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读者来函集(2005年9月第6辑)

最近的读者来函内容包括:德国竞选电视辩论、纺织品冲突、中美关系、中国政治与社会、西藏问题、台海两岸关系、痛苦的巨龙-“政治体制变革终将实现”、中国死刑问题、查禁极端组织问题、我看德国等。分为9月第5至第8辑。

default

这条巨龙真的痛苦吗?

痛苦的巨龙-“ 政治体制变革终将实现

陈:痛苦的巨龙—“政治体制变革终将实现”

如果他认为镇压法轮功是践踏人权的话。那让他去尝尝以自杀来达到“解脱”的人权吧!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

法国jjrb:

维劳赫的观点,本人很难苟同。“共产党政权晚期”早在柏林墙倒塌之后,就有人提出,然而15年过去了,怎么样?如果真是晚期,何来“中国威胁论”?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的不断进步”也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取得的,而受益的是多数民众。因此,维护共产党的地位有利于中国的发展。 

一个13亿人口的国家需要的是稳定,否则对世界是一场灾难。

新鲜人:你同意作者维劳赫的观点吗?

建议换点新花样,比如说说你们自己的帝国主义史和反华宣传机制,起码装得公允一点。

JERRY FENG:维劳的学说,不敢苟同

您口无遮拦的胡言乱语,请问作为一个学者是否要根据事情当时的背景来通盘考虑某一事件呢?

您说解放前,共产党屠杀人,我想问你在一个被屠杀或屠杀的选项前,你怎么选择?

中国要进步,必然被既得利益者反对,这中间当然也包括一些所谓的国际友好人士,比如您。利用种种借口遏制中国的发展,这种伎俩连中国的小学生都明白!

Zhang Y你的观点

我并不同意你的观点,当然你的分析是对的,但你的视野并不全面,我记得中国人有句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有的时候,人的计划被打翻,就是说,人总是以经验看待事物,却没有看到另一面,那就是人的有限智慧考虑的不全面。我仅是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不愿意细细分析我的观点和看法。

zhongguoren:

此文作者他是哪国人?对中国国情知道多少?在我看来法轮功就是邪教,对他们同情,和同情一条冻僵毒蛇。预言中国政局将有巨变之徒,我有一比喻就象一群饥饿秃鹰,希望战争,饥荒,瘟疫,灾难生。

中国死刑问题

中国小女人:假如“人民”讲了话

死亡是让人恐惧的!我害怕死亡,也不希望任何人去死!但是,中国的死刑不能废除!如果废除了死刑,那么就会有更多的贪官出现;如果废除了死刑,贩毒者就会更加猖獗;如果废除死刑,抢劫就会频繁发生;如果废除死刑,故意杀人者将有更多.......

中国有中国的国情,废除死刑只会使国家秩序混乱。这正符合了某些别有用心者的心意!

说什么人权!那些被贪墨者逼得走上绝路的人估计是有的,那些因吸毒致家破人亡的比比皆是,在抢劫中被杀害的人,也不是少数!故意杀人的就更不必说了!那么请问,这些被害者有没有他们生存的权利?!取消死刑就是纵容犯罪,纵容他们侵害更多人的生存权!

至于说误判的问题!这个是在哪个国家、哪个时代都无法避免的事情,国家执法机构已经在尽力地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

瞎子:中国死刑问题

支持死刑,绝对支持!但是希望能实行一种比较人道的死刑执行方式。

支持现有死刑制度!这是符合中国国情的,也起到了一定的威慑作用。死刑绝对不能废除!

中国与环境

zhang gang:中国与环境

中国的自然环境其原生态即黄金岁月自八十年代以后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环境问题已经超过人口膨胀问题成为中国必须面对的头号难题。然而国人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乱挖乱建,城市盲目扩张,铺张浪费随处可见。这种状态下的发展不可能持续下去。

中国小女人:中国减肥药网上销售危及德国人

这些减肥药大部分都是有副作用的,减肥更多应该靠体育锻炼!如果真的需要药物帮助,那么一定要选择正规厂家的中药制剂,这种药物对人体的副作用相对较小!至于说怀孕的妇女,什么药也不该随便吃呀!中国的药物市场还需要加强控制!

燕子:熊胆制药的问题

其实有很多中草药都可以取代熊胆,为什么一定要用熊胆呢?活熊取胆,让我想起电视里面讲述731部队的行径,令我不寒而栗,我深深地同情那些可怜的熊,谁说他们是可怕的大型动物,在人类面前他们显得那么无辜和无奈甚至无力反抗,我希望加入保护动物的行列

Zeng Liang:动物活体实验

我不反对必要的动物活体实验,但坚决反对不必要的动物活体实验。在实验过程中应该尽量减少动物的痛苦。

我认为,只要是生命有灵魂是个精神实体就应该受到善待。我们应该,一定要善待每一个生灵、灵魂。我们都应该有一个善良慈悲的心,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做任何这类事情的原则只有一个,那就是尽量增加所有生命的更多的幸福,尽量地减少所有生命的痛苦。如果一个人的痛苦能够换得两个人的同样的幸福就值得去做。也就是幸福大于痛苦,就可以去做。例:一个罪犯以后可能杀掉的人的平均数是两个,那么,这个罪犯就值得被杀掉。当我们杀掉之后,不应该为杀了人而痛苦,而应该认为是救了一个人,并为此高兴。

查禁极端组织

Bai Yang:查禁极端组织

德国和西方国家安全部搜查和查禁的组织都是极端恐怖组织,查禁和搜查行为都是合法行为,搜查和查禁行为都是按照宪法和法律,维护德国安全和国际利益。

中国政府搜查任何组织都是专制和独裁体现,搜查和查禁的都是民主正义组织,美国人放走的东突恐怖分子在中国是恐怖,在美国就是民运和反共斗士,中国政府就不应该查禁,中国政府的任何搜查都是非法的,都不是维护国家安全需要,因为在西方眼中只有西方政府才是民主化身,正义灯塔,自由的榜样,只有西方才有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

伦敦爆炸事件发生在自由民主的英国,如果在中国,不知道多少外国媒体和政府要大放厥词,说这就是中国不民主专制的结果,如果中国政府因此采取获通过新的安全法,必然被认为是新专制,新独裁地体现。总之,一句话,话语权在我西方手中。中国怎么做都不对。

otto:极端伊斯兰组织和库尔德报纸被禁

德国还不是和中国一样会取消这种组织……

言论自由与民主都是相对的。

Lu You:极端伊斯兰组织和库尔德报纸被禁

中国采取同样的措施阻止一些极端组织活动却被指责为践踏人权。这不是双重标准么?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读者来函 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 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 http://www.dw-world.de

DW.COM

  • 日期 10.09.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9jy
  • 日期 10.09.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9jy