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驱逐叶海燕?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7.07.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谁在驱逐叶海燕?

叶海燕诉广西博白县公安局行政违法案将于7月18日在博白县法院开庭。人权活动人士表示,她遭受到专制公权力和狭隘性别文化的合谋迫害。

(德国之声中文网)7月18日,叶海燕诉广西博白县公安局行政违法案将在博白县法院开庭。她的代理律师梅春来在微博通报了这个消息,透露"该案极有可能逆转"。叶海燕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她对胜诉的期待不高。

叶海燕因为多年来支持性工作者和艾滋病患者(或HIV病毒携带者)权益、反对虐待儿童而广为人知,今年5月27日她在万宁市第二小学门口举牌"校长:开房找我,放过小学生"之后,更成为新闻焦点人物。

5月8日,海南省万宁市第二小学6名女生失踪(年龄最小的11岁,最大的14岁),第二天被发现与与两名成年男子在酒店开房过夜。其中一名男子是她们的校长陈在鹏,另外一名男子是万宁市房管局办公室副主任冯小松。此事件发生之后,当地警方为施害者开脱,引发群情激愤。随后警方迅速拘捕了犯罪嫌疑人(现已一审判决陈在鹏有期徒刑13年6个月、冯小松有期徒刑11年6个月),官方同时控制舆论,试图息事宁人。

Bildnummer: 59056537 Datum: 16.07.2010 Copyright: imago/EQ Images Eine Prostituierte steht beim Sihlquai am Strassenstrich und wartet auf Freier. PUBLICATIONxNOTxINxSUIxAUTxLIExITAxFRAxNED kbdig 2010 quer Inland Strassenstrich Strich Sihlquai Prostituierte prostitution Dirne Nutte Freier Sex Sexgewerbe Zuhaelter Zuhaelterei Menschenhandel 59056537 Date 16 07 2010 Copyright Imago EQ Images a Prostitute is the at Streets and waiting on free Kbdig 2010 horizontal Domestically Streets Line Prostitute Prostitution Strumpet Whore free Sex Slacken Sex trade impress Zuhaelter Trafficking in human beings

叶海燕多年来支持性工作者和艾滋病患者(或HIV病毒携带者)的权益

5月27日,叶海燕等人在万宁市第二小学门口举牌抗议,其中一条标语"校长:开房找我,放过小学生"(抗议牌上留有妇联电话和叶海燕姓名)成为网络热点,激发更多模仿抗议者。随后20天内,海南、山东、安徽、河南、湖南和广东曝光8起校园性侵案,多名女童受害。

5月30日,十余人闯进叶海燕在广西博白的居所,对她进行身体攻击。其中有当地旅店经营者,声称叶海燕于2012年曝光当地性工作者情况,影响了旅店的名声。出于自我防卫,她去厨房取出菜刀,将这些人赶离家门。随即,博白警方以故意伤害为名将叶海燕行政拘留。

博白县公安局的官方微博6月3日发表声明称称:"叶海燕因故意伤害被拘留13日;与其网络行为无关"。但叶海燕认为,这是政府对她去万宁举牌抗议的报复。她对万宁警方提起诉讼,要求取消拘留令并支付1万元精神损失费。

广西、广东相继驱逐叶海燕

行政拘留期满释放回到住所,叶海燕发现迎接她的是大批不明身份的人高声叫骂,让她"滚出博白",大街上还拉起辱骂她的横幅,上书"大鸡婆(当地对妓女的蔑称)叶海燕伤风败俗,滚出博白去!"等标语。这些横幅也让事态更加清晰,很多中国都明白了驱逐叶海燕是政府行为。因为中国街头标语从来都是官方垄断,未经允许的街头聚会也是违法行为。

叶海燕被迫离开广西博白,搬到广州中山居住,随即被断水断电。7月6日凌晨,叶海燕及女儿、男友,连同家俱一起,被当地警方拉到荒野抛下,并告知她广东不欢迎她,不许再来。当晚,叶海燕来到广州,试图借住支持她的艾晓明教授家,遭到当地警方阻挠。

现在叶海燕居住在湖北父母家中。当地警方先后两次上门"问候",表示愿意帮她解决女儿上学等问题,同时希望她不要再惹出麻烦。

来自公权力与社会文化的污名

叶海燕对德国之声说,万宁警方对她的污名影响很大,现在住地的村民都认为她故意砍人及从事不良工作,致使她的父母承受很大的压力。她说,经过这一系列的羞辱和驱赶,她感到很疲倦也很失望,对万宁的官司不抱期望。但是,她还是要去做。以后也会继续从事维护性工作者权益及妇女儿童权益的工作。

7月16日,清华大学法学院证据法中心主任、副教授易延友在微博上谈论李天一涉"轮奸案"时表示,"强奸陪酒女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在受到网民抨击的同时,也得到一些知名人士的支持。叶海燕表示,在这种社会文化之中,她所从事的工作受到的环境压力可想而知。

In this Saturday, July 3, 2010 photo, policemen take part in a daily training at a police station in Urumqi, in northwest China's Xinjiang region. Teams of police patrolled streets in the western region of Xinjiang on Monday as stringent security was imposed for the one-year anniversary of China's worst ethnic violence in decades. (AP Photo) ** CHINA OUT **

艾晓明:"公权力对付个人,其中的游戏规则是什么?"

叶海燕的处境受到社会广泛关注,长期从事女权及人权的中山大学退休教授艾晓明张贴裸体抗议照片,并多次发表文章或接受访谈,对叶海燕表达支持。艾晓明说,"我一直在想,调动这么大的阵仗对付一个叶海燕,其中的游戏规则是什么,在哪里可以找到法理条款、政策规定,来运作这么多警力干这一单,一项无法公开禁止报道也不解释的政治任务。只有一个公开的秘密:维稳需要。"

妇女权益及人权工作者曾金燕认为,"从举牌抗议,到被驱逐离开广西和广东,除了公权力机关对叶海燕直接迫害,在社交媒体新浪微博、推特和凯迪(社区论坛)以及《南风窗》6月19日第13期的报导里,狭隘的性别文化持有者和极权统治的帮凶对她的谩骂、诋毁和消解,与公权力迫害不相上下。"

作者:张平

责编:任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