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读者来函集(2005年9月第8辑)

最近的读者来函内容包括:德国竞选电视辩论,纺织品冲突,美国与中美关系,中国政治与社会,西藏问题,两岸关系,痛苦的巨龙—“政治体制变革终将实现”,中国死刑问题,查禁极端组织问题,我看德国等。分为9月第5至第8辑。

default

流亡尼泊尔的藏人在抗议

西藏问题

尊敬的德国之声中文部编辑:

我时常浏览德国之声中文网的报导,最近又阅读了该网上的一篇关于西藏问题的文章,为冯海因先生所写, 题目是“西藏自治四十周年 西藏问题依然未解”。 读罢此文,联想起德国之声长期以来关于西藏问题的报导,我按捺不住想谈点看法,就该文中的几个问题与作者进行磋商。

在对西藏问题的看法上,存在着重大的分歧. 而冯海因的观点仅代表了一种观点. 为了给读者或听众做出自己的判断创造客观条件, 我希望贵编辑部能登载或使用这篇与之进行商榷的文章.

致以友好的敬礼!

一读者 张元林

2005年9月9日, 于柏林

附商榷文章:

藏人有数百万,德国之声不应仅站在达赖喇嘛一边

--与德国之声冯海因先生商榷

我时常浏览德国之声中文网的报导,最近又阅读了该网上的一篇关于西藏问题的文章,为冯海因先生所写, 题目是“西藏自治四十周年 西藏问题依然未解”。 读罢此文,联想起德国之声长期以来关于西藏问题的报导,我按捺不住想谈点看法,就该文中的几个问题与作者进行磋商。

实事求是地讲,这篇题目为“西藏自治四十周年 西藏问题依然未解”的文章,就其中文水平而言,是相当不错的, 一个外国人的中文能达到这种水平,应该说是很优秀的了(我想它应该不是由别人翻译的,因为没有注明)。但就其基本观点而言,我是持不同意见的。我认为,文章的基本内容严重脱离了西藏的客观实际,其中几个地方的判断明显给人以武断片面的印象。一个人不了解西藏的情况,这本身并不成什么问题,成问题的是,不了解情况而当西藏问题的法官。

1.作者在其文章中这样写到:“而藏人只是点缀这场庆典的装饰,是不情愿的群众演员”。我最近看了中国和外国的一些有关西藏的材料,知道西方在西藏问题上的基本观点. 我理解,作者在这里的言下之意是,中国是武力占领西藏的,因此西藏自治区成立40周年庆祝会不是藏人的庆祝活动,藏人参加也是不情愿的,被迫的, 用来做点缀的。作者引用了一个流亡德国的所谓藏人联合会主席团成员策旺诺布的话作为依据。我认为,这种依据太薄弱了,无法支撑起作者上面的大判断。作者这里的论述给人的感觉是,其观点早已形成,引用那位藏人的话只是在自己胸前挂块挡箭牌而已。此外,我认为,作者在这里显然是把个体或部分当成了整体,并以个体或部分代替了整体。作者似乎忘记了,在西藏的数百多万民众并没有授权这位策旺诺代表他们发言。显然,作者在这里违反了判断应与事实和逻辑相一致的原则。这一原则可是德国哲学的精华呀!

2.如果说作者在上面还为其判断找了一个人的话作依据的话,那么其下面的判断则完全是拍自己脑袋的产物:“这次通过电视向中国全境转播的庆典活动,对于大多数藏人来说,更会让他们想起那些北京政府不曾兑现的诺言。” 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作者怎么知道“大多数藏人”在这时想起了“那些北京政府不曾兑现的诺言”?作者是指1951年5月23日中国政府在“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17条协议”)中做出的承诺吗?作者在文中没有指出中央政府的哪一条承诺没有在西藏“兑现”。作者应该知道,是西藏部分上层集团在1959年3月单方面撕毁上述协议,煽动部分群众发动武装叛乱,从而彻底抛弃了其在该协议中和后来对中央政府做出的承诺。如果作者不带偏见,客观考察一下西藏自治区成立四十年来在

各个领域所发生的巨大变化,就不难得出中央政府履行了对西藏的承诺的结论。中国的少数民族自治制度, 是根据中国的传统和少数民族的实际情况制定的。作者不能因其某些形式和内容不西方的理解不一样, 就硬要迫使中国改变自己, 与西方的理解达成一致。我生活在西方国家, 知道, 在这里提倡的是各民族和文化的平等和融合。而达赖要求的所谓真正的“自治”, 强调的则是西藏民族与中国其他民族的隔离和实质上的独立。如果西方国家的西藏是中国一部分的政策是真诚的, 就应认清这一点并与达赖的这一要求划清界限。

对于达赖对中央政府的承诺,我不知作者是否知晓.请允许我在这里引用两段他的电报和信件中的内容, 以供作者参考:

1951年10月24日,达赖喇嘛致电毛泽东,表示对十七条协议“西藏地方政府及藏族僧俗人民一致拥护,并在毛主席及中央人民政府领导下,积极协助人民解放军进藏部队,巩固国防,驱逐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保护祖国领土主权的统一,谨电奉闻”(引自>一书网络版,第86页)。

在1959年3月11日、12 日和16 日,达赖喇嘛先后给谭冠三复信三封。信中说:“反动的坏分子们正借口保护我的安全而进行危害我的活动,对此我正设法平息。”“反动集团的违法行为,使我无限忧伤 ...... 以保护我的安全为名而制造的严重离间中央与地方关系的事件,我正尽一切可能设法处理”(中国国务院新闻办1992年《西藏的主权归属与人权状况》白皮书之二)。 达赖喇嘛这三封亲笔信的原件曾由新华社记者摄成照片公开发表,现仍保存完好。

中国的古人言,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我想,这句话无论对中国还是西方国家来说都是适用的。希望作者在写关于西藏的文章时,不是仅看一方的材料,而是也看另一方的材料,因为这是一个记者或学者写出客观和独立的文章的基本前提之一。德国之声向读者和听众做出了其报导持“客观”、“独立” 立场的承诺,看来更重要的是,把承诺变成行动。我在国外生活多年,耳闻目睹了西方(包括德国)不少媒体对共产党领导的国家或所谓独裁国家所持的警惕、妖魔化和遏制态度。作者是一个与中国(人和信息)有直接联系的德国媒体工作人员,不会也认为所有来源于中国的信息都不可信吧?

3. 作者在其文章中还写到:“依照中央官员的旨意,除了一些歌功颂德的藏族音乐舞蹈之外,不应更多地宣扬西藏独特的文化。在西藏的官方机构中,禁止使用藏文藏语。”这样,除了宗教,作者把西方一些人在西藏问题上对中国的主要指责差不多都涉及到了。我知道,作者这段话想告诉读者的是,中国官方在限制和压迫藏族的文化和语言。这与达赖喇嘛在世界上到处宣扬的中国想消灭藏族文化和语言是一个意思。在我看来,作者这里已不单纯是在替达赖喇嘛和及其追随者搞宣传,而是把达赖的指责变成了自己的观点,是在以一个由德国纳税人的钱维持的德国媒体的名义指责中国。这种指责在西方国家(包括德国)的媒体中简直成了流行套话。写到这里,我禁不住又要提出下面的疑问:“中央官员”真的下达了“除了一些歌功颂德的藏族音乐舞

之外,不应更多地宣扬西藏独特的文化的“旨意”?作者是如何获知存在这一旨意的?而“在西藏的官方机构中,禁止使用藏文藏语”的句子,则让人感到作者是那样证据确凿,不容质疑。但我恰恰对作者这一很自信的陈述怀有疑问。

树木和森林都是客观存在, 不能只看树木, 不看森林。在西藏的隶属关系上现在已没有大的分歧。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承认西藏是独立国家。达赖近来也多次表示,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但是,在对西藏实际控制权的争夺上,斗争还远没有结束。我最近在网上查找有关西藏问题的资料,偶然查到了毛泽东在五十年代的三篇关于西藏问题的谈话。没想到他当时就把西藏问题看得那么透彻。在毛泽东看来,对西藏问题看法的根本分歧,是由于站在不同角度看问题而产生的,即是由于站在占西藏百分之九十几以上的奴隶的角度,还是站在少数封建贵族的角度看问题而产生的。毛泽东的这一观点仍具有现实意义。今天,在下面的问题上,从旧西藏宗教和世俗领袖达赖喇嘛的角度看,还是从中国绝大多数人包括藏人的角度看,会有决然不同的结论。这些问

是:1) 西藏自治区成立四十多年来是进步了还是倒退了?2) 绝大多数藏民的生活是改善了还是变差了?3) 藏民的文化和语言是获得了促进还是遭到了限制和禁止? 4) 藏人到底是享有宗教信仰自由还是没有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等等。存在分歧是正常的, 因为世间的事物都不是绝对的, 是好中有坏, 坏中有好。我仅仅想指出的是,作为一个客观和独立的观察者,不应选边站,不能仅相信达赖一个人或一小部分人的观点,不相信其他大多数人的观点,而且还固执己见,因为那样就会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看不到事物的全貌。

4. 作者指出: “2002年以来,北京政府重新开始了同达赖喇嘛特使的接触。但是,对话本身迄今为止毫无实质性结果。达赖喇嘛现在已完全放弃了西藏独立的主张,他只要求西藏在中国框架内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自治。但是,达赖喇嘛的妥协态度并没能换取北京中央政府放弃强硬立场。” 我认为,作者把达赖与中央政府的谈判至今没有结果的责任都推倒中国政府一边, 也是不公平的。首先对造成达赖今天这种状况的原因应有一个清楚的了解。1951年西藏根据17条协议和平解放后,达赖继续担任西藏地方政府的首脑和宗教领袖。当时毛泽东与达赖有多次交往, 据说两人关系相当友好, 就连达赖1959年逃亡印度, 也多亏毛泽东准予放行的命令。即使在达赖出逃后, 他在西藏的职务和其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职务,也一直被保留到1964年。可以说,中国政府

和人民对他是很宽宏大量的。而达赖在国外做了些什么呢?他在印度流亡地宣布西藏独立,成立流亡政府,在世界上散布关于中国人的谣言,游说西方国家对中国施压。这里举几个谣言作为例子:“中国武力占领了西藏”;“中国人屠杀了120万藏人”;“大量汉人入藏,藏人在自己的国家成了少数民族”;“藏人及其文化、宗教和语言文字面临毁灭”。时间飞逝, 沧海桑田。现在,达赖已进入古稀之年, 表示愿意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了和回国了。毛泽东在五十年代末期说过, 他相信达赖在他85岁之前会愿意回国的。达赖最近的表示证明了毛泽东当年预见的准确性。佛言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现在的关键问题是,达赖要用实际行动证明其真正愿意“回头”,承认西藏和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而不是仅仅口头表态, 而在心底里仍企图建立

藏国,甚至“大西藏”。此外, 我还想指出, 达赖现在仍继续呼吁和鼓动西方国家对中国施压, 仍没有放弃与台独、疆独、民运和法轮功的联系和配合, 而这种行动对他实现回国的目标从根本上来说是有害的。对于西方来说, 如果继续凭借其在经济、科技、军事、舆论等方面的优势, 在西藏问题上对中国施压, 想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中国, 也是不明智的。帮助弱者,值得尊重,但也得公平、合理、客观。在21世纪,世界的和平和人类的福祉,有赖于不同国家、不同文明之间的和谐相处,求同存异。

(一读者: 张元林)

对德国之声的批评建议

短信新闻

我们希望德广提供手机短信新闻的服务,谢谢

……………………………………………

中国新闻

我非常想看到我们在国内媒体上看不到的中国新闻。

谢谢!

我看德国

autopig

ltu航班被撤

ltu航班被撤是早晚的事,一般国际航班的行李都比较大,但去该机场的交通并不方便,当你提这大箱子,从火车下来,再提着它穿过地道去换s-bahn,下了s-bahn再提这大行李去换机场内的悬挂轨道交通,三下折腾下来,还没上飞机就一身大汗了,而且回程也是同样的,在你坐了十个小时的飞机后也是这样的折腾。还会有人坐吗?反正我是再也不会坐了。相比之下,法兰克福机场就很方便,无论何种交通工具的到达都很方便。

而且在上海飞回来的起飞时间很不好,非常早,如果没有自己的车,坐头班机场专线都来不及。就是自己开车从市中心去机场也要清晨5:00以前出发。

总之就是个不方便,现在的旅行不是以前了,很少有人愿意这么受罪受累的。

除非票价比其他的航空公司便宜15%以上,或者有专门的市区交通解决方案,或者是专门给旅行社的团体的人坐。不然很少会有人去坐这个飞机的。以后也会更少。

………………………………………

Asd Daa

Düsseldorf

Duesseldorf 本来就是一个势利庸俗 并且对中国人不有好的城市。

……………………………………

OooO

思维, 民主

刚刚在假期带了一个德国朋友游览了中国,给他看了美丽,现代的一面,也看了一些丑陋,落后的一面。中国人爱面子,但是其实西方人更加爱面子。对于看到好的他们常常选择沉默,若无其事,看到落后的一面会兴奋的进行评价。我可以理解这种心理,就是在中国不同区域的人之间也常有这种现象。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摆正自己的心态,把自己搞上去了,用实力说话,这才是改变西方对中国看法的有效手段。多给自己一些信心,运用智慧和某谋略,我觉得中国这几年在经济领域表现的很不错。

至于常常争论的民主问题,我承认,民主是一件好东西,但是,一个拥有56个民族13亿人口的国家,一个还有大量贫困和低学历人口的国家,要通过民主平衡各方利益我个人观点在现在的中国还不试用,如果用国家稳定和和睦作为牺牲换来民主,代价过于昂贵了。已经在国内农村实行试点的乡村干部选举,我亲身体会到,充斥着干部之间为拉选票不择手段的现象,基层民众最终得到了投票权却失去道德约束陷入各方利益冲突,试想在一个区区几百人口的行政村如此,将这种民主强行推行到整个国家,后果是什么,一个字,乱!很多西方民众以及一些国民想当然的想法,我想有必要深入到中国现实基层生活中体会一下国情再做判断。至于这些建议是发自内心的善意劝告还是出于集团国家利益的政治筹码,相信每个有头脑的人都能明鉴。

国家的体制,国家的政党只要把国家和最广泛民众的利益最大化了,至于他姓什么有什么重要的。中国还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好好想想怎么改善这种状况而不要局限在是用你这种制度还是我这种制度的争论。好东西的推广是要有一定物质和精神基础的,据我体会的一些在上海的民主试点获得的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就像你拿了一台现在大多数大学生熟悉不过的笔记本电脑要给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人使用,他没有基本的应用知识,他没有基本的应用理念,你再怎么告诉他好,这台笔记本他需要吗?如果你还是坚持要给他,你觉得首先应该做点什么呢?让他有知识,让他有财力啊!这样他才有享受好事物的前提阿。如果你真的要帮助中国为了中国的前途考虑,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可是各个国家的利益不同,至于怎么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最后说一点的是,我的德国朋友在体验了几个星期的中国生活后告诉我,他觉得民主在现在的中国不适和推行,这是他一个普通德国人民在体验真实生活后的体会。我和很多人一样,自己心中也有一杆秤。

其它

Zeng Liang

“男人比女人更聪明”

我相信,但男女的智力在不同的方面有长有短我也相信,事实上就是这样。

读者来函 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 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 http://www.dw-world.de

DW.COM

  • 日期 11.09.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9k6
  • 日期 11.09.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9k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