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谷歌一代”的表面化烦躁化

互联网是让人变笨还变聪明呢?对此,自有互联网以来科学家们就一直在争论着。英国一个最新调查表明:互联网用户虽然能很快找到想要找的东西,他们很没有耐心,但最终可以找到想找的一切。但对找到的东西他们接下来不知道该怎么办,找到的内容不进行核对,不归类,不审核。所有年龄层都是这样。德国之声记者从伦敦发来如下报导。

default

万众谷歌

匆忙地东点西点,不耐烦地在众多网页里检索关键词,遇到第一个收获就结束寻找过程。这就是今天互联网上的检索方法。迅速,表面,尤其是不对找到的信息进行准确的审核。英国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与英国图书馆(British Library)联合进行的最新调研称,所有互联网用户都是这样干的,无论年龄,无论是卖冰淇淋的还是大学教授。

参加这次对所谓“谷歌一代”(Google Generation)调研的英国图书馆专家纽曼(Joana Newman)说:“他们观看多于阅读,受图片和动画牵制,引导。这样获得信息的绝非仅仅是非常年轻、没有互联网就完全无法认识世界的那些人。所有年龄层都是以这种表面化的方式对待网络资料的。而且所有人都同样的烦躁。不是立即出现的,就不进入收藏范围。假如不采取措施,长期地看这将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

一方面,每个有上网条件的人都可以把从未有过的丰富资料搬回家去。这个虚拟世界从这个意义上说拆除了信息障碍。人们不必离开自己的写字台,不需要考虑图书馆的开门时间,不必去懂得一层层复杂的检索系统。然而,这巨大的信息供应量也带来问题。怎么选择正确的信息呢?谁是专家,谁是吹泡泡的,怎么在互联网上审核这一点呢?这是互联网用户们根本就不考虑的问题。这是英国这个调研报告给出的可怕结果。这意味着,随着虚拟世界的继续增长,归类、评价和批评性地刨根问底的能力就将继续萎缩。

纽曼认为,从长期看这将给我们的科学社会带来危险,“在互联网的森林里检索,是个学习过程。要知道,不光有Google一个搜索引擎,而是有一堆。要知道,各公司使用各种技巧,让它们的名字始终出现。这里需要学习。必须启蒙,让孩子们知道互联网是怎么运作的。还有政府,它必须保证传统的图书馆存在,使之成为这个虚拟世界上能帮助人们摆脱错误的和正确的信息的指路者。”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真正的阅读在不断地减少。为此,伦敦的科学家们还调查了只读报纸网络版的报纸订户。这些人中有60%顶多比较仔细地阅读3页,然后就再也不会把同一篇文章再次调出来。在这方面,年龄同样不起作用:关于主要登陆Facebook、维基等的多半是特别年轻的人这种陈词滥调已经属于过去。现在就是60几岁的有学业根基的人也关注博客等互联网部落。科学家们由此得出一个教训,他们要求人们重归专业性:必须继续发展技术和责任感。尽管英国这个调研报告1月中就已经公布,但至今几乎没有引起什么反响。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