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读者来函集〔2005-6-12(二)〕

在此续刊近期读者来函。内容主要有:在德华人系列,毛泽东传,陈用林事件,民主自由,磁悬浮和技术转让,西藏-达赖-班禅等。由于篇幅过长,分为三集,可点击最后的链接继续阅读。

default

所谓间谍形象

关于八九-民主-自由

Yao Huip

Heberer:的谈话

Heberer:他是一个务实的人

和其他的外国专家不一样

第一次发言

simon

允许报道示威活动

据说中国政府允许报道示威活动,我认为这是政治文明、民主的一个进步。

LYX

记者无疆界:中国加强网站博客控制

建议海外的朋友多上上这个网,

很多异议人士的发言,很多都很有深度

即使亲美反专制

政府也是不查禁的

http://www.bjsjs.net/

Jan

ueber Herr huang,qi

Sehr geehrte Damen und Herrn,

ueber die News Freilassung von Herrn Huang,qi habe ich sehr gefreut.Er ist user Held.

Vor 5Jahren war ich noch ein Student,auf Internet lernte ich Herrn Huang kennen. Ich wuerde sehr gerne Huang,qi helfen.

Koenntten Sie bitte mir die Telefonnummer und Bankkonto von Huang anbieten. Ich werde mich darauf sehr freuen.

Danke Ihnen im Voraus!

Viele Gruesse aus China! Jan

Liu Xiao

关于言论自由

什么无国界组织?

第一 他有什么资格说道,他能保证自己的言论是公正的吗?你们西方的视角就是公正?

第二 如果说言论自由是任何人都有说任何话,那么请问你们网站能体现吗?评论马克思的时候你们只说他的理论缺陷很大,怎么不找个中国的马克思研究者与之对比,让读者自己去选择那?口称自己民主却干着专制的事情!光着屁股骂光腚!

zshln

“Google”要利益还是要自由如何做?

与中国政府谈判做一些有限度让步,其目地是给中国政府一个时间解决中国当今的社会各种问题,中国人口基数大、贫穷人口占大多数一味开放言论必然引起中国社会的动荡,而一个动荡的中国对于全球经济是没有什么好处的,对于中国民主、人权问题的还是要给中国政府1-3年的时间,民主、人权是社会发展的潮流任何党派、政府都是不能阻挡了的。

74tdgh

天安门广场—反映中国政治文化的镜子

用一句话来讲,这位新苏黎世报记者充满了对中国的傲慢与偏见,总是高高在上,似乎象上帝一样在俯视众生,让人感到有点好笑。

“共产党的代表每四年召开一次党代会。这时候,天安门广场就被军警和安全部门的人员立体封闭起来。”——请问:美国国会开会的时候,没有军警戒严?欧盟首脑开会的时候,不需要保卫?我相信,瑞士议会开会时也会戒严的,他们就不象“就象当年皇帝统治一样”?为什么在中国,这些都被作为攻击的把柄?

“记者在文章中有所感触”,我也有所感触。作为中国普通的一员,我们接受善意的批评和建议,但我们不接受恶意的抹黑和攻击,过去不接受这种攻击,现在仍不接受,将来还是不接受。

新苏黎世报有空的时候,还是继续反省一下瑞士在二战中所谓的“中立“吧!还是先替瑞士银行业再考虑一下对犹太人的补偿问题吧,“这笔高额欠帐总有一天要偿还”

Dtouch

关于中国已成为无约束的资本主义庇护所

问题的确很严重,如果仅仅年终搞搞位农民工索要工资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中国实际有相关劳动法,虽然好像比较完善,但不具有实际可操作性,一是劳动维护的成本太高和环节太多,二是对违反劳动的法的惩处力度微乎其微,根本起不到令行禁止的功效。实际的情况就成了“无约束的资本主义庇护所”。

解决办法其实很简单,不需要全国性运动工程,那只是治标并没有治本。应该采取减少劳动仲裁环节和成本,同时建立行之有效的行业工会(比如以法律形式固定只要劳动工作就必须加入相应工会其权益受到工会保护);另一方面对违反劳动法或相关法律的雇主将受到有震慑力的惩罚措施(比如大倍数高数额的罚款和注销执照等能令行禁止的办法)

上述其实并不新鲜,现在西方社会就是这样做的,甚至中国几千年也是这么做的(当然帝制时候主要是针对其他方面令行禁止)。

其实这也是2000年前中国法家所提倡的以法治国,法家认为人都有“好利恶害”或者“就利避害”的本性,从而利用比较厉害得失和严格执行的法律来解决问题。古代完全使用法家思想治国有立竿见影的作用和“不法古,不循今”的有为作法能强国和强大,但在生产力有局限和没有现代国家意义的封建社会,也许法家过于有为故没有儒家的“仁义”这种“有为”参合着“无为”的“变通将就”更能“和气”的生存,并且最终神奇的苟延残喘不间断的延续了2000多年中华历史。

我认为作为现代意义国家范围内特别在强调个人权利特别是劳动权利的当今社会,应该加强执法,制定更有效和有效率和有可操作性的劳动法律,能令行禁止,能自觉和有效的保障弱势群体和所有劳动者合法权益。同时这也是建立和谐社会的基本前提。

Wang Yue

程翔间谍案

 赵紫阳终于死了!死有余辜!什么伟大的赵紫阳是民主领导人?赵紫阳在八九年的天安门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他就像国民党的李登辉,乱党分子!真要像他那样去“发展”中国,那中国可真的“民主、富强、发达了”!中国人民多么的感谢这帮人权斗士哟!一帮伪君子!

 一九八九年美国政府下令实施的“黄雀行动“又是个什么玩意!对,美国是民主的代表,西方式民主是世界上最伟大、最了不起的民主制度,我们多么向往哟!民主在中国人心中的真正含义:人民生活水平很高,社会公平、人人平等,大家都这上好日子,是实现不了的!中国人已经被什么伟大的”民主“、”自由“、”人民利益的维护者“、”人权斗士“搞烦了!程翔这种人早就该被处死!离开稳定的社会与政局,中国陷入一片混乱,内战爆发,那么中国的改革将功亏一溃,人民又能过上什么好日子!到那时连生命权都保证不了了,还谈什么“民主”、“自由”!少谈点主义,多干点实事才是正道!

Liu Xiao

关于宣传部派来的互联网评论员“左右讨论进程”

我理解你们自己对中国政府行为的解释,说宣传部派来的互联网评论员“左右讨论进程”,“左右”两个字说的太妙了!无与伦比的春秋笔法!

我们政府,我们的党采用这种方法有什么错吗?居然用“左右”这样的词来描述!

请以后不要用貌似公正的解释来传达一种纯属个人的观点吧!

liumanf

宣传部派来的互联网评论员

互联网评论员其实早已有之,共产党无法关闭海外论坛,就派网评员到境外论坛控制舆论导向,一般人们叫他们中共网特。德国之声的论坛也有这些人。而且读者来函中,还显示了这些网评员大段大段的批判贵台的新闻报道。

Qian DY

对宣传部的评论员发表意见

参与是可以的,但只能以平等的态度。任何妄图左右评论方向和贻害他人的网特行为,都将是徒劳的。最终,只能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Dtouch

评新苏黎世报记者无中生有谎话连篇的6.4和西藏的报道

这个新苏黎世报记者混淆视听的说,在“六四”流血事件十六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北京天安门有所谓的“恐怖”气氛,任何北京居民或包括呆在北京的几十万外国人都会觉得这个记者无稽之谈,甚至是谎话连篇,作为一个中国人对有人故意恶意中伤诽谤中国首都特别是伟大领袖毛主席对此感到很气愤,故通过google查看了一下这个这个新苏黎世报的其他报道,发觉这个报纸的针对中国的报道还不是一般西方常有的带着有色眼镜主观臆断猜想的并不存在的新闻消息和评论,它所有针对中国的报道往往为了某种政治目的故意造假恶意诽谤渲染攻击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我觉得甚至怀疑这个报社是类似美国4000万美元拨款的受益者,因为该报社的报道通篇除了恶意谩骂攻击和每个中国人邮箱里的政治垃圾邮件如出一辙几乎一模一样,无非中国独暴政血腥镇压中国侵略以及妄谈西藏独立蒙古独立新疆独立台湾独立法轮功人权宗教自由最终号召“民主”“民族”分子推翻中国共产党颠覆分裂中国。

“全国人大每年开会一次,共产党的代表每四年召开一次党代会。这时候,天安门广场就被军警和安全部门的人员立体封闭起来。就象当年皇帝在紫禁城的大墙后面进行统治一样......”

我不知道这个记者为何使用这样不恰当的比喻或描述?国家召开最重要的会议零时加强一些保安措施有何不妥?如果要说当今世界国家领导包括国民最害怕安全问题的倒不是中国,中国的安全措施最多排在50名之后,难道当瑞士领导到中国访问加强一下保安工作就说明中国不稳定,其次所谓比如领导人到访或重大会议零时加强保安也是一种固有程序或者某种安全级别,当今世界反倒是美国的安保最不正常,前不久在意大利开个会保安比市民还多,好像在瑞士某小城开会瑞士调动4500名士兵保安全。这位“记者”又在没有任何事实情况下,臆断6月4日警力加强是毫无根据造谣(居然还和封建帝制打等号真是造谣不打草稿)。退万步讲为防止某些不自觉的国外的反华分子故意每年6月4日挑衅捣乱,增加一些警力也很正常,因为这些不法分子捣乱干了其他合法民众旅游观光,破坏了中国正常的秩序,破坏了国家首都重要政治场合的权威以及安全,当然应该取缔,难道这些人胆敢在白宫门口肆意撒野,早就被警察按倒逮捕拖走。(太长,下略)

Guo Wei

农民工

德国有的人对中国的情况很了解,农民工确实很辛苦,因为中国正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德国不也是资本主义国家么,德国工人的状况如何?

batter95

俄中边界协定

只要能保住共产党一党专政,割让点土地算什么,总比下台后遭审判好!

关于陈用林案和在海外推动中国民主

星光

陈用林案

陈用林在任何国家,任何时期,都是一种可耻的行为,他的人权并没有受到侵害,和国内下岗人员,农民相比他是高官厚禄,他的行为完全为了一己私利。

Peter

澳大利亚应该向陈用林提供政治庇护吗?

我们中国人讲究做人要有道德,有良心。陈用林这种行为十足的叛徒行为,对祖国和人民都是不仁不义。他作为外交官,已经是属于中国的既得利益阶层的人士。他要追求高层次的生活,完全有其他的途径。为什么一定要出卖和伤害祖国的利益?我个人认为他这种行为是极端可耻的!

北京 jenny

澳大利亚应该向陈用林提供政治庇护吗?

我不了解这个人,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话,所以不能判断澳政府应不应该向他提供“政治”庇护。但是我相信,只要西方国家不放弃冷战思维和竭思底里的反共意识,就会不断会有这样的“政治”避难申请。这个陈用林一定会成为澳政治斗争的工具。人权一向是西方国家用得最顺手的反中工具。所以我相信陈用林这个人是不是诚实并不是大家关注的。

Zhoufu

应该给陈用林提供政治屁护。

yueming

陈用林事件

应该提供

LYX

澳大利亚应该向陈用林提供政治庇护吗?

这些叛逃变节的中国人,为了逃避在国内的罪行,

出卖中国的同志,掩盖不可告人的勾当,都拿民主,自由,人权,“六四大屠杀”做核保护伞,乞求西方的保护。这些行径我们这些还在国内为国家民主和富强默默奋斗的青年伤透了心,使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愿开口再提“民主”和“自由”四字。

海外有很多的中国人,怀有一种对故土的热爱的感情,时时不忘关心中国的时政,对社会不公平不合理予以揭露,对丑恶的现象予以鞭挞,就象贵台在很多新闻中报道的一样,我想很多中国青年人和我一样,对这些关心都是怀有一种感激的心情的。

中国国内的情况比较复杂,不能以某些局部和暂时性的现象而否认本质的全局性和长远性的一些东西。比如对文革,中共官方早已承认这是一场错误,是“十年浩劫”,对毛泽东三分过错的评价也是因为发动了文革,这些在中国的历史教科书以及中共党史上早已成了定论,中共党内也没有谁怕丢面子,对此遮蛰掩掩的,在那个·错误的年代经受了不公正对待的人,很多人后来得到了平反,并在后来的岁月里通过不懈的努力改变了这个国家。江ZM,朱RJ就是右派的典型,江ZM在文革的时候据说是被整得很惨,但当时谁想得到他将来是国家最高领导人呢?中国国内的矛盾,都是中国人当时自己的价值标准暂时决定的,标准变了,地位也发生了变化。再举一个例子,赵鑫珊,中国社科院德国所所长,在文革时他说自己就像是在中国的“犹太人”,遭受迫害,但现在他已是受人尊重,很有学问的大学者,他的很多书在国内发行了好多本,如人类文明之旅(上下册)-,他的书倡导西方的民主,自由,欧美的哲学与科技文明和中国的传统文化,批评专制和共产主义。他的书不但不被查禁,反而相当受欢迎,他的思想和经历在德国的很多海外朋友都会有同感,

海外真正关心这个国家民主和发展的中国人,最好加入到这个国家的建设中来,关心老百姓的生活和疾苦,不要象那些居心叵测地打着“民主自由”幌子,恶毒的攻击这个国家,出卖他们同志的中国人,他们不但弄臭了“民主自由”两个字,也搞砸了我们几代人将为之奋斗的事业。

luchuan

中国驻澳大利亚外交人员陈用林出走

不应该向陈提供政治庇护.虽然很多人反对中国的政治制度,但陈作为职业外交官,他的行为突破了人格的道德底线.

也许在需要的时候他会再次背叛澳大利亚的.

义愤

澳大利亚绿党关注陈用林事件

为什么你们外国人老是找中国人的麻烦,说中国这这那那,美国政府干了那么多卑鄙肮脏的勾当你们却连屁都不敢放一个,我真是对西方的民主感到疑惑

老郭

驳斥

请问:这个标题是德国之声的编辑加的还是报纸上面的?

陈用林的行为说到底不过一个小人利用意识形态的对立而谋求个人利益的无耻行径。何来弃暗投明??

建议那些反华的文人政客们亲自去中国看看, 实地了解多数中国人的真实想法,而不是在自己的办公室内道听途说地或者人云亦云地散布对立。这无疑是极其不公正的。

强者的自由

能在外国推动中国的民主化吗?

不能.

首先,一个长期脱离中国社会的人对中国社会的变革,人民的需要的理解是落后于时代的,试问在没有正确认识的前提下,又怎么可能对症下药呢?

其次,那些常年在外的所谓民主人士,自身可能曾在大陆受到某种不公平的待遇,从而导致其在有关涉及中国的问题上的立场,往往不是从客观公正的立场出发,而是带着一种类似病态的报复心理,这从其在西方媒体上发表的针对中国问题的文章就可见一斑.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些人在中国基本上是不被接受的.注意,我指的不是不被政府接受,而是不被普通的中国人接受的.因为每当提到这些所谓的民主人士,首先让人想到的就是中国屈辱的近代史.人们不禁要问"他们会不会又是西方企图控制中国的工具?"毕竟这些人是拿着外国护照,或者至少是外国绿卡的,一旦中国真的发生内乱,对这些"民主人士"而言是丝毫没有损失的(当然,如果中共不存在了,还有没有人再买他们批判中国的文章,或者他们会不会以类似当年香港总督似的角色,被其主子派往中国,就要另当别论!)

读者来函 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 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 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

  • 日期 12.06.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6lQP
  • 日期 12.06.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6lQ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