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德国新闻

谁关闭了德国之翼副驾驶的脸书页面?

德国之翼副驾驶安德列亚斯·L.的脸书页面在事发后曾被关闭又再度重启。媒体、使用者及脸书处理个人信息的方式值得商榷。此外,最新消息显示,安德烈亚斯对坠机地点的地形很熟悉,他年少时曾在当地进行过滑翔机飞行训练。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张照片传遍全世界。画面上一名年轻男子坐在旧金山的金门大桥前。这是一张典型的旅游照,取自安德列亚斯·L.(Andreas L.)的个人脸书页面。虽然这个脸书页面已经及早被关闭,但其个人信息并未完全从网上消失。谷歌缓存(Google Cache)中还保留着网页的画面截图。这张被互联网使用者和媒体广泛使用的安德列亚斯·L.照片,很可能就是来自缓存下来的屏幕截图。

究竟是谁在德国之翼客机失事后关闭了安德列亚斯·L.的脸书页面,如今不得而知。面对德国之声的询问,脸书不愿作答。该公司表示,无意对这起悲剧事件发表任何评论。记者兼作家阿达马科(Sascha Adamak)经常与脸书打交道。他的解释是:"我认为德国当局在得知副驾驶的姓名后,便要求脸书关闭其个人页面。照例脸书很快就会对当局的要求做出回应。"

突然重启

不久后却出现了不寻常的情况。安德列亚斯·L.的脸书再次被开启,但是以所谓的"悼念专页"的形式出现。难以明确判断这是否为其原本的个人脸书页面,但可能性相当高。因为页面上还看得到过去的旧贴文。

安德列亚斯·L.脸书页面再次开启的一个可能原因是:脸书提供将逝者的个人页面转化为悼念专页的服务。脸书在"悼念请求"的选项中写道:"用户过世后,经其家人或好友提出请求,我们会将此用户的帐户转为悼念专页的状态。"

要申请悼念专页,用户必须在"谁去世了?"的搜索栏中填入逝者的姓名,接着写上去世日期,另外也可选择附上死亡证明,但并非必须。目前安德列亚斯·L.的纪念专页已经无法访问。

Deutschland Facebook Remembering Andreas Lubitz (Screenshot)

脸书上的安德列亚斯·L.悼念专页

自从引入这项服务后,过去数年间脸书上出现了许多悼念专页。脸书表示,一旦转变为悼念专页,逝者的姓名前会加上"怀念"二字。但哪些是真正的个人脸书页面,使用者难以分辨。

令人摸不着头绪的还有不久后出现的其他安德列亚斯·L.的脸书页面。这些是所谓的小组页面,例如粉丝们为偶像设立的专页。脸书似乎并未对其采取行动,只是提醒使用者不得以假名成立页面。不过这并非不可行。作家阿达马科也根据自己的经验证实了这一点。

倒霉的"受害者"

在安德列亚斯·L.事件中,社交媒体上难以辨别真伪的信息甚至造成了一张完全错误的照片被流传开来。例如一家公共媒体此前公布了一张据称为"安德列亚斯·L."的照片,其脸部被打上马赛克,背景是连绵的山峰。事实上,照片中的主角根本不是安德列亚斯·L.,该名男子名为安德列亚斯·G.,与前者并无关连。安德列亚斯·G.已经主动与一家瑞士报纸联络。目前相关媒体已经为这个严重错误道歉。

安德列亚斯·L.的事件显示出,媒体、社交网络和使用者在德国之翼坠机等事故发生后同样都不知如何应对。有关如何正确处理此类个人信息的讨论才刚要展开。

前女友发声

另据德国发行量最高的《图片报》周六报道,安德烈亚斯·L的前女友接受该报采访时透露,这名空难航班的副驾驶早前曾经说:“总有一天我要做能够改变整个体制的大事情,所有的人都会记住我的名字。”前女友还认为,安德烈亚斯已经意识到,由于其健康原因,他将无法实现其梦想:成为汉莎的长途航班飞行员、成为汉莎的机长。她还透露,她之所以后来和安德烈亚斯分手,也是因为越来越意识到他“有问题”;安德烈亚斯会在交谈中突然发怒,对她吼叫。这名前女友对《图片报》指出,她不清楚感情问题是否也是促使安德烈亚斯造成坠机的原因,并强调他从未过多谈及自己的疾病,她只知道安德烈亚斯曾经接受过心理治疗。

此外,法国iTele电视台周六报道,安德烈亚斯·L对坠机地点附近的地形很熟悉。安德烈亚斯年少时,曾在家乡的滑翔机俱乐部学习了飞行。该俱乐部一名成员对iTele电视台透露说,1996年至2003年间,尚未成年的安德烈亚斯与其父母经常来到法国西斯特隆(Sisteron)度假,这里离此次坠机地点只有50公里。安德烈亚斯当时在西斯特隆进行了滑翔机训练飞行。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