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读者来函集〔2005-6-1(一)〕

在此,我们继续编出近期读者来函集。这一集的内容包括德国反对党女性总理候选人,吴仪拂袖而去和中日关系,欧美中纺织贸易战,普通德国人职业系列,足球-邵佳一,对德国之声的建议批评等。

default

吴仪在世卫组织会议上

德国反对党女总理候选人

ZHU Yanan

德国反对党正式推出女总理候选人

看来德国很快就会产生历史上的第一位女总理,不过个人认为这对德国来说不是一件好事,本人并非歧视妇女,所以请女权主义者不要向我扔砖头。之所以本人有上诉的观点原因如下:

一, 个人认为,梅克尔是个政客而绝非政治家,她的眼光和能力和老科尔相比差了好几个数量级。

二, 梅克尔是靠老总理科尔一手栽培起家的,但是科尔的献金丑闻曝光后梅克尔马上和他划清界限,并借此扶摇直上,这种过河拆桥,落井下石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的勾当证明了梅克尔的如此品质,如果她当上了德国总理,只能让德国在国际政治舞台上贻笑大方。

三,德国人的自负和傲慢在世界上出了名,这不是本人乱给德国扣帽子。德国企业界的不识时务而导致市场份额下滑(如大众在中国市场)甚至百年老字号的破产(如阿克法,莱卡,Brinkmann等等),现在,整个德国几乎都是保守党CDU/CSU的天下,看来这次德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四,德国人可能忘了,他们曾给了CDU/CSU十六年(1982-1998)的时间来治理国家,结果如何?国家债台高筑,失业大增,如果没记错,1998年的失业人口是四百三十万,这么个烂摊子留给了SPD/GRUEN,让人家出成绩也要给人家点时间嘛!

我倒要看看梅克尔有什么本事能扭转乾坤,光有前卫的发型是不行D。

吴仪拂袖而去和中日关系

renhs

吴仪拂袖而去,你认为风度如何?

吴仪此次去东京主要目的是修好,但是日本不顾中国人民的感情,其首相再次要参拜供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与二战日本老兵来华忏悔形成鲜明的对比。

所以觉得吴仪的拂袖而去表明了中国的态度,就是不再委曲求全,要一种尊严

其实,中国的反日情绪并非政府所诱导控制,希望贵媒体多了解中国的民意。

全村人

吴仪拂袖而去

很好,中国人应当对自己的民族负责,对自己的人民负责,对自己的事业负责!如果我们任日本长期这样下去,无异于在纵容日本的右翼势力,使他们对中国变得更加肆无忌惮。这既是政治,也是现实,更是有骨气的中国人的必然选择!我支持吴仪的行为,就是要甘于表达中国人的真实想法!

Xu Chun

这与风度无关,这是一个国家尊严的问题。中国人讲求以牙还牙。如果别人对你不尊重,你为什么要对他尊重?

Chen Kunpeng

吴仪提前回国

对日本没有必要由什么君子礼仪,日本人从来都没有为他国考虑过,他们首先对别人无礼,我们这只不过是给日本人的一个小小警告“不要玩得太过分了”!

founder

吴仪拂袖而去,你认为风度如何?

铁娘子就是铁娘子,胡主席也够有水平的!在中日关系问题上,中国不能妥协,也不能回避,中国的核心利益绝对不侵害!战后初期法国的戴高乐将军去加拿大访问,由于发表支持魁北克独立的言论,戴高乐一到,加拿大不是让他原机返回,终止访问吗?小泉在吴仪访问期间居然公然发表挑衅言论,“因紧急公务回国”的借口已经是给日本面子了。

LYX

吴仪拂袖而去,你认为风度如何?

她只能这么做,小泉政府的屡屡挑衅和欺诈激怒了中国人民和政府。

昨天小泉的亲信到北京来传话,指责胡锦涛屡次劝说的不要再参拜军国神社为干涉他们国家的内政,胡书记能不大怒,立刻将她召回吗?还和继续小泉会谈不是自取其辱吗?

Yang Yunlong

日本人不能再向中國臣服了

日本人在二戰後經幾場硬仗,終向美國人臣服,讓美國為它改造政治制度.乖乖地順從美國,像武士換了主子一樣.

日本人始終不肯向中國人臣服,如越南,韓國一樣,和中國鬥爭了二千年.保持和中國鬥爭是生存自保的歷史法則.

不向中國臣服是日本人民族自尊心的底線,如果有一天日本人向中國人臣服,日本人的民族主義就垮了.

尤其是美國主子要它聯手不讓中國崛起,日本人受此指令,有如猛犬般吠向中國了.

LYX

为什么小泉不肯做出丁点让步?

很显然,小泉及右翼铁了心希望日本今后要再向军国发展了。

因为很显然,如果按照日本的传统,祭奠死去的人,为他们的灵魂乞福是件很正常的事情,中国及其他亚洲国家无可厚非。

但问题是,日本政要为什么不祭奠原子弹,东京大轰炸等的死去的更多无辜百姓亡魂,就象中国领导人纪念南京大屠杀永求和平一样,却偏要纪念为天皇效忠死去的亡魂,杀人郐子手,参拜一个军国的象征?而且这么多国家,这么多次的劝告他,这么一件看似很小的事宁可做再大的牺牲,他也坚决不肯做哪怕是丁点的让步?

这是小泉内心深处日本军国主义可怕死硬本性与军国分子誓死效忠天皇的狭隘民族本性使然。他对那些战犯在内心充满了敬意,内心认为他们忠君爱国,为国捐躯,无论他们干过什么样的坏事,“宽容其罪恶,崇拜其精神”,正如他“年青的时候每当听到神风敢死队开着飞机撞向敌舰的事迹时,同归与尽,就会感动的热泪盈框”

年青时有这样思想的人,如今就不能有什么指望的。以这种神风敢死队精神的感召,他每年要见一次他们的天皇,表示效忠,接着就去参拜军国神社,祭奠他所崇拜的前辈,并希望以这种思想影响全国的青年,誓死为天皇尽忠,形成将来军国思想的支柱。一听到外面的劝告就反会很不耐烦地认为干涉他们的内政,干扰他们“至高无上的信仰”。

莫斯科的反法西斯(anti-fascist war) 纪念大会他不但没有任何忏悔之意,国内宣称是“参加对德(anti-Deutsch war)胜利60周年纪念”,好象和日本没有任何关系;回来后加深了自己要不顾外界任何阻力也要参拜的决心,以响应国内右翼势力,以‘玉碎必死的决心“,鼓惑新一代年轻人民族狂热,重温大日本帝国的美梦

目前的日本具体动向也证实了这一担忧:修改和平宪法扩充军备,却又作贼心虚积极地反对对华武器禁运,不断发起入常攻势,却又口是心非地面对历史,不断加强对周边岛屿的军事力量,将中国台湾列入军事力量保护范围,。。。

这些趋势是非常可怕的,无论是海外的华人还是国内的华人都要看到这个苗头,绝不要再让二十世纪前半叶的噩梦重演,如果我今天们这一代妥协退让了,明天我们的后代就要又吞下祖辈已经尝过的苦果了

Liu Dan

为何小泉不肯让步?

我认为小泉不肯做出丁点让步的原因有三条:

1. 国内政治的需要。他妄想使日本变成所谓的“正常国家”,得到与德国一样的尊重,以利于其党派的继续执政。

2. 日本虽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失败了,但是人口稠密、资源贫乏、自视清高的日本侵略亚洲邻国、奴役邻国人民的“民族愿望”这一狼自制心并未死亡。

3. 近年来中日两国的外交斗争中总是:日本发难--中国抗议--停止高峰交往--日本小让步(对侵略历史假道谦)--中国大让步--高峰见面--日本再发难。中国总是被动。这次吴仪女士做得好,给小泉一个耳光。真是大快人心!

Liu Xiaoqiang

中日关系

我基本上同意两位学生的观点,我真担心日本右翼势力的抬头会严重影响中日关系,而且在两国人民之间造成更深的隔阂。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扪心自问对日本人没有偏见,但我相信几乎所有中国人对日本右翼势力都怀有很深的戒心。

Dtouch

有没有大屠杀纪念碑是否可以看作是衡量二战历史反省态度的标准

唉,本来刚刚回了一篇关于“参拜靖国神社粉碎了中日对话的可能”,但看到“有没有大屠杀纪念碑,是否可以看作是衡量二战历史反省态度的一个标准? ”实在气愤,特别那个“波鸿大学东亚政治系执教的华人学者辜学武教授”,我不知道他是大陆学者还是台湾去的,总之他在这个严肃问题部分随意不负责任的言辞很不应该,比如:“即日本对历史的遗忘(Vergessenheit),以及中国对历史的狂热(Besessenheit)。”

首先日本并不只仅仅遗忘历史,他们是有目的有步骤地修饰掩盖继而篡改美化侵略历史,不但不道歉认罪,反而颠倒黑白侮辱并挑衅战争的受害者,这是在罪不可赦。

其次“中国对历史的狂热”这更颠倒是非,恰恰相反,中国几年历史其中心原则就是强调“和”、“仁”、“理”、“义”等平和思想,当年日寇撤退丢下的几万名日本遗孤靠的就是东北丧夫亡子的母亲收留养大,他们没有仇恨吗?有(他们的丈夫子女大多死于日寇三光政策,多数甚至死于日寇刺刀靶子),他们狂热吗?不,他们有的是博大仁慈的胸怀;那么多日本战犯在中国服刑期间受过不好待遇吗?没有,其生活条件甚至相对好于普通中国民众(可以对比美军虐囚),中国老一代领导人提出的以德报怨作为国策直至今天,难道这是“狂热”吗?我实在看不出来。

Dtouch

吴仪东渡修复中日关系中途而回的原因正是小泉关于参拜靖国神社挑衅言辞,其辩解之辞荒诞不稽(部分文字为引述的网评)

小泉就在国会答辩中为自己参拜靖国神社辩解了,其“理由”可谓荒诞不稽。他说:“无论哪个国家都有追悼战死者的心情。以什么方式进行追悼,别国不应干涉。不明白对全体战死者表达敬意和感谢之诚为什么不对?”小泉的反问分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任何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战争是分正义与非正义的,战死者也是分加害者与受害者的。而靖国神社中供奉有14名二战甲级战犯的牌位。小泉不会不知道,这些战犯是双手沾满受害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向这些罪大恶极的法西斯分子的亡灵顶礼膜拜,表示“敬意与感谢”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将他们当成“殉国的英烈”加以崇敬,意味着当今日本仍不愿同军国主义分子划清界线,意味着日本不想彻底清算那段不光彩的历史并与之决裂。因此,这是一个关乎国际正义和人类道义的问题,而不是什他国无权干涉的所谓内政。

  更荒谬的是,日本还以混淆是非倒果为因的手法,将自己塑造成那场战争的受害者。日本政府从来没有像德国那样立碑纪念外国受害者,但每年的8月初,都要在广岛和长崎举办原子弹爆炸纪念活动,并在那里修建了原子弹爆炸纪念馆。向世界宣传原子弹爆炸给人类带来的巨大恐怖和伤亡没有什么不对,错误的是某些日本人却从不提及投掷原子弹的起因,不提及战争发动者的罪责,甚至公开否认日军在南京大屠杀和对重庆的狂轰滥炸,否认731细菌战部队的人体试验,反而将自己塑造成了战争的最大受害者。这是典型的混淆是非。更有甚者,其外相还倒打一耙,竟然把中国的爱国教育和对日本侵略暴行的揭露说成是“反日教育”,这不是别有用心地颠倒黑白,又是什么?

  日本政要很有必要看看当代德国是如何对待那段历史的。德国有明文立法,禁止任何对纳粹分子的公开追悼、纪念和美化颂扬。当然,德国也存在新纳粹势力的活动,也试图翻历史之案。但与日本不同的是,德国新纳粹分子的活动为社会舆论所谴责,为朝野各党所不容,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更没有听说有哪个内阁政要或议员敢于公然向战犯表示敬意与同情。尽管战争后期,德国主要城市都遭受过盟军的猛烈轰炸,生命和财产损失惨重,但德国政府从来也没有不分前因后果地将自己打扮成战争的受害者。

  小泉在亚非峰会上表示的道歉“声犹在耳”,现在又说还要继续参拜靖国神社,人们不禁要问,究竟应该相信他哪句话呢?

甚至日本媒体《日刊现代》,昨天也在封面报道:"小泉的靖国神社参拜到底是否对日本有益?内容指出:明知故犯,故意继续以参拜挑起中日问题,藐视亚洲外交,就是损坏日本的国家利益。"

请注意,日小泉之流是明明知道参拜的意义(内有甲级战犯和大量二级三级战犯,大多报纸报道总忘了很不应该,那些低级别战犯只不过官阶稍低其实个个恶贯满盈血债累累),而故意混淆视听,故意顾左右而言它,其实质就是赤裸裸的否认其侵略历史,挑衅中韩等亚洲受害国,该日本媒体所说"藐视亚洲外交"乃有修饰掩盖之嫌,其实质是藐视亚洲人民,藐视世界普遍和平正义公正的道德标准,藐视那些在他的铁蹄下伤亡的3500万中国民众(亚洲总共将近5000多万),不但顽固不化拒绝认罪道歉,还不但故意发起新的挑衅行为,这才是亚洲人民愤慨的真正原因。

John Du

日本应在靖国神社内设立“二战日本侵略受害者纪念碑”

日本对参拜靖国神社有一种说法,即“日本人对死者的崇敬”,无论他生前做过什么。亚洲日本侵略受害国普遍不接受这种说法,这成为目前亚洲受害国无法与日本和解的死结。

唯一的解决办法是日本在靖国神社内设立“二战日本侵略受害者纪念碑”。这样才能够勉强符合亚洲受害国民众的心理底线。如果连这种妥协的方案都不愿考虑,那日本与亚洲受害国民众的感情冲突将永无止息之日!

读者来函 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 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 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

  • 日期 01.06.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6j00
  • 日期 01.06.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6j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