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谁来拯救中东和平谈判

俄罗斯希望今天开始的联合国安理会部长会议能够挽救已在死胡同徘徊多时的中东和平谈判。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向中东释放了重起和平进程的明确信号。那么,该地区的当事国即刚刚上台不久的以色列新政府和巴勒斯坦民族自治政权的领导机构又是怎样看待这一事务的?

default

克林顿和佩雷斯

"政治层面上,我们对此已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我们需要和平谈判,不能拖延,不能提出先决条件。越快越好。"说以上这番话的是以色列新当选总理内塔尼亚胡。一名在过去一次次导致和平努力化为乌有的政治家,一个数周来领导着一个右翼联合政府的总理,能够说出以上这些话,显然有些让人吃惊。人们从他那里原本不会等来和平的任何动议。不过,华盛顿的信号再清楚不过了:奥巴马几乎在各个重要领域都开创了新的局面,这里,他也希望一改前任总统对以色列毫无保留的支持,取而代之引入一条清晰的中东路线,他的目标便是重新开启新的中东和平进程。

以色列亮起了警示灯,人们开始谈论耶路撒冷和华盛顿之间存在的严重分歧。时间紧迫,以色列必须有所作为。佩雷斯总统第一个访问了华盛顿,他对国人做出保证说,以美之间的友谊不会发生任何动摇。"我没有发现美国同我们的关系上出现了裂痕。"

佩雷斯还做出保证说,内塔尼亚胡要保住联合政府不垮台,担子不轻,但他应该是对和平承担了义务的。即便是争议最多的以色列外长利伯曼也在其欧洲之行期间,竭尽全力做解释宣传。"我们的目标是,达成一个能够就稳定而内容广泛的解决方案进行协商的状态。这个解决方案必须保证安全。我再说一遍:我们现在刚刚就任5周。不可以要求一个刚刚起步的政府已做出所有的规划。"

然而,他们显然是有自己的规划的。内塔尼亚胡和利伯曼已在各种场合无数次重申,他们很可能同叙利亚谈判,但不同巴勒斯坦谈。他们还表明,他们不认为国际上达成广泛共识的所谓两国解决方案是中东和平的基础。对以色列的如此反应,华盛顿颇为震惊并开始考虑制裁方案。不过在采取制裁之前,还要仁至义尽,将道理说全。美国副总统拜登在犹太人公共事务委员会大会上进行演讲时说:"我要说,不要再继续修建犹太人定居点,拆除在巴勒斯坦土地上修建的所谓界外点,给予巴勒斯坦人自由活动的空间,让他们有从事经济活动的可能,让他们更多地担负起安全责任。这将是一个值得钦佩的和约。"

但事实是,以色列离这样的让步还相距千里。以色列甚至设置了新的障碍,为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重返谈判提高难度。以色列提出,阿巴斯必须明确承认以色列是"犹太国家"。由此,阿巴斯非常愤怒,因为假如他这样做,那么他同哈马斯之间的纠葛便永远无法排除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犹太国家呢? 我们一直将它称其为以色列国家。人们可以这样或那样称呼它。但我可以在电视里大声宣布,我不同意犹太国家这个称法。奇怪,这个称法居然在安纳坡利斯提出,我们也讨论了良久。我说了,怎样定义这个国家不是我的任务。你尽可以将它称之为希伯来国家或其他什么,跟我都没有关系。对我来说,的确存在着一个以色列国家,它的界限是1967年的界限,不大也不小。除此之外,我不会承认任何东西。"

华盛顿将开始同中东问题的主要角色逐一会谈。接下来几周,美国将会对此做出明确表态。在以色列,一些人把对中东的政策同美国对伊朗的新战略联系起来,他们突然发现了同欧洲原来是那样的亲近。欧洲在中东和伊朗问题上显得很不灵活。美国的内塔尼亚胡支持者开始将其强硬态度说成不过是"谈判资本",并称,内塔尼亚胡不会执行这种路线。虽然目前还看不到对此的证实,但内塔尼亚胡很乐意接受强硬派对他的支持。出访华盛顿之前,他说,他的招数还没有用尽:"我想,通过同奥巴马以及阿巴斯的合作,我们可以让怀疑者看清谎言,并以此震惊世界。"

作者:Peter Philipp / 李渔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