼″脱缰,红线何在?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9.05.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费曼"脱缰,红线何在?

乌克兰女性组织“费曼”的出场,从来是喧嚣而引人侧目的。她们发起袒胸露乳的反伊斯兰主义运动-“上空圣战”,得到毁誉参半的反响,一些穆斯林妇女感到自主权受到侵犯。

(德国之声中文网)"费曼(Femen)"运动的主要诉求是反父权主义(Patriarchat)及反对压迫女性。她们的出现至少总赢得了轰动效应。前些日子,她们为支援受到死亡威胁的突尼斯女权主义者阿米娜·泰勒(Amina Tyler)而在欧洲各大城市发起了"上空圣战(Oben-Ohne-Jihad)":例如在柏林最古老的清真寺或巴黎的突尼斯大使馆前。她们在赤裸的胸前写着:"还阿米娜自由"及"X伊斯兰(Fuck Islamism)"。

Facebook Amina Tyler Frauenrechtlerin Tunesien

阿米娜·泰勒的脸书

今年三月,阿米娜·泰勒把自己的上空照片上传社交网络,在裸露的皮肤上写着:"我的身体属于我自己"。当突尼斯极端保守的伊斯兰教士要求以石刑(Steinigung)处死阿米娜时,"费曼"女性主义者发出采取抗议行动的呼吁。

穆斯林妇女不认同

其后,阿米娜在接受一家法国电视台采访时,对于"费曼"的公开支持表示高兴,但认为烧毁伊斯兰教旗帜的行为很过分。她说:"这种做法得罪的不是某些人,而是全体穆斯林" 。此外她还表示,担心自己可能有生命危险,考虑离开突尼斯。

Frauenrechtsgruppe Femen Protest in Berlin für Amina Tyler

"上空圣战"在柏林

"费曼" 毫不妥协的抗争行动和写在海报或身体上的挑衅语言,遭致了一些人的反感,因而一个针对"上空圣战"抗议行动的"穆斯林妇女对抗"费曼"(Muslim Women Against Femen)"的组织应运而生。她们在脸书(Facebook)上宣称:"费曼"患了"伊斯兰恐惧症",是帝国主义者。

野蛮女权主义-"费曼"

Hilal Sezgin Schriftstellerin

希拉尔.塞琴

女作家及记者希拉尔.塞琴(Hilal Sezgin)对"费曼"女性团体的抗议活动持批评态度, 她说:"我很惊奇,2013年的今天,这种粗暴和简陋的女性主义居然还能存在。90年代初我也积极参与过争取女权运动,例如有关争取妓女权益的问题等。那时我们就思考,要怎么做才不至于侵犯到妇女的自主权,或使她们成为众矢之的。"

现代女权主义者寻求的是解决妇女问题的具体方案。塞琴指出:"我们从女权主义的实践中吸取的经验,就是,维护女权是体现妇女们互相团结、支持的一种方式。我们应该从这种形式的团结中,去了解可能与自己志同道合的对方。而这正是"费曼 "女性欠缺的一部分。她们采取陈旧,充满偏见的"伊斯兰恐惧症"手段:用自认为的"西方式自由",坦胸露乳地直面被压迫的蒙面妇女"。

坚持"费曼"模式

Frauenrechtsgruppe Femen Protest in Mailand für Amina Tyler Topless Jihad

"费曼"模式

五年前成立于乌克兰的"费曼"女性组织,为自己的行动方式提出辩护:无论抗议的对象是谁,"费曼"坚持自己的抗争方式,"妥协"不在考虑之列。"费曼"行动者舍甫琴科(Alexandra Shevchenko)表示:"妇女被压迫就是被压迫,走遍天下我们都会采取相同的抗议行动"。

她接着说到:"我们理解许多穆斯林妇女的看法,认为我们对她们的生活方式指手画脚。但事实并非如此"。"费曼"不希望被误解,然而这难解的结,却形成她们与当地女权维者护者之间难以逾越的鸿沟。女作家塞琴要求的"对话"显然还没有实现。

舍甫琴科说:"我们正在寻找能够认同我们的穆斯林妇女告诉我们说:是的,我们跟你们是一样的,同你们一样感受到那种对女性的束缚;我们支持你们进行的斗争"。舍甫琴科表示 乐意同穆斯林国家的女性维权者合作,前提是,她们必须支持"费曼"活动者的观点及她们的抗争手段和方式。 

作者:Jennifer Fraczek   编译:杨家华

责编:洪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