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谁来为核电下马买单?

德国联邦政府迅速做出核电站下马的决定,但是谁来承担关闭核电的费用问题,却迟迟难以澄清。多家德国能源公司状告法庭,要求政府给予赔偿。

(德国之声中文网)事情来得有些令人措手不及:2011年3月14日,也就是德国电视节目播出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爆炸的消息两天之后,联邦总理默克尔便表示:"我们不能无动于衷地继续墨守成规。"紧接着,各联邦州核监局便仓促做出决定,让德国最老的7家核电站和出现故障的克吕摩尔 核反应堆停止运营3个月-也就是所谓的核禁令。

接下来就是反反复复的核电下马问题:2010年10月,默克尔领导下的政府推翻了其前任政府在2002年做出的有关核电下马的决定。2011年6月,默克尔政府又改变政策,决定关闭8家核电站,剩余的9个核电站在2022年之前分阶段下马。

Deutschland Kernkraftwerk Grohnde gehört zu Eon

核电下马电力公司要求国家提供巨额赔偿

5年过后人们才逐渐明白,这一草率做出的决定将带来什么样的代价:德国最大的核电运营商AKW感觉其财产被剥夺,要求国家给予补偿。这场官司已经进行了大约20个回合,现在只等法院做出判决,涉及的赔偿金高达近200亿欧元。

期待意昂案的判决

在联邦政府做出核电下马的决定之后,德国最大电力公司意昂(Eon )被迫关闭了它的伊萨尔1号和下威悉河核电站。现在,意昂公司已经将联邦政府以及巴伐利亚和下萨克森州州政府告上法庭,要求赔偿3.8亿欧元。汉诺威地方法院将在7月4日就此案做出判决。

巴符州能源公司(EnBW)也因核电禁令与政府对簿公堂,要求国家赔偿2.61亿欧元。但是今年4月,波恩地方政府驳回了其诉讼,论据是该公司没有及时就核电禁令提起诉讼。如果波恩地方法院的这一驳回理由被借鉴,意昂公司胜诉的可能性也会非常有限。因为和EnBW公司一样,意昂同样没有及时对核电禁令提起诉讼。

Deutschland Kernkraftwerk Unterweser

福岛核事故后德国部分核电站很快被关闭

而德国电力公司 (RWE)的境况则与上述两家公司不同。该公司早在2011年4月就递交了诉讼状。2013年初,黑森州行政法院宣读了一份获得联邦行政法院批准的判决书。根据法院的裁决,政府立即暂时关闭比布利斯A和B核电站违反法规-因为在做决定之前,没有按照法律程序对电力公司进行听证。

控告政府"剥夺财产"违法

德国的四大电力巨头,莱茵集团(RWE)、意昂(Eon)、巴登符腾堡能源公司(EnBW)以及Vattenfall电力公司与政府对簿公堂,并非仅仅是因为核电站被禁。同时,他们多次上书联邦宪法法院,指控政府加速核电下马的决定违法宪法。这些电力巨头们一致强调,无偿剥夺财产违反宪法。

如果法院对这些电力公司做出有理判决,他们就将争取损失补偿。而所涉及的赔偿数额巨大:意昂( Eon)公司要求赔偿80多亿欧元,莱茵能源公司(RWE)要求赔偿60亿,Vattenfall公司要求赔偿47亿,该公司同时也在一家美国仲裁公司提出诉讼。

提出折中建议

绿党政治家克里舍尔(Oliver Krischer)猜测,电力公司向联邦宪法法院提出上诉是一种施压手段,目的是迫使政府在为核垃圾提供资助方面做出让步。因为与此同时,一个核能委员会正在讨论核电运营商和国家如何分摊核垃圾的中间存储和最终存储费用问题。

Atommüll Fässer in Morsleben Archiv 2009

核垃圾存储费用高昂

任何人都难以估算核垃圾的最终存放费用。预计这个风险将会转嫁到纳税人头上。

今年4月底,该核能委员会提出了其建议:关闭和拆除核电站的费用由电力公司承担。同时,由意昂(Eon)、莱茵(RWE)、Vattenfall 和 巴登符腾堡能源公司(EnBW)4大电力公司向一个基金会注资233亿欧元由其负责核垃圾的中间和最终存放问题。国家则对公司未来承担责任。业内人士和生态学家估计,整个费用可能至少是预估的一倍-一旦费用太高,将由纳税人承担后果。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