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谁将是马列主义神学的终结者

中国经济学家茅于轼发表网文《把毛泽东还原成人》,谈对中共党史学者辛子陵著作《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的读后感。而中国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则以公开信方式,呼吁取消马列主义在中国的神学地位,将马、毛、邓的思想、理论从大学必修课中去除。

Marx und Engels_22207973 ArTo - Fotolia 2010

柏林的马克思、恩格斯塑像

质疑马列主义直接震撼政权的稳定性

毛泽东的巨幅画像虽然仍然高高挂在天安门城墙上,但对中国人来说,这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领袖早已走下神坛。马列主义虽然还是中国学生政治课必修内容,但事实上,一般的中国人,也包括大部分共产党员都早已忘记了什么是马列主义。尽管如此,在红歌四处响起、政治气氛肃杀的当今中国,学者和公共知识分子公开批判毛泽东、公开质疑马克思主义、公开要求去马克思主义化仍然非同寻常。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评论说:

"这一封信、一封评论写法不一样,但目标是一致的,就是使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从几十年来强加给他们的政治意识形态的神话下面解放出来。但是,因为这两篇文章富有根本的批判性,所以一方面我们要佩服他们勇敢无畏的精神和责任感,但同时也要清醒地看到,他们二位批评的声音只会在中国的民间-如果文章得到流传的话-产生强烈的反响,但在党政系统内部,虽然少数人会内心里同情、甚至赞成二位的观点,但是不太可能在党政系统里引起公开的讨论,更不要说赞同了。"

丁学良认为,让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做出否定的评价无疑是直接震撼到政权的稳定性。无论是打破毛泽东的神话,还是取消马克思主义的神学地位,涉及到的都不仅仅是一个理论问题,或者意识形态的问题,而是对中共政权基石的挑战。香港时政评论员林和立也认为,写入中国共产党党纲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仍然是中国共产党打击异己的工具:

"谁都知道中国现在奉行比较特殊的国家资本主义。传统的马列主义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是,中国共产党因为还是把自己定位为一个马列主义的政党,所以不可能公开地说不搞马列主义。过去一两年,北京高层觉得中国有些资本主义自由化,比如颜色革命,有些人要搞多党制,所以他们高挂马列主义、毛泽东这个牌子来打击反对力量。"

讲道理有出路吗?

张雪忠在5月13日发表的致中国教育部长的公开信中批评中国"在教育领域用强制或变相强制的方式,向人们灌输特定的哲学思想和政治观点","扭曲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人格,扼杀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良知......"。他因此建议教育部"取消大学及研究生入学考试政治科目,并将"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等课程从大学生公共必修课程中去除"。在这封长信中,张雪忠还试图从想要民族发展就不能排斥异见,宪法规定公民有思想、言论、宗教信仰自由的角度阐明自己的观点。

对此,丁学良评论说:"这些声音只要让他传播,它一定不会微弱。因为绝大部分人从常识角度看都会相信中国这些爱国、爱民、爱自己国家历史和文化的这些知识分子讲的大部分道理,问题是这些声音不能得到传播。所以我想这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事。他要跟你讲道理就好了。执政的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政治意识形态,不是把它当作一个道理来说。"

目前,中国左派网站"乌有之乡"发起征集签名的活动,想以提起所谓"公诉"的名义"制裁"茅于轼和辛子陵。张雪忠也受到就职单位华东政法大学的压力,包括可能不再被续聘。丁学良认为,中国现在的左派不管是以老的名义还是新的名义,其实并不是从思想信念出发而行动,而是一种作秀。林和立也认为,目前共产党内的派系争夺的只不过是政治局的位子和经济上的利益,在保持共产党所谓永久执政党的地位的问题上都坚持用强有力的方法严打不稳定因素的方针。林和立说:

"目前北京维持稳定,保证十八大成功召开,也保证颜色革命不会在中国发生,那么,他们首要对付的是象刘晓波、艾未未这样所谓有公开政治行动的活跃分子。比较纯粹的学者受到严打的机会低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会受到大学方面或是政法方面的警告。目前中央打压异议分子、公共知识分子、非政府组织的严厉程度是1989年六四以来最严厉的。目前当局是要高度维持稳定,我看这个局面会维持到十八大召开,甚至在2013年新的领导层成立之前不会放宽。"

比起想同中共"讲道理"的公共知识分子,丁学良更将希望寄托于年轻一代。尽管中国教育领域采用强制或变相强制的方式灌输特定的理论,年轻一代并没有变得麻木、迟钝或教条:

"在这个问题上,反而象韩寒这样的年轻人更明白,知道这些事情不是让你讲道理的。所以韩寒他们写文章到了非常超脱的地步。他们非常坚强,非常明白,同时也非常简单,因此非常稳固。"

作者:乐然

责编:叶宣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