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谁偷走了叙利亚革命

六年来,叙利亚陷入一场血腥战争。针对当权者阿萨德的抗议,转变成外国势力的代理人战争。这场战争所流的血,各方都难辞其咎。

(德国之声中文网)阿拉伯世界许多地区在经历2011年短暂的春天之后,早已进入漫长的冬天:埃及、巴林、利比亚。但这一切都无法与叙利亚的局势相比。2011年3月的和平抗议激化成极端残忍的冲突,如今这场战争的时间已长于二战,联合国估计已夺走超过40万人的生命,并引发当代最大规模的难民潮。2100万叙利亚人一半以上背井离乡,400余万逃亡国外。

周二(3月14日),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侯赛因(Seid Ra'ad al-Hussein)表示,叙利亚冲突是二战以来最严重的人为灾难。

叙利亚当权者阿萨德下令军队向人民开枪,飞机投掷炸弹如雨。异见人士受酷刑、被杀害。与大多数政府一样,阿萨德也通过社会与经济利益来拉拢民众。卡内基中东中心的叙利亚问题专家萨伊赫(Yezid Sayigh)认为:"特别是美、英、法政界,在欧洲其它国家的支持下,对叙利亚政权的性质作出过于简单的判断,误认为阿萨德政权即将垮台,并由此引发反对派过于乐观的估计。"

西方、土耳其和海湾王国很早就制订了没有阿萨德参与的叙利亚冲突解决方案。这导致和谈无望,但对邻国来说,却可以各自追求在叙利亚的利益。专家萨伊赫向德国之声表示,西方国家政府和海湾王国很快就按照各自的意图,对叙利亚不同的派别团体予以财力支持,彼此并无协调。

Recep Tayyip Erdogan und Joe Biden (picture alliance/abaca)

2014年,拜登和埃尔多安在伊斯坦布尔

美国前副总统拜登2014年10月在哈佛大学的一次讲话,令人一瞥这场纷争的真实情况。在问答环节,拜登脱口而出:"我们的盟国是我们在叙利亚最大的问题。土耳其、沙特、阿联酋,都执迷于推翻阿萨德…他们投入数亿美元,把成千上万吨的武器分给任何愿意打击阿萨德的势力。只是,这些势力属于努斯拉阵线、基地组织等极端伊斯兰组织。"拜登说,叙利亚没有温和中间派,"温和中间派是由小店主组成的,不是士兵" 。

至迟在这一时间点,叙利亚革命、自由的梦想、人权都已被极端伊斯兰主义打破。

有重要迹象显示,2011年以前,美国也长期策动叙利亚政权更替。维基解密曝光的美国外交电文显示,2006年,美国驻大马士革使馆人员就曾建议华盛顿如何使阿萨德政权陷入不稳定境地。电文列出阿萨德的弱点,认为他对敏感而现实的冲突处理不当:如经济改革、腐败、库尔德人问题、极端伊斯兰势力增强等。此外,电文还提议激化逊尼派与什叶派的紧张关系。

政治学者道斯塔尔(Jörg-Michael Dostal)认为,叙利亚冲突可被视为对中东的一场长期争夺战的最后一个篇章,特别是对石油、天然气和运输线路的争夺。这位中东问题专家向德国之声表示,自1956年起,叙利亚脱离美国的势力范围,该国发生的多次政变企图中有美国情报部门的参与。叙利亚与俄罗斯的靠近,以及1980年起与伊朗的防御联盟,对华盛顿而言如芒在背。

Syrien Zerstörung (Reuters/K. Ashawi)

家园尽毁,满目疮痍,谁来为此负责?

正是俄罗斯、伊朗两国的大力支持--再加上黎巴嫩真主党,阿萨德政权才得以存活到现在。这一联盟对于平民毫无顾忌。如今,俄罗斯和伊朗已成为叙利亚最大的外国势力。反对派的最主要支持者已经疲惫地退出。专家萨伊赫表示:"美国、欧洲、沙特、卡塔尔以及去年起土耳其持这样的立场:能做的我们已经做了,再多也做不了了。从现在起,我们希望这场暴力能结束,但不会采取更多行动了。"萨伊赫对日内瓦叙利亚和谈不抱多少希望,他不认为能达成正式的和平协议。与多数观察家一样,他预计阿萨德政权将会继续存在。

尽管战争还会持续数年,但重建问题已进入人们的视线。中东专家道斯塔尔呼吁欧盟停止对叙利亚的制裁,对特别是教育系统提供经济支持。他表示,叙利亚教育体系的崩溃,也导致极端伊斯兰主义思想遍地开花。欧盟外交事务专员莫格里尼周二呼吁欧盟加强参与叙利亚的和平努力。她说,不单在人道主义援助方面,也包括政治上,欧盟都能扮演重要的角色。希望如此。毕竟,叙利亚的悲剧就发生在欧洲的门前。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