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财富与浮躁-德国记者看中国富豪

9月29日,巴菲特和盖茨这两位世界顶级的财富象征者为中国富豪开设的“鸿门宴”正式开宴。此前德国记者在北京走访了一对属于最富有阶层的兄弟,在富有者的共性中却也看到一些例外。

default

黄光裕是中国曾经的最富,中国富人起伏之大也是世界罕见的

"我的钱宁可拿来投资"

餐馆业大亨马金(化名)在他位于北京市中心的宅第的一个餐厅里兴味索然地来回地走着。这座豪宅面积约为7000平方米、有皇家宫廷的气派。这个47岁的男子脸色苍白,头发抹得油光铮亮。一名员工向马先生那里奔去,帮助他脱下灰色的外衣。在啃烤鸭的空隙里,马先生嘟囔着:"我不支持巴菲特和盖茨在我们这里办这个募捐宴会。我的钱宁可拿来投资。"

马先生不是唯一这么想的人。在受到盖茨和巴菲特邀请参加9月29日盛宴的的亿万富豪里,只有一半的人答应前往。每个人都有避开慈善这个话题的不同的理由,比如反对强迫捐款,外国人不要干涉内政,中国的体制还没有走得那么远。

许多中国媒体把国内富人的反应作为重点题目来报导,他们用"挺宴派"和"斥宴派"这两个概念制造出首鼠两端来,被写进大标题里的有:"裸捐","挑战","中国富人怕不怕盖茨和巴菲特",潜台词是:在金钱的海洋里漂流的这些人花钱消费不眨眼,但对道德毫无概念。

100瓶顶级波尔多红葡萄酒

听马先生说话,真的会有这种感觉。他对着手机大笑着说:昨天你真的喝掉了好多金子。在感官快乐之夜后睡一个好觉,跟业务伙伴碰头吃饭,玩一局高尔夫,在室内浴场里享受按摩,有时也许也享受按摩女。这大体上就是马先生过的日子。他出生于一个有"红色背景"的家庭,跟政界和军界有关系。但他强调,他的财产是辛苦挣来的。

马先生有过很多经历,很愿意讲他那些个故事。比如他在巴黎,看到一家宾馆门口停着两辆劳斯莱斯。他让人找到车主,要从他手里买下一辆。但对方不愿意卖。她的太太向他要钱,他随手就会给她1万欧元。他的一个朋友跟一名台湾商人打赌谁更有钱,在这两个人轮流把100瓶顶级波尔多红葡萄酒摔碎在地上之后,那个台湾人哭着跪下了。在饭后穿越庭院散步时,马老板说:"这里很多人富得太快了。"

富人中的贵族

他的哥哥马军(化名)若有所思地点着头。这位五十五、六岁的男子手上不戴厚厚的表,却缠着佛教的菩提珠串。他精神集中地听着,姿态平静,语调温柔。在中国富人里他给人以贵族的印象。他的话也说得不一样:"有些人不相信国家控制的慈善文化。私人要办点什么事儿很难。"

马军是富人中少数想得比较远的人之一。他们提供最新的翻墙软件,建议人们去读批评性作者的文章。他敢于说不少人敢于想的话,"在疯狂消费后面隐藏着一种深处的不安。"

他举例说,尽管在国内房地产市场上利润巨大,有些有钱人也愿意到国外去投资,以求获得长期稳定的收入。他们把孩子送到美国或者加拿大去读书。通过投资,他们在那里获得绿卡。越来越多的人对中国高速的发展失去信任。中国政府对富人的要求是,或者是捐钱给国家机构,或者就沉醉在消费欲里。

马军所描述的中国政府的想法,不仅是针对富人的,也是针对很大一部分民众的。他认为,因此谈不上什么社会妒忌心理。买路易威登和卡地亚的商品,是许多人的生活目标。人们的不满是针对干部的,而不是针对过度消费。象马金这样的富人是社会的一面镜子,而马军们在富人中是少数。

作者:贺志勇 编译:平心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