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读者来函集(2005-5-21)

适逢周末,在此推出读者来函新集。内容包括联合国改革、西藏-班禅、中俄边界、何清涟文章、批评建议等。欢迎大家继续来函。

default

联合国改革

Tan Xiangyang

四国集团提出扩大安理会提案

如果只有三国提案,德国、巴西和印度,则可以讨论。如果有日本在内,则无条件反对,因为到目前为止不曾看到日本与自己的法西斯侵略历史划清界限的行动。

如果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那是对安理会的亵渎,对基本人类道德和平理想的漠视。安理会和联合国也就没必要存在了,至少联合国将失去绝大多数中国人民和韩国,朝鲜人民的尊重,恐怕还包括许多其他亚洲人民的尊重,这是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希望联合国不要重蹈二次世界大战前国际联盟的覆辙,失去各国的尊重,最终崩溃。

实在不能理解,德国、巴西和印度三国如何能与日本为伍而不以为耻。

白浪滔天

联合国改革之我见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联合国?

——更民主、更和谐、更有效率的联合国。

一、怎样看待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坦率地说它并不是什么好货色,是当年罗斯福总统为了安抚斯大林暴君的一个不得以的措施。时至今日,却成了形形色色标榜“民主”、“自由”、“为世界做更大贡献”的大国们抢手的香饽饽。实在荒谬得很!无论从道德还是法理上说,安理会都不应该让任何一个国家——无论是实力最强美国,还是人口最多的中国——拥有什么“否决权”。除非你承认自己是斯大林式的暴政堡垒。因此,联合国应该改革,首先就应该彻底取消所有常任国的否决权。

二、如何在联合国公正合理地反映人类的共同意愿?

这个问题不难解决。就像美国国会有参众两院之分一样。在联合国应该有两个委员会,一个按照各国人口比例组成联合国大会,另一个委员会则是各国均只有一个席位。所有重要决议都需要得到两个委员会共同通过才能生效。如果让人口不足万余的太平洋袖珍国拥有占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中国在联合国无差别地发挥作用,联合国就不能被称为代表全人类的。

三、哪些国家应该在联合国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其标准只能是“是否有助于增加联合国的代表性,是否有助于彰显公平公正,是否有助于促进人类和平和发展事业”,而绝对不能让联合国称为富国俱乐部(他们已经有了七国集团了),更不能成为强权俱乐部。国际联盟的瓦解不就是因为失去了理想吗?联合国不能重蹈覆辙。

四、日本和德国有同等资格吗?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德国已经为自己在战争中所犯下的罪行做了真诚的反省,并成功地获得了所有国家人民的原谅。战后几十年来德国政府的所作所为也充分证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是国际社会值得尊敬的一员。而日本至今仍然对自己的滔天罪行支支吾吾,仍然在向人类公理挑战。这样的国家掌握的权力越大,人类的危险就越大。所以在日本真诚反省之前,他根本不配成为安理会的永久成员。

五、德国、印度和巴西把自己和日本拴在一起明智吗?

平心而论,从各方面说德国都应该在联合国拥有更大的发言权。而印度更应该成为一个有分量的国家,因为她的人口,也因为她的文化。巴西等国家作为有影响的发展中国家进入安理会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本来各自可以获得广泛支持的三个国家非要和日本强拴在一起,很自然地引起了国际间广泛的反感。第一是“四国集团”气势汹汹的架势让人不满,其次是即便你们还有一些站得住脚的道理,那日本呢?总不能说谁出钱多谁就能上吧?所以这是很不明智的。

西藏-班禅

Wang Haiying

你认为哪个班禅是真正的班禅?

我认为经过中央政府认定的才是真正的班禅。不过中国政府应该积极公开历史文献,并耐心说明。

究处击

真正的班禅:坚赞诺布

东方龙

西藏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是社会主义制度下的一部分,怎么可能实行达赖所谓的"一国两制",这是任何一个有血性的中国人都不会同意的,对这样的人,唯一的就是不要理他,让他抱着像什么理查之类的别有用心之徒的大腿去哀求吧 一个中国人

阿Q

西藏

本人并非什么民族主义者,但我清醒地认识到,西藏是中国的部分,西藏人民是中华民族的一分子。

假定当年西藏成功地从中国分裂出去,那它也绝不可能成为完全独立的一个国家,印度及西方国家的干涉,甚至进行兵力部署那也完全不是没有可能,西藏因此不会象现今那样专心专一地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西方人了解西藏解放前后该地区的人民的生活水准差异吗?了解外逃喇嘛在与不在时的差别吗?了解中央政府每年向西藏的投入资金吗…?

中国人历来反对宗教干预政治,几千年前如此,现在也一样,这正是其不同与西方的所在,也正是为何至今未同樊帝纲教皇建交的原因!

当年二战时美国从西藏向大陆空运支援时为什么将西藏看作是中国的领土,而非独立的一分子?为什么只有当其位共产党统治后才开始叫嚣?根本而论,这只是政治制度的差别。

共产党如今都知道要和平共处,平等对待各种不同制度,为什么身为资本主义的西方却无法容忍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存在?

跟什么欧盟对华武器解禁联系,完全是无视事实,新中国成立50年,侵略过哪个国家?越南?印度?菲律宾?还是日本或者朝鲜?反观某些西方国家,以人权为旗号,四处征战,四处出口武器,有人对此质疑过吗?有人对此反对过吗?以自由号称的西方就这么容不得中国的稳定崛起与强大吗?真是天大的笑话…

Gu, Zheng-kun

Tibet

Absolutely, I do not agree Richard's viewpoint. I have one question, has the super star, president been there? If he has not, bitter halten den mund.

Fath Fox

李察.基尔:捍卫西藏自治,不要解除武禁

He is not qualified to make those views.

Dtouch

关于班禅今安在?

你好编辑:

首先肯定而中国政府和西藏人心中的班禅是坚赞诺布,不论从历史的渊源来说还是从合法程序来讲,班禅是坚赞诺布没有任何争议,其实如果深查历史,甚至元朝就是如此了,明朝继承大体元制,清又继承明制,并且更加详细规范,同理国民党执政的时期做法相同,49年解放大陆后同样大体保持原来的制度,唯一的区别不能政教合一并废除农奴制,当年的达赖(也就是现在叛逃的达赖,我还有达赖送给毛主席的礼物的照片,我偶尔从网上下载的,可惜德国之声没有图片上传功能,不然还可以传给你们)听从西方分裂势力的趋势,背信弃义,幻想恢复政教合一农奴制失败逃出中国,在世界散播谎言分裂中国,只不过这终究是徒劳。

我个人大致归结为四点:

一,班禅和达赖之间,互无隶属关系,怎么可能由达赖指定,这岂不是贻笑大方,如果他有这个权力岂不是德国总统可以指定总理???

二,最为关键的是找寻到不论是班禅还是达赖都必须通过中央承认,如果仅仅作为爱国护教的宗教领袖中央一般不会干涉,但一个分裂国家的所谓宗教人物违背宗教教义胡乱指定另一位宗教领袖,不但既没有资格,简直是没有廉耻。

三、这也就是达赖前段时间假装改变观点,混淆视听的原因,就如贵报所报道的那样,达赖自觉年岁已高,身体不佳,按照教义规矩,他并没有资格指定后世达赖,须等待其死后寻找并报中央册封达赖的称号。这样其少许分裂中国的随从将不可避免的失败解散,所以他着急了,前言不搭后语的四下跳动,不过其结果一样---毫无作用,就像那个不要脸的“李察.基尔”,跟日小泉再怎么跳贴面舞,还是白搭。

四,综观西藏宗教近千年历史,因为从来没有出现达赖那样的无耻如奴才般宗教领袖,故没有中途废除的先例及制度,我个人甚至建议,增加一条---如果不能爱国护教,那他就没有资格继续作为宗教领袖,即可即时中止其达赖的资格,以中止时间重新寻找达赖,我不知道如果西方大主教如果触犯法律(如是必须坐牢的案件,比如前段时间曾有报道大主教猥亵儿童的案件),西方是如何处理的?他还是否有权作大主教?

中俄边界问题

dtouch

关于中俄两国谁从边界协议

一言难尽,总的来说能接受,但回顾百年屈辱确实伤感。因为你必须面对现实,所以你必须接受,不可能总为抱着一丁点幻想就混蛮争吵下去,落后就要挨打,这是必须接受的教训接受的现实,丢了三百多万土地,至少大难不死的中华还保留下来3/4的土地和完全独立自主的国家,历史不可能改变,还是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吧,因为生活还得继续,而振兴中华也需要有个稳定环境,就像30,40年代中国也有经济黄金发展十年的时期,问题是小日本她不让你修养生息发展,他要破坏他要侵略,和现在的情况类似,只不过现在它在其主子撑腰下也顶多只敢口头挑衅叫嚣,所以现在中国不必太在意但也绝不能姑息纵容。历史辩证的思考中华历史,以现实的态度顺应历史的潮流,这也许是中国或中华文明历经5000年风雨唯一延续不断的原因吧。

另外"在美国的中国学生学者联合组织全美学自联曾于2002年10月公开声明,中国政府与俄罗斯及前苏联签定的一系列边界划界协议有“卖国”之嫌,要求北京公开有关协议的内容。著名异议人士严家淇并称中国在处理中俄边界问题上,是长达“三百年的退让”。" 这些人只不过讨主子欢欣的一些没有主心骨的奴才罢了,其目的并非呐喊维护领土,只不过从事数典忘祖的攻击新中国的卑劣行径讨洋主子的嗟来之食罢了,卖国的协议也是清王朝和蒋介石签署的,那些口头空叫唤的"严家淇"类似人物你们有胆量就身先士卒(学韩国农民占领)的去保护“三百年的退让”吗?,他们那点胆量甚至连钓鱼岛都不敢去保护.我最讨厌这些口是心非的孬种和媚骨.

宗教在中国

Yang C.

中国新宗教事务条例

海外基督教组织 特别是西方教会 对中国家庭教会的存在只认为是政府逼迫信仰不自由等等 从来就没有真正懂得中国家庭教会是怎样出现的

四九年后 党介入教会 在教会内成立三自组织 即党委 形成了官办教会教会基督不再是头而是党领导 为了纯正信仰 持守真道的基督徒开始在家庭聚会 直至现今

在家庭聚会团契的基督徒 爱主爱国 从来没有反对当局 只是为基督十字架的荣耀上帝的纯正真道弃绝三自官办教会不信神的人 这一点 请参阅王明道所著《我们是为了信仰》等著述

家庭聚会 从开始就没有固定组织 固定形式 固定领导 完全是由爱主的基督徒自发团契这种团契 以家庭教会这样的用词称谓本身是不准确的 “地下教会”的称谓更荒谬 如此 所谓登记既是无必要的 无从说起的

和起初开始家庭聚会一样 为了持守纯正信仰基督是元首而与三自官办教会有别真正爱主的中国基督徒是不会与卖主的犹大 不信的人所组成的官办教会组织合一的 西方教会 信仰已蜕变为自由主义现代观而形形色色 这是你们的事 而中国真正的基督徒持真理守真道亦将持续下去 西方教会不要用自己已世俗化了的信仰思想 做法 来想象 来试图介入中国基督徒信仰 你们的想法作为 只能对中国无数的“马可楼”帮倒忙

何清涟文章

storm.zhou

何清莲:外国人染上“中国特色”之后

无耻的文章,大山涉嫌腐败,和中国是么关系?难道没有来过中国的洋人就没有腐败的?

很明显作者对中国是有偏见的,我们公司是外资的,他们从来不回因为生意而送礼吃饭等等。但是,他们倒是把做假账的传统带来了!!

Gu Nan

老外的中国本土化

关于中国人与外国人,特别是西方人的话题,简直是多如牛毛!

历史上,更多的是中国人远涉重洋,谋生海外,所以有了遍布世界的“唐人街”、“中国城”。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外资和外国企业的进入,老外在中国大地犹如雨后春笋,人数大增。特别是一些大城市,如北京、上海,已经有某些国家的“老外”聚居之势。

这些老外最初大多是来经商的(除了外交官和新闻记者等),他们在中国工作生活,不可避免地要与中国人打交道,这就不可避免地要“入乡随俗”。

在中国,各行各业,所谓的“潜规则”更加盛行。

何谓“本土化”?其实就是熟知“潜规则”、运用“潜规则”的一个过程!

中国的开放史,历来是一个同化、合流外来文化的一个过程。说中国是一个大染缸,道理即在如此。

所以说,老外的中国本土化,是一个不需大惊小怪的问题,这在中国是必然的结果。只是,为理性、法治的西方文化感到遗憾——西方文化还是不够强大,面对古老的东方“儒家文明”,“文明的冲突”变成了单向的臣服!哀哉!

批评表扬建议

浩瀚宇宙

意見反饋-[歐洲地圖]

您好!如果在[歐洲地圖]資料欄增加介紹每個國家的國旗,那就更完善!

我是在2004年3月的BBC網站裡連結認識貴網站,瀏覽之後就被深深吸引,單唯一缺點是沒有繁體字版,對其他香港,台灣網友不方便。

Zhu Yifei

中国政治与人权

希望能发些客观点的关于中国法治,民主,人权的一些事实

LYX

旭日东升的文化中国(上 )

写得不错,sehr gut!

das ist neue China in zukunft.

位格

对德国之声中文网内容风格的一点批评和建议

看德国之声中文网已有三年,从中获益良多,这首先要感谢中文网给为编辑记者的认真工作。现在自己从事了新闻评论写作和学术网站维护的工作,使得不仅每天要阅读大量的新闻,而且不得不减少阅读中文信息的数量。因此,德国之声中文网和新加坡联合早报成了我每天必读的仅有的两份中文媒体。

我一直认为,德国之声中文网的可贵之处不在于新闻的独家性,而是新闻的第二落点——角度做的非常有味道。中文网是大陆没有被屏蔽的为数不多的外电电台媒体,因而,或多或少起着启发大陆上网民众公民自主意识的作用。我认为,位于欧洲公民政治氛围最浓的德国,中文网的特色着眼点应该是通过对欧洲公民政治生活细节的报道来传达一种信息:欧洲人到底怎么参与公民政治生活,怎么和政客、媒体互动来玩儿民主的投票game(是游戏更是博弈)。比如以前中文网有条报道“德国联邦制改革:商店打烊时间这事谁来管?”,这条报道就是此类生活琐碎见真政治的代表,抽象的理论的去讲德国的联邦制改革,做为大陆人是不会有直观认识的,更不要说理解了。就我接触的大陆普通民众包括受过正规大学教育的知识人群,“联邦制”是一

什么政制,知者甚少。中文网不是大学政治学系,从德国人的切身关涉去讲德国的政制改革,对于其他人如大陆人来讲,才会慢慢能去接受了解公民政治之于自身的价值意义甚至行为做法。在我看来,扫撒娱乐其实皆是政治和学问,政治生活和日常生活不是生活世界的两张皮。这一点我认为中文网一直做的还不错,虽然每篇篇幅稍短。

但是最近以来中文网的一些评论和报道让我有些惊讶而失望。比如连宋访问大陆后,中文网的编辑写的连续几篇评论和展望,让我觉得“大胆”过了头,“乐观”的过了头,因此,也失去了原有的审慎严谨。其中对两岸互动前景的乐观看法让人觉得不够专业,大陆新一届领导人上台后在内政外交人权问题上表面前后矛盾的种种行为,令我这样的大陆新闻人都摸不到头脑,看不透,中文网的编辑因何能仅仅通过一两次象征意义远胜实际意义的政治互动就做出那么乐观的判断呢?在比如关联的对两岸邦联制的设想,是老评论了。但今天读起来依然觉得问题很大,世界上邦联制长久成功的例子少的可怜,大陆台湾力量对比犹如大象和兔子,台湾在政治谈判上势均力敌的筹码几乎没有,在大陆没有宪政框架的情况下,邦联制的设想无异于一场“政治 乌托邦”。而如果等大陆有了宪政框架,再去谈邦联制,似乎又意义不大了。这样模棱两可又言辞凿凿的评论,我觉得只会给大陆的网民读者以偏激或者完全隔膜的印象。当然,我不是说有的话题不可以大胆的谈,但我觉得谈的方式完全可以以中文网一贯的那种方式。比如谈联邦制、邦联制、联合制的政制,完全可以通过谈一些德意志联邦历史上的小case来微言大义。这比架空了历史去谈更有历史感,也更容易让持异见和完全不了解的普通人接受。

就我的理解,公民政治是市民生活的延续,就像一日三餐。所以,希望中文网在今后的报道和评论中,少一些大词,多一些琐碎。公民自主意识的唤醒,绝非是要把每个人都培养成政治专家,意识到每个人自己的权利,了解在什么情况下自己该做出什么样的行为,这对于中国大陆的人们,也许才是最重要的。

其它

lwjs

今天我和家里通电,让家里帮我买点调料,2包3块钱,家里只说太少了,太便宜了,而调料只有40克,5年前3块钱,在我心中还很值钱,可以买很多东西,现在竟不值钱了,人民币真的应该升值吗?还是别有居心人的疯话?若人民币应升值,受益的应该是美国人吧,别人的死活他们能负责吗?被负责的伊拉克人幸福吗?

Dai CB:

记者无疆界致信古狗:要利益还是要自由?

Google不能向记者无疆界组织低头!!!

Hsieh Long-Kwang

歐盟應該解除華軍售嗎?

不應該! 我覺得在中國沒有取消對台灣的反分裂法前,以及對國內異議份子,包括不牽涉政治的法輪功>成員的不人道迫害等狀況沒有改善前,不應該解除對中國的軍售禁令

读者来函 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 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 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

  • 日期 21.05.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6g1X
  • 日期 21.05.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6g1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